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亲爱的黎先生》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黎霂言)

《亲爱的黎先生》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黎霂言)

2019-11-08 16:51:12来源:KX发布:前尘远歌

《亲爱的黎先生》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黎霂言) 在线阅读,亲爱的黎先生是由作者前尘远歌写的一部现言小说,亲爱的黎先生(黎霂言小说)小说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亲爱的黎先生》小说章节目录在线全文阅读。濒死之际,未婚夫感动求婚,目的却是为了她手中的股份继承权。重回18岁,身份神秘高冷的黎霂言竟然

《亲爱的黎先生》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黎霂言)

亲爱的黎先生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亲爱的黎先生》第1章重生在一切开始之前

你真的愿意娶我吗?顾卿遥看向眼前的岳景峰,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她追了岳景峰那么多年,可他从未给过自己回应。

可是此时此刻,岳景峰竟然出现在她面前,不顾她因为车祸已经高位截瘫,竟然在病房里向她当众求婚。

洁白的花纱,偌大的钻戒,简直像是偶像剧的情节一样。

顾卿遥费力地抬眼看向眼前的岳景峰,眼底满是歉疚:谢谢你,景峰,可我真的怕拖累你

没有拖累!卿遥,以前我怕配不上你,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想再欺骗自己的真心,未来的日子,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岳景峰轻轻捋顺了顾卿遥的鬓发,眼底满是深情。

顾卿遥的眼泪落了下来,忍不住抬眼看向旁边的林夏雪,简直说不出心底有多么感动:夏雪,你也帮景峰一起策划了这个惊喜给我,是吗?

那是自然,你是我的闺蜜,你幸福我才能幸福啊,你都不知道,你变成这样子,景峰学长心底有多么自责。林夏雪靠过来,眼眶也微微红了。

顾卿遥咬紧下唇,良久方才哀求道:景峰,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我有话要对夏雪说。

岳景峰迟疑了一瞬,在顾卿遥脸上落下一吻:乖,少说点话,别累到自己。

顾卿遥笑着应下,岳景峰这才走了出去。

病房里面只剩下顾卿遥和林夏雪了,林夏雪定定地看着顾卿遥指间的钻戒,没来由的,顾卿遥就觉得林夏雪的眼神有点古怪,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顾卿遥低声道:夏雪,你是喜欢景峰的,对不对?

林夏雪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似的,立刻跳了起来:怎么可能?卿遥,你可千万别多想!

顾卿遥摇摇头苦笑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感受呢?但是夏雪你看看我,我都是个废人了,我和景峰在一起还能怎样呢?夏雪,算是我求求你,求你替我照顾景峰吧,他是个好人。

林夏雪的神色如遭雷击,她像是克制不住要说出什么了似的,却又默然噤了声:你别胡说了,既然景峰学长喜欢的是你,你就安心准备婚礼就是了,不用想那么多,而且

她话还没说完,岳景峰就匆匆推开了门:卿遥,你看我拿的什么?

顾卿遥呆呆地看向眼前的结婚证,哑声道:景峰,她试图伸出手,指关节却是动弹不得:谢谢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岳景峰眼底满是柔情蜜意。

我还要去民政局补办一些手续,你好好休息。岳景峰想了想,像是不放心似的回头问道:你愿意嫁给我的,对吧?

我愿意,我愿意。顾卿遥已然泣不成声。

岳景峰这才松了口气似的,匆匆出去了。

明明失去了全部,却又好像因祸得福。

让顾小姐好好休息吧,医生提议道:病人经受了那么大的心理波动,下面要安静输液了。

林夏雪道:那卿遥我也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好。顾卿遥轻声道:谢谢你,我真的很开心。

林夏雪也笑了笑,这才掩上了门。

病房骤然变得很安静,顾卿遥费力地看向指间的钻戒,还是忍不住微笑。

自私就自私吧,她真的太喜欢岳景峰了,喜欢到了骨髓里。

她混混沌沌地睡了一会儿,外面似乎是过去了几个医护人员,顾卿遥动弹不得,听力倒是变好了些

里面就是顾家那大小姐吧?

可不是,哎呀,可怜人见的。

那岳少怎么会娶她啊?都这样了,估计连孩子都生不了吧。

生不了就不生了呗,你看她那个样子,估计也撑不了几年了,到时候顾家的钱还不是都到了未来女婿手里?

