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热推血棺美人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09-09 20:42:28    血棺美人作者:林九    来自:zzy

血棺美人小说:开放阅读主人公叫林九陈思白的小说叫做《血棺美人》,本小说的作者是林九所编写的男频其他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邪婴降世父亲回来时,跟换了个人似的,把奶奶吓了一跳。只见门口站着的那人瘦骨嶙峋,血肉不存,四肢有如枯...

抖音热推血棺美人免费阅读

第14章 小院诡影

入夜。

我躲在陈思白的房间中,小心翼翼地左右打量。

陈思白的房间极大,但陈设极少,一床两桌三柜,白色床单黑色木桌,桌上柜上放满各种书籍。

和想象中的少女闺房完全不同,没有那么粉红,简单得如同毛坯房。

正打量之时,屋外突然有争吵声传来。

我凑近房间门细听。

好像是陈寿先生和陈思白正在争吵。

“为什么李家会取消婚约,你到底做了什么!”这是陈寿的声音。

“我怎么知道,他们李家看不起我们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陈思白的声音冷淡。

“你外边偷人了?是那个林九吗,你和他之前好像认识?”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陈思白的语气异常愤怒。

“那一定就是了,就是因为李家的少爷知道你和他的事,所以才退婚!”

“够了,你说我可以,但不要牵扯到外人。”陈思白压抑着怒火。

“你还说没有!”

“你给我听着,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哪怕爬上他的床也好,明天你给我向李家的少爷赔罪去!”

陈思白沉默了很久,轻声问:“爸......我还是你女儿吗?”

声音一落,“啪”的一声脆响。

我心里一惊。

陈思白被她父亲打了!

同情与心痛之下,我恨不得现在就推门出去。

但脚步声忽然逼近,我吓得赶紧退后,回到椅子上正襟危坐。

陈思白推开门后,迅速转身关上,背对着我擦拭眼泪之后,才回身看我,冲我勉强一笑。

“抱歉......让你见笑了。”

我看着她眼角的泪痕,还有脸颊上的掌印,梨花带雨的样子,楚楚可怜。

我忍住起身拥抱她的冲动,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陈思白坐下,盯着我,“相信你也看到我爸的样子了,相信我,他以前绝不是这样的。”

我和她对视片刻,点头道:“我相信你。”

“谢谢。”陈思白笑了笑,苍白的脸色有种冰美人的感觉。

“谢什么?”我没所谓的样子。

“谢谢你相信我,”

陈思白很认真地看着我,眼神诚挚,“已经很久没有人相信过我了,哪怕是我最亲的人也是。”

我说:“那一直跟着你的那个......”

“哑婆从小照顾我,但也只是照顾而已,其他的话她从来不会说。”陈思白说。

“这样啊。”

我心想这少女从小到大该有多孤独啊,突然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冒了出来。

竟忍不住抬起手,轻轻朝着她伸去。

陈思白吓了一跳,想要退开。

“别动,好吗?”我低声叫道。

她面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嗯”了一声,坐回到椅上。

我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道:“面色苍白,经脉紊乱,内热严重,是否最近失眠心悸?”

陈思白一诧,“你还懂医?”

“山医命相卜,这是我们的必修,以后记得少吃辛辣,少饮酒,”

我说着,抬起头,“对了,能凑近一些吗?”

陈思白脸一红,稍稍拉了下椅子,身体前倾过来。

俏丽素净的脸在我眼中放大,楚楚可怜的眼睛盯着我。

我按捺住狂跳的心脏,将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啊!”陈思白轻叫了一声。

“别动。”

我又叫了一声,同时默念水咒,调动体内气息,在掌心散发冰力,缓缓为她散去瘀血。

冰凉渗进她肌肤中,红肿渐渐消散。

但她的脸却红了起来,低着头,动也不敢动。

到后来,便是红肿全部散去,但我的手还停留在她的脸上,不舍得放下。

触感白暂嫩滑,如同凝结的牛奶。

“咳!”陈思白突然咳嗽了一声。

我如梦初醒,赶紧收回手,低头道歉:“抱......抱歉。”

“没事。”陈思白说。

我有些尴尬,转移话题道:“对了,能和我说说,你家里除了你爸爸外,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陈思白思索片刻,皱眉道:“很多。”

我一愣,“很多?”

