• 主角陆重希小说-一品权臣陆重希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21-02-23 21:42:49    一品权臣作者:葬魂    来自:zsy

    一品权臣小说:《一品权臣》是作者葬魂最新创作的小说,陆重希是《一品权臣》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回首今身非彼身那个女孩正是陆重希的大妹,她刚刚起床就准备打扫家里了,虚岁十四的年纪,本来应该刚上初中...

    主角陆重希小说-一品权臣陆重希章节阅读

    第7章 有教无类孔子道

    不用猜,陆重希也知道了她们的心思,不过陆重希已经琢磨出了应对的办法。

    他看村民们都走了,就对大妹说:“你们完全可以组建一所女学啊,由大妹教低级课程,小妹教初级课程。”

    刚才还闷闷不乐的陆雅芝,她立刻欢呼起来,“我也要当先生了,好哦!”

    现在先生和学生都有了,地方选哪儿呢?

    陆重希正想再找一片地方将男学搬出去,家里留给女学,就看到沈雅音走了过来。

    她一见面就说:“女学生们可不能解散啊,我才刚刚学会了拼音,我想不如这样吧,将女学生们都搬到我家里去吧。”

    “你父亲同意吗?会不会不方便啊。

    ”陆重希有点儿担心地说。

    沈雅音恼怒地说:“不用管他,他已经去叔叔家睡了好些天了,还说不听他话就饿死我,婶婶刚给我送过来几斗米,我会怕他?我还会套兔子哩。”

    陆重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说:“好吧,那就先这样吧。”

    尽管如此,在第二天,陆重希在大妹去沈家的时候,还是让她带上了些米糕和兔肉干,说是奖励给表现优秀的学生,其实也是怕沈雅音真的被饿着了。

    由于陆重希的私学获得了陆太爷的肯定,所以不但学生多了,条件也好多了。

    陆重希看天太冷,刚要搭个草棚,村里的壮劳力竟然都来帮忙了。

    原本的计划的是盖一个草棚,结果盖成后,变成了一座草堂,将整个院子都几乎占满了。

    接着,他写了一幅“有教无类”的匾额,挂在了草堂正门,看起来终于有了一点儿书塾的样子。

    看着新年就要到了,日子也宽松了一点儿,陆重希就想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应山集买点儿年货。

    按说县城的东西更加丰富,但在这个时代,交通不便,几十里外的县城,要跑上一趟,一来一回得走两天。

    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进过县城,四里八乡的人,还是要到附近的村集。

    应山集每月初五、十五、二十五开集,届时,甚至有县城的店铺来这里摆摊卖货,但大多都是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须品。

    就算马上要过年了,也不过多些花布、干果、肉、菜之类,再贵重的东西,四里八乡的村民们也买不起。

    天还没亮的时候,知道要赶集的小妹就已经把大家都吵吵了起来。

    出一次门不容易,大家都找了件补丁最少的衣服穿上,喝了碗热米汤,就背着这些日子攒下来的兔皮、狐皮,迎着朝霞上路了。

    应山集仅有一条街,虽然挤挤攘攘的人不少,但没花多长时间就从街头转到了街尾。

    陆重刚开始还喊着大家想买什么只管给大妹说,让大妹付钱。

    但一趟已经转完了,也明明看到几个孩子在看着街边的炒螺蛳粉流口水,但终于还是没买。

    仅有一次小妹张了张嘴,还没有说话,就被大妹大眼瞪着给咽了回去,只说着等卖了皮子再说。

    陆重希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摆下摊位,将皮子摆上。

    随即,他从大妹手中抢过了所有的宝钞,将小额的全部挑出来分成四份。

    把给四个弟妹均分后,他豪气地说:“摊子我看着,你们都去买东西吧,要把这些钱花光,不花光不许回来。

    其他的大钱我买几尺花布去,回家给大妹和小妹各缝一套新衣裳。”

    刚开始,陆重希倒是想买成衣的,但应山集根本没有成衣铺子,所有的村民都是买了布料自家回去做,只有这样才最省钱。

    尽管买布料省钱,可钱还是太少了,他的两个弟弟的新衣服还没着落呢,算算还得买几斤猪肉和面粉回去。

    虽然,这里是南方地区,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习惯吃年糕。

    他骨子里还是认为,如果过年没吃饺子的话,那就太缺少过年的气氛了。

    赶走了弟妹们,他正等着顾客上门。

    突然,一个穿着长直裰的书生走了过来,疑惑地说:“你是鹏飞兄?”

