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免费试读-萧子琛安慕橙小说章节目录

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免费试读作者花开缓缓的小说,萧子琛安慕橙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的作者是花开缓缓,主角是萧子琛安慕橙,小说精彩章节:“萧子琛,孩子不是你的!别自己找锅背!”安慕橙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她最讨厌的人的孩子。所以,她带着孩子跑路。只是,说好是...
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免费试读-萧子琛安慕橙小说章节目录

《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第12章五年了,还是老样子

萧老夫人在脑海中反复搜索着安慕橙三个字,她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她的孙子她最了解,平时跟外面的女人多说一句话都要命的货,不可能碰不熟悉的人。

安慕橙哎呀!是那个小丫头啊!晴晴的好朋友!

萧老夫人笑了,如果真是那个小丫头,她满意,百分百满意。

那是唯一一个能制住她孙子的女孩。

萧子琛,把孩子还给我!安慕橙被女佣引进来后,直接气场全开的大吼着。

当然,她根本没注意到萧老夫人跟岳婉清。

我的孩子,为什么要还给你?俊美的男人唇角勾起痞痞的笑意,但是眸底却燃着熊熊怒火。

安慕橙刚鼓起的气,在对上男人那双冷艳妖异的眼瞳时,泄了一半。

好在安慕橙之前习惯了跟萧子琛针锋相对,虽然她没一开始那么气场强大,但还是很硬气地说:没有证据,不要乱背锅!你那么喜欢当爹,让你的女人生去。

抢我的有意思?

没错,我就是喜欢抢你的!不服?萧子琛抿着挂着浅笑的薄唇,然后又微微张开,不发声地吐了三个字咬我啊!

安慕橙脸上气得爆红,她像一只炸毛的了小猫一样,不管现在是什么环境,直接冲上去,像以前在学校那样,对着萧子琛的肩膀就是一口。

嘶男人面色阴沉,一把抓住安慕橙的小腰。

安慕橙不习惯别人碰她的腰,下意识地松开了口,向后躲了一下。

然而却没躲开萧子琛的手。

怎么五年过去,咬人的习惯还没变?萧子琛眸中清冷,声音淡淡的,看起来像是跟安慕橙在开玩笑。

可是安慕橙却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她恶狠狠地瞪了萧子琛一眼,小手比划了一个长度,哼!某人也是,五年了,还是老样子。

人品跟你的尺寸一样!都那么短。

萧子琛面色冰冷,看着安慕橙,短吗?我怎么记得那个晚上,有人跪着说,不要啊,萧子琛,你轻点。

你尺寸太长,我受不了。

整个萧家布满了黑线,谁也没想到,萧子琛这样冰山禁欲的性格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特别是岳婉清,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生了假儿子。

而安慕橙,被这话刺激的脸上一片赤红,她狠狠咬了下牙,昂着头,不服输地说:你记错了吧。

我明明是嫌弃你技术差,被你弄疼了!我跟你说,我遇到的男人里,就你是技术最差的。

你不仅技术差,人品还差!

萧子琛的脸直接绿了。

然后,他大手用力

一番天旋地转之后,安慕橙被萧子琛扛在了肩上。

萧子琛,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安慕橙惊慌地大喊着。

你不是说我技术差?那我们进去再探讨探讨,顺便说说孩子的事!萧子琛咬牙切齿,转头看一眼亲妈,孩子交给你和奶奶。

说完,萧子琛扛着安慕橙上楼。

岳婉清愣在那儿,一脸冷汗,这不是她儿子,一定不是她儿子!

《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第13章人话你听不懂?

而萧老夫人满脸笑容,别提有多开心了。

孙子知道举一反三了,看样子家里又要添丁了。

至于两个小萌宝,则是吓得哭了起来。

萧老夫人听到宝贝曾孙哭,连忙哄他们,乖不哭,不哭。

你们爸爸妈妈是去生弟弟妹妹啦。

没事,没事。

安心,安宇止住哭声,一脸茫然。

妈咪要跟渣男生弟弟妹妹?

宝宝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呢!

说好的妈咪不喜欢渣男呢?

为什么又要生孩子?

两个小宝贝现在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萧子琛的卧室中,男人先把门反锁着,然后将安慕橙重重地扔在床上。

尽管,他的床已经很软,可是安慕橙还是给摔的背疼。

她愤怒的看着萧子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萧子琛,你大爷的!放老娘出去!

萧子琛微挑着眉头,先解开西装的扣子,然后将衣服往地上一扔,随即倾身过来,扣住安慕橙的双手,一脸痞笑,第一我没大爷。

第二,说好的让你看看我的技术。

不能食言。

滚!萧子琛,你要是敢碰我,我让你断子绝孙!安慕橙说着猛地抬起腿,要攻击男人的下盘。

只可惜萧子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他双腿迅速夹住安慕橙的腿。

安慕橙现在彻底动不了了,手被人控制着,腿也被人夹着,可恶的男人还有空出来的手摸她的脸。

特么的,萧子琛,你是不是泰迪精?连我你也下得去口!安慕橙开始自黑。

她是真怕萧子琛对自己做什么。

男女力量本就悬殊,她现在处于弱势,不想办法的话,万一对方兽性大发,她必死无疑。

泰迪精?萧子琛冷哼一声,空着的手解开了领带。

然后在安慕橙的愤怒中,他用自己的领带绑住安慕橙的手腕,接着不屑地说:你还算有自知之名,知道自己配不上我。

这一下安慕橙又炸了,她抬起头,精准的咬住了萧子琛的肩膀,比之前那一口用的力气还要大很多。

萧子琛是真疼了,但是他并没有推开安慕橙,反倒是对着安慕橙的耳垂吹了口气,接近低吟的说:想起来了,那个晚上,你也是这么咬我的。

怎么是真想跟我重温那晚?

安慕橙听到这话咬不下去了,她松开口,瞪圆了眼睛,重温你个大头鬼!萧子琛,人至贱则无敌,老娘劝你善良!

呵!萧子琛脸色微凉,却带着讽刺的笑,大学霸果然是变了,脏话都信手拈来!

安慕橙挑起眉头,故意气萧子琛说:本学霸面对脏的人,才说脏话!

萧子琛紧绷着脸,松开了安慕橙,然后从床上下来,优雅地坐在小沙发上,好啊,现在不说脏话。

说说孩子。

安慕橙本来想咬开手腕上的领带,听到萧子琛说孩子,她又一次气势高涨,你就那么喜欢背锅?说了多少次,孩子不是你的。

是我跟别人生的。

人话你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