外面传来低声的笑,顾卿遥心底一阵怒意,手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说岳景峰,她的景峰哥哥才不会算计这种事!

别瞎说,我看岳少对里面那位也算是够好了,这个时候能在一起的,那是真爱啊!

鬼的真爱,我听说这个顾小姐追了岳少不知道多久,岳少都不带搭理的,怎么一出车祸就立马求婚了?还有你没听说吗?这顾小姐天天装得像是个名门淑女似的,那身子早就被人破了,啧啧,依我看啊,这里面的隐情多着呢!

还真是!说起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顾家女儿都这样了,顾先生到现在都没有露过面,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亲生的

说话的人走远了,顾卿遥却只觉如遭雷击。

顾先生?他们在说的,难道是父亲顾彦之?

父亲一直没来过医院看她?这怎么可能!

顾卿遥想要挣扎起来去找母亲询问,却意识到自己根本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她颓然地倒下去,就听外面传来一阵阵争吵声:你们凭什么拦着我?她是我的女儿,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妈妈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连告知我女儿都不能吗?

是母亲念宛如的声音,带着惶急和绝望。

顾卿遥拼命地睁大双眼,想要出声回应外面的女人,却发现自己忽然失声了。

说起来她也是感到奇怪,刚才她还能使上力气的,怎么这会儿一点劲也没有了?还有她刚才明明能说话的,怎么现在就不能了?

外面传来念宛如近乎崩溃的哭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一向温婉大方的母亲如此狼狈?

顾卿遥疯了一样地想要挣扎起身,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她只能死死盯着天花板,耳畔传来念宛如绝望的呼声

卿遥,卿遥你听着,你的车祸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他们就是想要害死你啊你谁也别信!谁也不能相信!啊!

挣扎声,还有叫骂声,顾卿遥听不真切,却知道念宛如是被拖走了。

他们?

他们是谁?

车祸难道不是意外吗?

顾卿遥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沌,而更让顾卿遥感觉恐慌的,是那顺着血管流入体内的药剂,她开始呼吸困难了。

难道她无力和失声的原因,是药有问题?

谁,是谁要害她?

高浓度的药剂涌入血管,顾卿遥感觉自己的心脏跳速越来越快,逼得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张开嘴,连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顾卿遥拼死挪动身体,却也仅仅只让病床抖了一下。

她狠狠瞪着那瓶点滴,眼底充满了血,像是要炸裂开来一般。

无助和绝望席卷而来,最后的最后,她的手还是颓然地垂下

结束了。

原来从狂喜到整个世界被倾覆,不过就是这么快而已。

顾卿遥不禁想象,自己的死相有多狼狈

真是可悲啊,直到自己死去,她都不知道想害她的人是谁

不甘心

死也不甘心!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让他将这一世的罪孽尽数偿还!

《亲爱的黎先生》第2章忘得一干二净

顾卿遥是在一阵昏眩中醒来的。

眼前尽是衣衫鬓影,顾卿遥费了好一会儿功夫,这才看清自己的处境。

顾小姐,再喝一杯吧,你今天不是十八岁吗?出来玩啊,就不要太拘束着自己。对面的人不是岳景峰又是谁?

顾卿遥难以置信地看过去,几乎是脱口而出:景峰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岳景峰似乎也怔了怔,伸手就要扶顾卿遥:顾小姐是不是有点喝多了?没事吧?要不要我扶顾小姐去房间休息?

等等刚刚十八岁!

顾卿遥清楚地记得,前世也是这一天,她为了庆祝自己成年了,在父亲顾彦之的纵容下来了酒吧,而就是这一夜,她的人生开始一落千丈。

流言蜚语压都压不住,海城的上流社会就那么大,后来她依然死皮赖脸地赖着岳景峰,岳景峰的态度却是愈发疏离了。

而现在,她回来了!

回到了一切开始之前!

顾卿遥毫不犹豫地咬向自己的舌尖,剧痛让她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得到了短暂的清醒,她抬眼看向对面笑得一脸温和的岳景峰,笑道:景峰哥哥,我觉得不太舒服,我想我该回去了。

都这么晚了,现在回去,伯母也该担心了,不如去楼上休息一下,反正楼上客房也多得是。岳景峰温和笑道:都十八岁了,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不是?

