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九李婉儿小说结局by冥媒正娶免费-道门小九

发布时间:2021-04-07 10:15:06    冥媒正娶作者:道门小九    来自:zsy

冥媒正娶小说:主角叫孙小九李婉儿的书名叫《冥媒正娶》,高评分小说的作者是道门小九,书中主要讲述了:百鬼围村大年初一的早晨,天色刚刚蒙蒙亮,村长和刘木匠来到我家里了,村长坐着我家炕上,我...

孙小九李婉儿小说结局by冥媒正娶免费-道门小九

第12章 西梁鬼村

苗先生淡淡的说:“讲讲听听,刚子。”

程刚一说到福安县的西梁村吐沫星子横飞。

“咱们福安县城有两处邪门的地方,这其一就是西梁村,那个村子虽然在清朝发生过闹鬼的事情,其实真正发生闹鬼的事情是在土地改革时期,因为村民们都拓荒开地,西梁村有一家村民挖出一口棺材,这家人打开棺材一看,里面的尸体竟然没有腐烂,是一个清朝时的乡绅,棺材里有乡绅留下来的金银珠宝,该村民就把金银财宝拿走了后才汇报乡公所,乡公所派人去看。

去了之后,整个村里都染上传染病,乡公所的人认为就是那具清朝不腐尸体引起的传染病,当时人都傻了吧唧就信了,也把那具尸体盖棺又埋掉,可是从此以后,每当十五月圆之夜,村里都有人得传染病死去,自此之后西梁村的村民搬走的搬走,死的死,那个村子也就荒废了。

当然,具体咱们也不知道,这是传闻。

现在福安县的人不敢去那里。”

苗先生又问:“刚子,那福安县另外邪门的地方呢!”

程刚说起这些十分的来劲,喘口气又说:“这另外邪门的地方,就是南山的死人沟,听说那里半夜闹鬼,有人大白天从死人沟看见了鬼唱戏,吓的尿着裤子就回来了。

我也去过死人沟,小时候捡松塔路过那里,白天都飘着一股白烟,从那里走,太阳都很暗。

所以,现在很少有人去那里了。

听县城里的老辈人说,那死人沟有古墓,埋着的是一个明朝的戏子。”

程刚去前面的录像厅里拿回几瓶汽水,回来递给我和苗先生。

我拿起汽水喝了起来,苗先生没有喝汽水,而是拿出卷烟盒子,慢慢卷着烟,“刚子,能不能带我去西梁村看看?”

程刚喝着汽水说,“表叔,你就说你去西梁村干啥吧!你来也没有说去那里干什么?视频聊天,你也没有说明白。

你让我带你去西梁村,总得说为了啥吧,我好做个准备。

我一个人就算再胆子大也不敢去那地方,邪门。”

苗先生抽着烟说道:“我这个徒弟,从小冥媒正娶娶了个鬼媳妇,娶鬼媳妇是为了护他周全,可没有想到鬼媳妇被一只狐妖所伤,现在元神大破,需要阴阳花调理元神,所以,我想帮我的徒弟去找尸菌灵芝。”

程刚有些不解的说,“别扯了,表叔,我听的有些迷糊,我知道你是道士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可是西梁村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的,就算进去也找不到什么尸菌灵芝,整个村子里除了土地改革时期挖出来的那口清朝乡绅棺材,也没有啥玩意值钱。

你要想挖灵芝啥的,干脆我带你到后山去挖得了。”

我此时有些着急的说:“阴阳花是长在棺材板子上的灵芝,而且用的是僵尸阴气滋养而成的灵芝,不是普通的灵芝,那样的灵芝是给活人用的,我们要找的灵芝是给鬼用的。”

程刚倒是没有对阴阳花有什么兴趣,却对僵尸产生浓厚的兴趣,“僵尸,我说表叔,你干这行很多年了,看见过僵尸吗,要是咱们西梁村真有僵尸,我倒是想去看看,我这辈子都知足了。”

“要不这样,刚子,你做个向导,咱们去西梁村找找那具清朝乡绅的棺材,如果那具尸体真是僵尸,那么它的棺材上必有鬼花。”

“表叔,你是说挖出来那具清朝乡绅尸体是僵尸。

可是现在都不知道那具僵尸被原来的乡公所人埋在哪里了?”

苗先生抽着烟卷,微微一笑,“表侄,别忘记你表叔是干什么的,如果真埋在西梁村,我自有办法。

我可是给死人看风水的行家,既然能够看风水,就有办法找到那具僵尸。”

“得来,表叔,反正我也没事情,我就跟着你长长见识。”

就在此时录像厅的人都跑了出去,程刚还纳闷呢!怎么看录像客人都跑光了。

他去街上一打听,回来时间顺便买的点下酒菜,苗先生问他出什么事情了?

