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顾朝夕)小说

    发布时间:2019-11-03 09:29:24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作者:北凉歌    来自:zsy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小说: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顾朝夕)小说,这里推荐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顾朝夕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北凉歌创作的小说,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的最新目录,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一...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顾朝夕)小说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第014章鸿门宴

    佳人在眼前,利刃在心口,身体的温暖与兵器的冰冷完美融合。

    裴墨归没有半点紧张之色,反倒舒舒服服躺在地上,双手垫在脑后:步姑娘不怕别人看到?赴宴而来却怀揣凶器,恐有歹意啊。

    世子殿下都不怕,我怕什么?步青衣勾起红唇,短剑锋刃缓缓移到他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东阳王好像很紧张我的存在。

    若是让他看见世子殿下与我如此亲密,会不会气得扒了你这名不符实的世子称号呢?

    那要看步姑娘与我亲密到什么程度了。

    随着话音落地,裴墨归突然抓住步青衣持剑的手腕;步青衣早有防备,手指灵活翻动,短剑稳稳地落入另一只手,划过一道弧线后仍旧抵在他脖子上。

    一回合,你输。

    步青衣低笑一声。

    裴墨归不动声色改了套路,修长手臂直接拦住步青衣腰身,另一只手去夺她手中短剑。

    步青衣自知力量上不占优势,因此并不与他角力,手腕灵巧一勾,短剑顺势滑回广袖之中,而后用力拍开他的手。

    电光火石间,二人在极近距离内飞快交手。

    外人看来像是稚儿在玩击掌游戏,只有内行高手才看得清楚,他们每一招一式,都是在试探对方实力深浅。

    十几回合下来,步青衣愈发惊讶。

    裴墨归的功夫招式出自乱雪阁基础功法,其中又糅杂了另辟蹊径的改动,刚硬减了三分,巧妙却增十分。

    此外,他的内力远远超乎她的预料,以他现在年纪和实力来评判,可以说资质不亚于顾朝夕。

    而顾朝夕在武学上的天纵之资,当年可是被整个武林称之为惊才绝艳的。

    谁在里面?交手未停,院落外陡然传来一声质问。

    步青衣一时分神,听到脚步声走近时已经来不及躲藏。

    裴墨归侧头看了眼拱门,忽而朝她使了个眼色:没办法,只能让你占个便宜了。

    没头没脑一句话,步青衣听得茫然不解。

    她还来不及细想,裴墨归突然一翻身,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

    咦,世子殿下?一脚迈进院中的下人愕然看来。

    第三人踏入的瞬息,翩然落下的玄色衣袂恰好遮住步青衣的脸。

    于是在那下人眼中,看到的便是一番相当尴尬的光景

    据说欠了一屁股情债的世子殿下正压在某位女子身上,光天化日于雪地之上行不可描述之事。

    裴墨归双手压着步青衣手腕,回头看着瞠目结舌的下人,眉梢一挑,口吻冰冷如刀:滚。

    这我滚,这就滚!下人语无伦次,跌跌撞撞飞快消失。

    真够危险的。

    步姑娘这么玩,很容易把我们两个都搭进去。

    裴墨归长舒口气,放开步青衣后站起。

    步青衣起身坐在雪地上,第一个动作不是站起来,而默默是飞起一脚,在裴墨归挂着积雪的黑色衣衫上留了一只清晰脚印臭不要脸的,还嫌她占他便宜?!

    裴墨归好脾气地没有计较,弯腰拍打衣上灰尘:看来步姑娘总算有所领悟了,知道我不是你的敌人,就是摆明态度的方法有些凶悍。

    想多了,我仅仅猜你跟东阳王不是一条心而已。

    这就够了。

    裴墨归微微躬身,向步青衣伸出手,所以你是不是该听我的劝告,马上离开?

    步青衣拍开他的手自己站起,态度丝毫不肯退让:总不能你随便说句话我就走吧?真金白银的礼我都随出去了,怎么也得好好吃上一顿,减少些损失。

    裴墨归盯着她看了半天,似是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一般,惋惜摇摇头。

    她的倔强,不是凭她一句话就能劝退的,何况他并不在她所信任的人名单之中。

    裴墨归。

    步青衣突然叫他的名字,相识以来,前所未有地正经,当年乱雪阁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裴墨归眼眸中有那么一瞬的恍然,步青衣看得清清楚楚。

    她便笃定,他肯定知道某些秘密,与乱雪阁有关。

    犹豫再三,裴墨归似是终于下定决心,深吸口气开口:我的确知道一些有关乱雪阁的秘

    拼命追寻了十三年的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吗?步青衣忽地紧张起来,双手紧握,死死盯住裴墨归,生怕错过他说的每一个字。

    只是,她等待的结果,并没有如愿到来。

    裴墨归,你在这里干什么她怎么也在?突兀闯入的裴远书表情不善地瞪向步青衣。

    裴墨归正要回话,步青衣却抢在他之前,不冷不热怼了回去:我是特地来给小公子您庆生的,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难道说东阳王府不欢迎我们广陵王府的人么?还是说我四处走走看看王府的风景,吓得小公子不敢出门了?