顾卿遥看不出异样,手却已经探向了手机,为难道:还是不用了,我还是回去了,我不习惯在外面过夜,妈妈会急着找我的。

伯父都将你托付给我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岳景峰靠近了一些,呼吸就在方寸之间,几乎贴近了顾卿遥的脸,顾卿遥下意识地往后躲闪,而他全然不知地说了下去:走吧顾大小姐,带你看看新世界,做点有趣的事情不好吗?你也不想一直被困在笼中吧?

顾卿遥低着头,死命掐着自己的腿,这酒劲是不是太大了点?

要离开,要尽快回家去,顾卿遥感觉得到,自己整个人都愈发昏沉了。

拨电话已经不可能了,她连抬手的动作都已经无比吃力,顾卿遥咬了咬牙,看向岳景峰,试图看出一点端倪。

岳景峰却是笑得满面温和:顾小姐别担心,这杯酒后劲是太大了,我给你要一杯水果调酒吧?甜甜的很好喝,或者我扶你上去,休息一下?

景峰哥哥,我真的不舒服,我必须要回家了。

不行,不管岳景峰是好心还是蓄意,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重蹈覆辙了!

顾卿遥的目光定格在旁侧靠在吧台上的男人身上,男人独自一人,面前摆着的尽数都是烈酒,他的周遭满是生人勿进的气息,冷冽而慑人。

换做平日,顾卿遥定然是不愿和这种人打交道的,可是此时,她已经别无选择。

想起前世念宛如最后说的话

那么最陌生的人,反而是最让她可以信任的人!

顾卿遥咬紧牙关,忽然一伸手死命地将人拉住了,语气娇嗔开口道:这位先生你帮我评评理嘛,我想回家!可他就是不放我走

她几乎用尽了全部的演技,被拉住的男人蹙紧眉头下意识想要躲开,目光在顾卿遥微醺的脸上定格良久,却是将顾卿遥扶住了,抬眼看向岳景峰,语气肃冷:这位小姐让你放开她,你听不到吗?

岳景峰干笑一声,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在心底暗自叫苦,显然已经认出了男人的身份:黎少。

黎霂言,房地产大亨,身后据说有财团支持,奈何媒体舆论对这个男人的报道也极少,他的身份始终谜团重重,也有传闻说黎霂言纵横黑白两道,因而众人方才如此噤若寒蝉。

岳景峰根本就不明白,这尊大佛怎么会管这样的闲事。

黎霂言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招呼一样,径自将顾卿遥的手拉了,声线微沉:还记得我吧?

顾卿遥微微一怔,大抵是因着宿醉的缘故,她的脑子不太清醒,一片混沌,面前男人好看的脸在眼前一晃一晃,顾卿遥闭上眼,只能闻到好闻的草木香。

分明是众人都不敢招惹的黎霂言,此时却成为了顾卿遥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死死拉住了男人的袖子,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和他走。

她几乎不受控制地朝他倒下

黎霂言眼神一沉,下意识地将顾卿遥抱住了。

岳景峰的脸色相当难看,他根本就不明白,顾卿遥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黎少,而这素来不愿意多管闲事的黎霂言,居然真的会出手相助?

他咬紧牙关,只能尴尬笑道:既然黎少在,那我就先走了。

黎霂言冷冷开口:站住。

岳景峰的脚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样,一步都迈不开。

拉出去,搜。黎霂言一句话,立刻就有保镖走上来将岳景峰给按住了,径自朝外拖去。

而黎霂言的目光则是静静落在顾卿遥的脸上,唇角微弯,笑容冷峻得很:看来你是真的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3章开始

《亲爱的黎先生》第3章爷爷的养子

顾卿遥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然大亮。

醒了?一道疏冷的声音传来,顾卿遥看过去,就见黎霂言背对着她,正在敲打电脑。

顾卿遥轻咳一声,刚想开口道谢,话到了嘴边就咽下去了。

她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黎霂言刚好回头,顾卿遥一把拉过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眼底满是戒备:你

黎霂言淡淡开口,眼底满是讽刺:怕了?

顾卿遥咬住下唇,低声道: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对吧?