    陆重希在读书的时候,被先生赐字为鹏飞。

    “鹏”字取自岳武穆的字“鹏举”,“飞”字取自岳武穆的名“岳飞”,即有效仿岳飞岳鹏举,驱逐鞑虏之意,也有鹏程万里,飞黄腾达的意思。

    陆重希的“重希”是名,只有长者才能直呼其名,否则就是极其失礼的行为,而同辈只能称呼陆重希的字,即“鹏飞”。

    只是民国之后,两千多年名、字并行的习俗就改变了,合并成了实际上只有“名”而没有“字”的“名字”。

    看到来人,陆重希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想要马上逃走的冲动。

    不用说,这股冲动的本能是来自于以前那个陆重希,他这是碰到同窗了。

    在那个陆重希看来,“士农工商”中的“商”处于四民之末,他这个读书的士子在经商之时,遇到了同为士子的同窗,如同被抓了个现行,自然会羞愧难当。

    只能说现在的陆重希,分分钟克服了这个情绪,转而洒脱地打了个千,叫道:“原来是惟人兄。”

    惟人是对方的字,对方实际姓金、名纯,是应山集人氏。

    在蒙元的时候,元朝曾经一度中断科举,断绝了读书人的上升途径,而应山集金家也不愿意为蒙元效力,就本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祖训,开始祖辈行医。

    到金纯这一辈,洪武爷终于赶走了蒙元势力,恢复了中原,所以金纯又重新开始读书,正好与陆重希上一所私塾,所以是同窗关系。

    金纯瞧着陆重希的样子,不由感叹说:“前些日子我还奇怪,鹏飞兄怎么不来私塾,没想到,竟落迫如此?”

    “飞来横祸,一言难尽。

    ”陆重希可没时间跟对方闲扯淡,金纯家世代行医,家财不菲,赶紧谈生意才是正经,“家中可有人需要制作皮衣的?”

    金纯面露难色,说:“这些只是生皮,需要硝制后才能制衣,费时良久,还需要专门的工匠,我家里没人会做的……”

    好吧,推销失败。

    陆重希正准备转移目标,但他忽略了这个时代的人,尤其是读书人,都非常看重面子,既然同窗都求到自己眼前的,无论如何也要帮上一帮的。

    于是,他边看皮货,边继续说:“我倒认识一家卖皮货的,只是不知道要不要兔子皮……”

    他的话很快就停了下来,作为富贵人家出身,他可一眼就认出了其中有一张狐狸皮。

    难得的是,皮子非常完整,一个孔洞都没有?

    他不可思议地说:“你这是从哪个好猎手的手里收的?这个好猎手的箭法简直是神技啊,竟然从狐狸的眼睛里射了进去,这样才会一点儿伤痕都没有。”

    恩,还挺懂行的,陆重希笑着说:“这不是射死的,而是用圈套捉住的,这只狐狸,第一天就弄坏了我一个圈套,第二天甚至将我圈套里的捉到的一只兔子叼走吃掉了。

    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我设下套中套,以兔子为饵,才将这只狐狸捉住了。”

    “有这个就好了,那个皮货商正准备收集上好的狐狸皮,做出皮裘,送给北方的贵人,这个肯定能卖出好价钱的。

    ”金纯眼睛发着光,开心接着说道:“只是那个皮货商估计年后方至,如果鹏飞兄急用钱的话,我可先让药房掌柜垫上一些钱钞,等来年卖了,多余的钱再补给你。”

    陆重希立刻打了个千,“如此,就谢过了。”

    等金纯让药店掌柜的付完钱,并将皮子全部收走,两个人就告辞了。

    陆重希远远地看到几个弟弟妹妹正在香甜地吃着米粉,就没过去找他们,而是在这个明代的小集市逛了起来。

    可没走多长时间,他就发现前面有一所宽大的房子,门楣上题着一副匾额,上题四个字:“呦呦鹿鸣”。

    原来,在无意之下,陆重希竟然走到了以前的陆重希曾经上过的私塾。

    他正犹豫是不是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大声吼叫声:“学问是能拿来买卖的吗?出去!”

    听声音,正是这里的先生,刘老秀才。

    “刘先生,我只是求您写副春联而已,用不着动那么大的肝火啊。

    你要不喜欢钱,那我收起来,您白给我写还不成吗?”

    “出去!”

    话声没落多久,一个拿着几张红纸的中年人就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那人一边走一边嘟囔,“怎么回事啊,给钱不是,不给钱也不是。”

    陆重希差点儿笑了出来,不由答话说:“先生的脾气太迂了,不给钱肯定是不行的,但给钱的时候,你不能说买,你得说‘润笔’,不然先生就会生气的。”

    对于这个记忆深刻,在手心里打起板子毫不留情的先生,陆重希还是非常了解的。

    那个人丧气地说:“我哪里知道这么多规矩,现在已经将刘先生得罪狠了。

    我看你穿着‘直裰’,肯定也是读书人吧,要不你帮我写副对联吧。”

    陆重希本人的毛笔字写得不怎么样,但架不住以前那个曾下过苦功的陆重希啊。

    他苦练十余年的一手馆阁体,写得非常漂亮,只是他愿意帮忙,却没有工具,只能抱歉地说:“但我这里没有笔砚啊。

    相关: 葬魂小说 《一品权臣》 一品权臣大结局

    一品权臣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