程刚粗狂嗓音说道:“哎,我爸还准备让我去汽车站找份司机工作干干呢!现在看来,别去干司机了,安安生生开我这个录像厅得了。

一辆来我们福安县班车,临近县城的山岗路那里出事了,车里人都死光了,他们都去山岗子那里去看热闹了。”

我和苗先生相持一笑,他贴在我的耳根唧哝几声,“我这个表侄跟我也有缘,可惜他爸不让他跟我一起学本事,你在他的面前说道说道我的本事,我也收他为徒。”

我一听,苗先生难道收徒弟上瘾了,我也就借题发挥的说起了昨晚的鬼客车的事情。

“刚子哥,其实昨天我和师父就是坐着这辆车来的福安县,这辆客车里的鬼都不知道自己死了,幸好我师父本事大,施法把鬼差请来,要不那段路上就会经常闹鬼。”

其实我说的都扯淡话,苗先生本事是大,可要是经常闹鬼,没有阴阳眼怎么看清楚是尸是鬼呢!

程刚出奇的羡慕苗先生,苗先生见我帮他吹嘘,也不谦虚起来,他抽着卷烟,“别听我这个小徒瞎说,我只是小试身手。

刚子啊!现在干我这行的人越来越少了,都是人心浮躁向钱了,真正学本事的没几个人。

刚子,你要是想学个本事,不如近水楼台先得月,就跟我学几个月,定将你历练出去。”

苗先生这不是说的屁话吗,程刚本来是退伍军人,在部队早就历练出来。

程刚觉得现在也没有什么正经事,学到什么就是手艺,于是说道:“行,表叔,我还真不知道表叔有这么大本事,还能够请动阴差,就连县城东边的陶二婶问米都问不来阴差。

表叔,以后我就跟着混了。”

苗先生装上了,“刚子,你看咱们都是亲戚,说什么学不学的,我教你便是了。

”说着苗先生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我大老远来了,也没有看看你爸他们,路上走的急,也忘记买点东西,这点钱,你给你爸买点啥去吧!要是去西梁村,要先在你家住下。”

程刚是实在人,见到苗先生掏钱,自己还跟着他学本事,连忙推脱着说:“表叔,你这是干啥,我要跟你学本事,我得给你买东西啥的,哪里你给我钱。”

程刚从自己兜里拿出四张五十的票子递给苗先生,“表叔,收下,收下啊!就算我学本事孝敬你的。”

苗先生假装很生气,“刚子,你这是干什么,都亲戚我能收你钱吗。

行了,既然这样,咱们谁都别拿钱了,你就是我徒弟了,好好学本事。”

我现在才看出来,苗先生这是故意让程刚做自己徒弟,他来到这里,再是表亲也要给程刚的钱,毕竟去西梁村需要个引路的,现在哪个引路的不收钱,为收程刚为徒是为了节省钱。

晚上,程刚安排我和苗先生在他录像厅旁边的小饭馆里吃饭,饭桌上苗先生侃侃奇谈说着他如何如何的降妖除魔,至于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只有喝醉了的他才能够知道吧!

早晨,程刚把我和苗先生都叫醒,他比我还着急去西梁村,身上还带着一把越战时的刺刀,我问他这是要干什么?

他告诉我,去西梁村有一段很难走的山路,不但荆棘密布,还经常出现一些狼。

苗先生不慌不忙在院子内洗脸盆里洗脸,轻轻甩这手中的水,拿起手巾擦了擦脸,随后进屋里背上背包,带上他的太阳镜,“着什么急!”

程刚在外面打了一辆摩的,我们三个出了县城,在一个上山的路口停下,从摩的下来,程刚给了钱,我们一行人沿着山路上山。

一进山里就感觉格外的热,湿气又重,露水还很多,我挽着裤腿子被带着锯齿的草割伤,我又懊恼的把裤腿子放了下去,地气十分潮湿,鞋子如同灌了水,走路十分滑,额头被树叶的露水洗了脸,分不清是水是汗。

“这是什么鬼地方。”

走到山里一段小路上,只见树木的底下浓浓的雾气,树林里时不时发出几声奇怪的鸟声,小路边的树林里还有几座坟墓,墓碑耸立,坟墓的旁边树上还挂着一些死人的纸钱。

程刚在前面带着路,他突然停下仔细向四周看了看,他拿出军刺在小路上一颗树上刻了一个记号。

苗先生也没有问跟在程刚后面,我时不时回头看了看这片树林。

苗先生拿着手绢擦着露水和汗,“小子,你看什么呢!赶紧赶路,咱们晚上还回来呢!”

“师父,我感觉这个树林不对劲?”

苗先生见我如此的敏感,“有什么不对劲,走你的路吧!”

我在上山的路口从低下看过这片茂盛的树林,不到一里地,可现在都走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走出去,难道不经常走山路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觉得不对劲,咱们上山的时候,看见这个地方没有多远,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走出呢!”

“小子,你要是到这座山的顶看,山的县城就是一个小村庄,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看你就是累了,不行,咱们休息一下吧!”苗先生打趣的说,其实是他累了想休息一下。

相关: 冥媒正娶在线阅读 孙小九李婉儿是主角 冥媒正娶 道门小九的小说

冥媒正娶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