你觉得呢?小小年纪敢一个人来酒吧,没想过会发生什么?他的语气带着居高临下的指责。

黎霂言走近了一些,他的笑容如此危险,让顾卿遥下意识往后缩,下一秒直接撞到了床头,忍不住吃痛地咬住下唇。

黎霂言停住脚步,轻笑了一声:果然和小时候一样蠢。

我帮你换了衣服,黎霂言的脸色很是平静:你吐了一身,我还帮你洗了澡。

顾卿遥难以置信地看向黎霂言:那你

你已经十八岁了吧,需要我对你负责吗?黎霂言问道,语气带着三分调侃的意味。

你骗人。顾卿遥迅速冷静下来,沉声开口:我们没有发生过关系,我是有感觉的。

黎霂言的脸色迅速沉了下来:你之前有过经验了?

他的语气宛如质问。

当然顾卿遥的声音小了几分:没有。

黎霂言盯着顾卿遥看了一会儿,语气明显缓和了些:吃点东西,然后我派车送你回去。

你之前问我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回事?顾卿遥不依不饶地看着他。

论辈分,你本该叫我一声叔叔。黎霂言平静道,眼底却写满了讽刺:现在想起来了?

顾卿遥睁大了眼睛。

看出了顾卿遥的疑惑,黎霂言却只是淡淡道:忘了就算了,吃早餐吧。

顾卿遥看着眼前的早餐盘,眼底掠过一丝犹疑,芝士火腿砖压三明治,配上热腾腾的拿铁咖啡,刚好是顾卿遥最喜欢的,可是黎霂言是怎么知道的?

谢谢。顾卿遥心情复杂道,她的手指下意识地蜷紧,道:多谢黎少的好意,但是我还是要先和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不然妈妈该担心我了。

前世的一切让顾卿遥再也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同一间房间里待了一晚上这件事已经足够让人恐慌了,顾卿遥并不想再生事端。

黎霂言静静打量了顾卿遥一会儿,这才淡淡颔首:你的手机昨天一直在响。

顾卿遥接过来看了一眼,便是微微一怔,大多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同一个名字

林夏雪。

林夏雪每年都会来顾宅给自己过生日,想来昨晚林夏雪见自己没回去,该是担心坏了。

顾卿遥垂眸笑了笑,刚想回拨过去,想了想还是向下拉了,直接打给了家里,听到熟悉的声音想起,顾卿遥的眼泪差点落了下来:梁叔。

梁忠齐是从前念家的老管家了,后来念宛如嫁给了顾彦之,梁叔也就跟了过来,从顾卿遥还小的时候开始,梁忠齐就一直跟在顾卿遥的身边,可是就是这样处处宠着自己的梁叔,也在自己二十岁那年因为老宅阁楼塌方,而永远地离开了她。

而现在回到了十八岁,是不是意味着,一切还有重头来过的机会?

梁忠齐显然也一直在等顾卿遥的电话,听到顾卿遥的声音就放下心来,叮嘱了几句,就直接问了地址要派车过来。

顾卿遥将电话放下,这才看向黎霂言:黎先生,之前您说您是我的小叔叔,是怎么回事?

你不记得了?黎霂言反问道。

顾卿遥摇摇头。

黎霂言看着顾卿遥老老实实的样子,总是无法将她和传闻中那个被宠坏了的女孩子联系起来,他的眼神沉黯些许,这才道:至少名义上,我是顾老先生的养子。

顾老先生?

顾卿遥有点诧异地想着,是说自己的爷爷吗?

可是自己的爷爷何时有养子了?

似乎是看出了顾卿遥的疑惑,黎霂言淡淡道: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之所以说是名义上,是因为这些年也没什么联络。

纵使如此,自己也不该毫无印象才对。

顾卿遥没说话,心底的戒备却是更深一层。

黎霂言便也没多言,径自吃起早餐来。

顾卿遥委实是不敢碰陌生人的食物,只好偷觑黎霂言,男人的饮食习惯很好,修长的手指动作起来极为好看,动作优雅而绅士。

顾卿遥盯着他将黄油抹在面包片上,像是有强迫症一样,将边角都涂抹地精致而均匀,忍不住微微蹙眉,心说这该是个完美主义者。

而很快,门铃响了起来,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垂着眼没有看顾卿遥一眼,只报备道:黎先生,顾家的人已经到了。

恩。黎霂言淡漠地看了顾卿遥一眼,将一张名片递过去:这是我的名片。

顾卿遥心领神会:昨天多谢黎先生,改天等黎先生有空,我再来宴请黎先生

什么时候?