    裴远书知道步青衣要来赴宴,虽说心里还对她在酒楼让自己难堪感到恼怒,却早就被裴赞警告,不可与其硬碰硬冲突。

    碍于父亲的要求,裴远书只得忍气吞声闷哼:你爱怎么逛怎么逛,老子才懒得管。

    裴墨归,父王找你呢,赶紧过去,别磨磨蹭蹭的!

    裴墨归深深看了步青衣一眼,没再说些什么,和裴远书一起离开。

    独自留在院落中的步青衣低头看着地面,那里的积雪还留着她和裴墨归碾压过的痕迹,空落落的,一如她此刻心情。

    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

    看来,要再找机会从裴墨归嘴里挖出秘密才行。

    裴墨归去了裴赞那里,而裴赞是怀疑的首要目标,暂时不便主动接触。

    步青衣看时辰差不多,重新整理好衣裙返回举办宴席的庭院,不声不响坐到苏幕遮身边。

    苏幕遮漫不经心侧头看她一眼,回过头继续与旁边的兵部尚书聊天。

    嗯?

    刚聊了两句,苏幕遮猛然反应过来,怒气冲冲回头瞪向步青衣,咬牙低声道:谁让你坐这里了?后面坐着去!

    不去。

    这里好吃的多。

    步青衣捡起一只橘子,剥了皮三两口塞进嘴里。

    按惯例,女宾都要坐在家主身后席位,无论地位高低、身份尊卑。

    步青衣肆无忌惮坐到前面,不顾反对非要跟苏幕遮挤在一起,很快吸引了席上所有宾客目光,一时间各种议论纷至沓来,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名门千金的艳羡目光,以及权贵子弟的爱慕眼神。

    丢人现眼!后席,叶氏低低骂了一句。

    娘亲不觉得,他们看咱们王府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吗?苏锦裳微微向叶氏靠拢,小声道,长辈们多数看不惯,可是那些公子哥儿们,还有几位风头正盛年轻的官宦,我见他们看长姐的眼神都很不一般呢!许是明天来的媒婆要更多了。

    她这么喜欢招摇出风头,早点选个人家嫁了不好吗?何必来败坏王府的名声?王爷也是鬼迷心窍了,不赶她走还由着她胡闹,真是疯了!

    叶氏越说越气,脸色铁青,看样子对步青衣是十万个不待见。

    苏锦裳歪头想了想,忽而附到叶氏耳边说了几句话,叶氏先是轻轻点头,而后眉开眼笑。

    到底还是你脑子灵活!就这么办!

    身后母女二人嘀嘀咕咕的声音,步青衣不是没有听到,她只是不在意罢了。

    此时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沉思上。

    接触越多,她越觉得裴赞是个谜,裴墨归则更谜。

    假设背叛一事真的是裴赞所为,那么裴墨归想要告诉她的事实相当于致父亲于死地,父子之间何至如此?究竟什么仇什么怨?但若无关,裴赞又为什么三番两次亲自或间接地来试探她?

    步青衣忍不住暗暗感慨,谋略这东西并不适合她,她果然还是更习惯直截了当的听命,杀戮,陪伴。

    起来!敬酒了!

    也不知道失神多久,被苏幕遮一声低语唤醒时,裴赞已经站在主位上,带着裴远书遥遥向宾客们敬酒。

    步青衣随众宾客一同站起,麻木地微笑,举杯,喝酒,目光在裴赞周围不停逡巡。

    裴墨归怎么不在?

    从宴席开始到酒过三巡,宾客们喝得热闹,三三两两聚堆说笑,裴墨归始终没有出现。

    以他东阳王世子的身份来讲,这绝对是不合常理的。

    正困惑时,有小厮弯腰靠近步青衣,小心翼翼低问:郡主可否借步说话?

    步青衣点点头随那小厮来到庭院外,小厮躬身伸手做引路状:我家主人请郡主移步至幻月亭,有要事详谈。

    还请郡主随小的这边走。

    问那小厮主人是谁,小厮装聋作哑不肯说,步青衣也就没再多问。

    反正对东阳王府布局如此熟悉的,自然是王府内部的人,眼下始终没有露面的裴墨归可能性最大,她正好也有满肚子疑问要问他。

    走过蜿蜒石板路,穿过几个或大或小的庭院,小厮把步青衣带到一处较为偏僻的水榭,幻月亭就建在水榭之上。

    奇怪的是,亭中并没有人等待,那小厮也在送她到达后默默退出水榭。

    既来之,则安之。

    不管传递消息的人是不是裴墨归,有人约她至此,总不会一直不露面。

    步青衣索性在亭中石凳上坐下,捡起几颗石子丢入湖中,看溅起的水花打发时间。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终于有脚步声传来,步青衣转头望去。

    不是裴墨归。

    却是他百般提醒阻拦,不愿让她接触的那个人。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第015章谎言与真相

    该章节不可预览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第016章小心机

    该章节不可预览

    相关:

    腹黑世子你又嚣张了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