“嗯,比如从很多年前起,就有不少家里的佣人因为意外去世,而且都是在那口井的院子里。”

陈思白说:“后来家里佣人都快跑光了,说我陈家里有脏东西,直到张隆叔叔把那院子封起来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看样子问题就出在那里,我今晚正好去看看。”

“嗯,注意安全。”

“会的。”

陈思白道:“接下来就麻烦你,一定要找出我爸爸变成这样的原因,好吗?”

我重重点头,“嗯。”

陈思白低声说:“我......我先去睡了,你如果想要调查的话,直接出去就行,小心不要被人发现。”

我愣愣地回答:“哦,好。”

“如果调查完,出不去的话......”

陈思白像是什么似的,脸烧起来般的红,声若细蚊,“就来我的房间吧,我不锁门。”

我愣了一下,突然抬头看他。

一个少女跟自己说,晚上房间不锁,这代表什么?

我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看着她站起来,逃跑似的抹身进内屋,背影高挑娉婷,惹人瞎想。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陈思白睡下后,我赶紧关灯,坐在黑暗中,等待深夜到来。

夜色渐深,外头偶有巡逻的保安经过。

等待良久的我抓住时机,推门而出。

一路潜行躲藏,上树翻墙,终于来到一个布满假山乱石的院子里。

这里就是陈思白所说的阴井所在。

我用右眼一扫,就看见冲天的黑气喷涌而出,光是站在外边,就给人嫉妒阴冷的感觉。

“好大的煞气!”

我忍不住一颤,暗暗吃惊,从怀中摸出几张黄符贴在身上后,才踏进院中。

这样一个风水极佳的龙眠之地里,居然暗藏这样的极阴之地。

“等等,不对!”

我站在院中,环顾了一圈,突然意识到什么。

“本来背山面水,左为青龙,右有白虎,可以借山聚势,以水养气!

但这口阴井偏偏竟让点在龙眼之上,连通地下煞气,

以至这龙眠地不聚人气生气,尽收死气、鬼气、阴气和煞气!”

我皱着眉头,嘴中喃喃自语起来。

什么人竟然在这儿布下这样的邪术!

目的是什么!

这里的阴脉和黄爷爷一直追查的苍山煞气有没有联系!

思绪愈发杂乱,越想却越是心惊。

随着我紧张思索,前方忽然窸窸窣窣发出响动。

我赶紧俯身蹲下,隐藏在假山后边。

一个岣嵝的身影从月下走出,鬼鬼祟祟的,左看右看一番,才沿着小路往前。

“哑婆,她来这儿干嘛?”

我看清了来人的样貌,心下一惊,思索几秒后,立刻就跟了上去。

跟着哑婆走了半晌后,她在前边停了下来,细碎的交谈声传来。

前边就是那口井在的地方,哑婆是在跟谁说话吗?

等等,她不哑?

我心中大惊,赶紧加快脚步,探头出去,打算窥视。

但前方院中却空无一人。

只看见一口古井被打开,潮湿发霉的味道溢出,周围树下点着三支香,枯枝轻晃,落叶微响。

一幅萧瑟破败的景象。

我眉头稍皱,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阴冷,好像有人在我颈后轻轻吹了一口气。

惊惧从我的心中炸起,头皮发麻!

“谁!”我猛地扭头,但还是什么都没看见,刚刚的触感仿佛幻觉。

呼吸剧烈起来,心跳加速。

我狐疑着回过头去,打算看看那口井的情况。

一张惨白的鬼脸忽然出现在眼前!  

相关:

血棺美人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