啊?

这种话不是客套吗!这人怎么这么耿直?

顾卿遥想了想,只好道:下周三或者周四的话,不知道黎先生可有时间?

可以,下周四晚上吧,你直接拨我电话。黎霂言的目光无比深邃。

顾卿遥心情复杂地应下了:好,谢谢黎先生。

黎霂言的心情却像是好了一些:不必,还有,他好整以暇地笑道:昨夜没有人看光你的身子,不用那么紧张。

顾卿遥的脸腾地红了,这个人怎么这样!

黎霂言绅士翩翩地送顾卿遥到了门口,顾卿遥看向守在车外的梁忠齐,顿时有种见到家人的亲切感,差点直接落了泪,径自扑了过去:梁叔!

这孩子梁忠齐有点惊喜,也有点心酸。

这些年顾卿遥愈发觉得自己长大了,也和家里人愈发不亲近了,梁忠齐看到顾卿遥好好地走出来,悬了一夜的心终于放归了原处:小姐,您出去玩,怎么也不和梁叔说一声?

我错了。顾卿遥乖乖道。

梁忠齐看着顾卿遥乖顺的模样,也没法多责备,只抬眼看向黎霂言,心底忍不住有点诧异。

这人他太熟悉了

只是黎霂言历来不喜欢管闲事,这次能出手相助,想必也是看在顾老先生的面子上。

梁忠齐哪里能想到自家小姐往人家怀里扑求救的囧事,规规矩矩开口:多谢黎先生,黎先生若是有空,顾老先生最近也总是惦记着您。

不必了。黎霂言的神色冷下来,倒是伸手帮顾卿遥撑了一下车门,这才道:我并不想和顾家有什么瓜葛。

梁忠齐也算是知道黎霂言的性子,黎霂言近年来在商界风生水起,倒是当真没有用过半点顾家的资源,他有点窘迫地开口:昨天小姐能得黎先生相助,实在是感激不尽,这是一点薄礼,请黎先生

不需要,黎霂言的目光透过车窗,看了一眼里面的顾卿遥,还在揉着太阳穴,似乎是不太舒服的样子,他轻咳一声,这才没来由地补充了一句:顾小姐还没吃早餐。

梁忠齐几乎掩饰不住眼底的诧异。

这人居然也会关心人的?

黎霂言却已经语气疏冷道:好了,昨日的事情,我已经封锁了媒体,不会有任何人报道出去,就到这里吧。

梁忠齐只好点头,想了想道:多谢黎先生,那我这就带小姐去用早餐。

黎霂言淡淡颔首,径自转身,自有人为黎霂言拉开了车门。

梁忠齐忍不住瞧了一眼,果然是黎霂言的风格,全球限量款型的劳斯莱斯,很是硬朗的车型,却是说不出的低调奢华。

梁忠齐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就见顾卿遥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梁忠齐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姐

梁叔,顾卿遥眼底含笑,将安全带拉好,这才带着点撒娇的意味开口: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都想念梁叔做的小馄饨了。

梁忠齐怔了怔,这才笑道:好啊,那回家就给小姐做。

顾卿遥垂眸笑了笑,看向窗外。

她没有告诉梁叔,说着那句话,她差点都落泪了。

前世的最后,一切都被颠覆了,还好,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亲爱的黎先生》第4章所有的一切初现端倪

顾卿遥到家的时候,就见林夏雪还在。

看到顾卿遥回来了,林夏雪明显地松了口气,又笑着转头看向念宛如:阿姨,我就说吧,卿遥不会有事的,昨天卿遥是跟着景峰学长出去的,景峰学长人很好的。

顾卿遥笑了笑,可怜巴巴地看向念宛如:妈妈

念宛如沉着脸将顾卿遥拉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顾卿遥与平时无二,这才道:你这孩子怎么能在外面过夜呢?昨晚你这是去哪儿了?一直和岳景峰在一起吗?

顾卿遥想了想,摇头,附在念宛如耳畔低声道:昨晚我喝醉了,还好黎先生帮了我。

念宛如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见林夏雪还在,这才没有多言,只道:行了,回来了就好,去吃早餐吧。

一顿早餐,所有人都各怀心思。

林夏雪的目光不时在顾卿遥和念宛如之间打量着,顾卿遥将小馄饨的汤慢条斯理地喝完了,林夏雪这才按捺不住地拉住顾卿遥的手:我们去你房间,我有话和你说。

好。顾卿遥笑着应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

林夏雪在这之前就喜欢上岳景峰了吧?

顾卿遥在心底想着,前世林夏雪始终没能和岳景峰走到一起,最后岳景峰还在病床前向自己求婚了,也不知道林夏雪心底该是怎样的不甘。

前世种种化为飞烟,重新回到这里,顾卿遥终于可以正视曾经的一切了。

顾卿遥微微垂眸,任由林夏雪将自己拉上了楼。

林夏雪将门关上,这才笑着道:你觉得景峰学长人怎么样?

顾卿遥笑笑:我不记得了。

她的语气很平常,林夏雪犹豫了一下:景峰学长很帅啊,对我们也很照顾,最重要的是景峰学长还单身啊!

与前世如出一辙的话,顾卿遥却只是挑挑眉莞尔:你是想撮合我和景峰学长吗?

林夏雪的脸腾地红了:不是,那个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你喜欢岳景峰吧?顾卿遥单刀直入地问道。

林夏雪差点直接伸手捂住了顾卿遥的嘴,她的脸红得厉害,哑声道:你怎么会知道

前世自己到最后方才看出的一切,原来在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初现端倪。

难怪当年林夏雪每每看到自己追着岳景峰到处跑,就会露出不甘的表情。

顾卿遥忍笑:你喜欢,干嘛还要撮合我们?

你不懂,林夏雪低声道:景峰学长说过,你是高岭之花,他是配不上你的,可是他不知道我也配不上学长的家境啊。

顾卿遥有点出神。

前世的自己被破了身子,后来着了魔一样追着岳景峰到处跑的时候,岳景峰的态度始终是若即若离的。

自己的家境的确比岳景峰好太多了,可是他当时拒绝自己的原因,真的是因为觉得配不上自己吗?

顾卿遥不得而知。

她只是垂垂眸,握住了林夏雪的手:你喜欢岳景峰学长的话,就去追吧,不用考虑那么多。

可是你

我不喜欢他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底仿佛有什么被悄然无声地放下了。

顾卿遥对林夏雪笑了笑,肯定道:你放心,我一点都不喜欢景峰学长,你若是要追的话就放心地去,只是

她想起前世的最后,也不知道岳景峰和自己的车祸有没有什么关联,还有昨夜岳景峰的行为总是让顾卿遥摸不清头绪。

犹豫了一下,顾卿遥还是没有说出口。

如果一切阴谋都只是针对自己,那么对林夏雪,岳景峰应该没有什么企图心才对。

林夏雪却显然沉浸在了兴奋中,她笑着拉住顾卿遥的手,道:卿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其实我今天等你的时候特别害怕,如果你和景峰学长在一起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是知道的,我处处都比不过你,你不喜欢景峰学长,我也就放心了!

看着林夏雪兴奋至极的模样,顾卿遥不禁莞尔。

她只是想不通,既然林夏雪这么早就喜欢上了岳景峰,那么前世将心事深埋心底的林夏雪,面对自己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林夏雪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轻声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了问你。

顾卿遥点点头:你说。

你昨晚没和景峰学长一起住的话,咳林夏雪显然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尴尬,低声道:你和谁一起睡的啊?

哦,昨晚遇到了我的一个顾卿遥顿了顿,唇角微弯笑了:家人。

看出顾卿遥的笑容很是真切,林夏雪微微一怔,却只是笑着点头:没有遇到危险就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不过话说回来,你家里的厨子手艺真是好啊我昨晚吃的牛排,五分熟都没有血丝的!

这哪里是担心的语气,顾卿遥笑着看了林夏雪一眼,林夏雪自知失言,倒是也不说话了。

顾卿遥正打算送林夏雪出去,手机却再次响了。

她看了一眼,便微微蹙起眉头

岳景峰。

顾卿遥隐约之间记得,那时候岳景峰一直试图将自己送到楼上去,结合前世的经历,顾卿遥没办法不警惕。

她还记得,黎霂言似乎是让人将岳景峰拖出去了。

想到这里,顾卿遥还是将电话接起来,语气平静地开口:岳少。

不再是景峰学长,而是一个无比疏冷的岳少。

对面的岳景峰似乎是怔了怔,轻咳一声,这才道:顾小姐,你到家了吧?

已经到了,多谢岳少关心。

恩,那就好,我是想给顾小姐道个歉,昨天那位黎先生似乎是将我当做是什么坏人了岳景峰的语气有点窘迫。

顾卿遥打断了岳景峰的话:没关系。

岳景峰讪讪道:那,我想约顾小姐见面吃个饭,就当做是赔罪了,不知道顾小姐有空吗?

顾卿遥多少有点诧异,前世的岳景峰,曾经有过这样的殷勤吗?

她蹙蹙眉,看向对面明显紧张起来的林夏雪,这才淡淡笑了一声:好啊,我带上一个朋友的话,岳少不介意吧?

当然当然。岳景峰一口应承下来,似乎是松了口气。

《亲爱的黎先生》第5章这是在试探她吗?

那就约在晶华酒店吧,我听说那里的菜色很不错,江浙菜系,是我很喜欢的类型顾小姐还可以接受吗?岳景峰问道。

顾卿遥有点想笑,这种自说自话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前世是怎么心心念念地喜欢上的。

她点点头应了:好,我都可以。

她没来由地想起今天早上的黎霂言,简直是高下立现,顾卿遥唇角微弯,好整以暇地等着岳景峰的下句。

岳景峰似乎对顾卿遥的态度很是满意,笑道:那就这么定了,下周三的晚上,还请顾小姐务必将时间空出来。

抱歉,顾卿遥道:那天可能不行。

那天有一个慈善晚会,海城很多人都会去,顾卿遥状似关心地问道:岳家没有收到邀请函吗?

她的语气是如此无辜而平静,可对面的岳景峰却是一瞬间窘迫地差点想死了!

没收到邀请函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岳家根本就不被人认可!

常言道富过三代才能算是贵族,而岳家自己也知道,岳景峰的父亲靠着拆迁房的钱一笔笔投机起来的,这种人不叫贵族,反而被称为暴发户,上层圈子是绝对挤不进去的。

就像是这样的慈善晚会,岳家从来都不在被邀请之列。

岳景峰听着顾卿遥的语气,忍不住蹙蹙眉,心说顾卿遥历来都是天真可爱,想必也不是故意的。

他只好干笑几声,道:那可能是我父亲去吧,我父亲没和我说。

哦,顾卿遥有点想笑,却只是平静道:那还是改天吧。

那周四

周四不巧安排给了黎先生。顾卿遥很是自然地说道。

岳景峰简直要掀桌子了!

他哪里能想到顾卿遥现在和那黎先生竟然有了进一步的联系。

岳景峰蹙蹙眉,道:顾小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岳少请说。顾卿遥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着满满的书香门第方才有的涵养。

岳景峰没有注意到这些,只道:顾小姐,我这个人历来不喜欢编排是非,可是黎先生的做法实在是有点过分了,当时我也没做什么,黎先生将我带出去,就像是犯人一样将我从上到下搜了个身,后来还直接报警了。

岳景峰现在说起这些,还有些咬牙切齿的!

他根本不想说自己有多么狼狈,后来还是岳景峰的父亲托了关系将他带出来的。

在局里待着的一夜,那些人显然是得了黎霂言的嘱咐,就像是盯着罪犯一样盯着他,让他整个人都如芒在背。

而现在,黎霂言竟然还要和顾卿遥约会?

顾卿遥听着岳景峰的控诉,却是没来由地有点想笑,这些事黎霂言只字未提,想来是根本不曾放在心上。

她刻意压制住了自己几乎弯起的唇角,关切道:那岳少现在没事了吧?当时黎先生可能是没有留意到岳少的身份,将岳少当做是坏人了,抱歉。

岳景峰听着顾卿遥的话,就觉得心底的气都消了,他叹了口气道:我只是和你说一声,那人真的不是什么善茬,顾小姐若是能不和那人接触,就别和那人接触了。

顾卿遥的语气很是温和:恩,我知道岳少都是为了我好,我也只是去和黎先生一起用餐罢了。

那就好。岳景峰这才觉得心底舒服几分。

那我们约在星期五吧,就定在晶华酒店,岳少时间方便吗?顾卿遥主动提出。

岳景峰惊喜交加:当然,当然没问题。

那好。顾卿遥笑了笑:昨天麻烦岳少了。

没有的事。岳景峰连忙道。

怎么说怎么说?见顾卿遥放了电话,林夏雪立刻缠了上来。

这周五在晶华酒店,我说了会带朋友去。顾卿遥笑道。

你太好了!林夏雪简直兴奋坏了,拉着顾卿遥的手晃了晃,这才微微一怔:诶,你买了新项链吗?

什么?顾卿遥一怔。

林夏雪拉起顾卿遥的项链,蹙蹙眉道:刚刚看这项链闪光了,我还以为你戴了碎钻的呢,看来是看错了。

顾卿遥垂眸看了那项链一会儿,倒是没看出哪里不对劲来,随口道:光线照的吧。

应该是,那我先走了,我等周五和你一起去见学长了!林夏雪掩饰不住眼底的雀跃。

顾卿遥笑笑:好。

送林夏雪出了门,顾卿遥想了想,便直接去找了念宛如。

念宛如正在桌前翻着最近的行程,见顾卿遥过来,便笑着招呼了一声:卿遥,你也跟着看看,这是这周的活动,有舞会也有酒会,妈妈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你也大了,总该多认识些人才是。

顾卿遥心底一动。

前世的她社交圈一直不大,主要是因为十八岁的丑闻。

她始终记得漫天的镁光灯,从自己走出酒吧的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仿佛就陷入了万劫不复。

这样的场合,顾彦之无论如何都不肯再让她去了。

去做什么呢?去让人戳脊梁骨吗?

再后来旁人甚至开始质疑顾卿遥的能力,即使顾卿遥有了国外拿回来的MBA学历,即使念宛如始终坚信顾卿遥有着超人的商业天赋,她却再也没能走进顾氏半步。

而现在,就连在外面过夜的事情,也被黎霂言以特殊手段压下去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也可以像是前世一直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一样,彻底走进这个圈子,甚至理所当然地走进本该属于她的顾氏?

想到这里,顾卿遥笑了笑,点头道:恩,是要去的。

念宛如诧异地看了一眼顾卿遥,笑道:小遥果然长大了。

不过,顾卿遥将那行程单从念宛如手中抽出来放在了一旁,这才道:我有个人想问问母亲。

念宛如的神色慢慢沉下来:是黎霂言吧?

对。顾卿遥郑重地点点头:黎先生到底是什么人?

念宛如刚想开口,就见梁叔从外面走了进来:夫人,顾总的特助说要来取一下东西。

恩,让人进来吧。念宛如点点头应下了。

很快,顾彦之的特助便走了进来,对念宛如客客气气地鞠了一躬:夫人,我来取一份文件。

彦之今天还要加班吗?念宛如自然地问道。

是,最近刚好在招投标,顾总最近都很忙。特助说道。

顾卿遥却忽然开口道:刚好我今天没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去吧,她看了一眼特助的名牌,甜甜一笑:凌筱蔓特助是吧?

凌筱蔓垂眸道:小姐要过去,顾先生一定很高兴,只是最近顾先生的确是太忙了,可能会无暇顾及小姐。

顾卿遥笑道:没关系,我也只是刚好过去转转,我也有一阵子没去公司了,都想念食堂的水煮鱼了。

她说得若无其事,心底却是盘算了起来,自己前世就是被那些舆论压着,又是骄纵惯了的性子,甚至从未去过公司。公司里面的人第一次听说自己的名字,怕就是从媒体小报上看到的花边消息,这一次既然自己要重新起步,自然要去公司刷一下存在感,前世的商业理论虽然还牢牢地记在大脑里,可是若是公司的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将来自己骤然接手公司,定然会引发一系列的纷争。

顾卿遥一边想着,一边盯着凌筱蔓姣好的容颜看了一会儿,心说前世也是她做特助吗?

虽说对这名字没什么印象,可是这身材和长相都当真不错啊。

凌筱蔓的神色微微一僵,手轻轻拉住了裙角,却很快恢复了平常的微笑模样:好,那我等下陪顾小姐一起。

恩,你去取文件吧,知道在哪里吗?顾卿遥状似无意地问道。

凌筱蔓心底满是诧异,这是在试探她吗?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