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河山慕云舟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顾云舟顾云霄原创小说结局无删节

由清芸一帆精心创作主角顾云舟顾云霄的言情小说《万里河山慕云舟》,完整版《万里河山慕云舟》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清芸一帆是本文万里河山慕云舟的作者,顾云舟顾云霄为本文的主角,本文是言情小说,如此引人入胜的小说你还等什么,快来看看精彩内容吧:主角叫顾云舟顾云霄的小说叫《万里河山慕云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芸一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冬云浓密,天气晦暗的让人喘不动气。暖阁里,曹时墨与顾云舟同坐在榻上,两人的手中各捻着一根银针,一点一点绣着东西。暖阁里点了些梅

万里河山慕云舟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顾云舟顾云霄原创小说结局无删节
万里河山慕云舟清芸一帆

《万里河山慕云舟》 第3章 入宫(上) 免费试读

冬云浓密,天气晦暗的让人喘不动气。

暖阁里,曹时墨与顾云舟同坐在榻上,两人的手中各捻着一根银针,一点一点绣着东西。暖阁里点了些梅英香,香气暖暖,萦绕在两人的鼻头。

“曹哥哥,我绣完了,你看看好不好。”顾云舟小心将手中的绣品呈给曹时墨看,曹时墨瞥了一眼没有说话,回过头来继续绣着手中的活,随后淡淡笑笑:“你叫我哥哥?”

顾云舟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轻轻“嗯”了一声。曹时墨继续绣着没再理会,手上的丝线在绢帛上来来回回拉扯着,顾云舟则在一旁定睛看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曹时墨才漫不经心地开口说道:“看来你在刺绣这方面是没什么造诣了。”语毕他停下手中的绣活瞥了一眼案上的香料道:“罢了,你按着香册上的配方去调一炉安息香来。”

抬眼见顾云舟没有动身的意思曹时墨便问道:“怎么、不愿意做?”

顾云舟微微摇了摇头,随后有些犹豫地轻轻说道:“我、我觉得学习这些没有用处。”

“哦?”曹时墨脸色有些发沉地看着云舟,语气也略带厉色:“那你觉得学习什么才有用?”

顾云舟攥了攥小拳头,细嫩的手指上尽是被绣针刺破的小伤口:“母亲以前教过我武艺,我想学武........”顾云舟底气不足,越说声音越小。

“糊涂!”曹时墨把手中的绣样往案上一摔旋即厉声道:“进宫的男子要想出人头地,哪一个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还从未听说过有哪个男子是以武力去取得女帝欢心的!”

见顾云舟低头沉默,曹时墨稍敛了敛语气接着说道:“你入宫是为了报仇雪恨的,我朝自古至今,为了女帝安全,是不许从军习武者侍寝的。现下女帝年幼,不到册立后宫的时候,庄里选你们这些孩子进宫便是让你们尽早适应宫中生活,从而能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女帝。你若是学了武,进了宫因此做不了女帝的男君,日后又岂能有能力去找北太后报仇?难不成你以为会点武力就能入宫刺杀北太后冯檀吗?你可知这些年府里派去了多少死士,哪一个不是武艺高强,可到最后连北太后的身都近不了!”

顾云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低头怯怯道:“云舟知错,还望曹哥、不,还望曹管事继续教我。”

曹时墨冷哼一声,不再看他:“你去外面站着清醒清醒,好好想想再进来!”

顾云舟耷拉着头,缓缓走出暖阁站在外头。

因快到年底,明月酒庄更需向宫中大量进贡佳酿,府里众人皆是忙得不可开交。顾云霄忙里得闲本想来看看教出了什么成果,可刚进后院便看到云舟被罚站在暖阁门前。

顾云霄示意身后的小厮不必跟进,自己面带笑意地站在云舟背后问道:“时墨向来是个好脾气的人,你做了什么,竟能让他把你赶出来罚站?”

顾云舟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两只小手紧紧攒着衣角:“曹管事近来教了云舟不少东西,云舟心中万分感激。可今日我却错了想法,惹曹管事生气了。”

顾云霄走近过来站在台阶上看着云舟继续笑着问道:“哦?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顾云舟微红着脸,越发不好意思道:“我想、我想学武来着........”

顾云霄轻声一笑,继而宽慰说道:“学武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我朝历来不许习武之人侍寝,这是规矩。你既有报仇之心,那就得明白一个道理:像你这般无有所依之人所能依靠的只有获得女帝的恩宠,如此才能有与北太后抗衡的资本。”说到这顾云霄走近拍了拍云舟的肩膀接着说道:“说得简单点,你进宫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女帝的恩宠。”

顾云舟点点头,稚嫩的脸上划过一丝坚定:“是,我明白了!”话音刚落,曹时墨便从暖阁里走了出来,见顾云霄来了急忙问礼:“小人不知少主来了,未能尽早出来迎接,真是该打。”

顾云霄回过身去温婉一笑:“无妨,这些天他学的如何啊?”

曹时墨面色平平地瞧了一眼云舟道:“琴棋书画这四大样他还算颇有造诣,想来是以前在端木将军府打下的基础。只是刺绣、调香、茶道这三样,他实在是学的不怎么样!”

顾云霄的目光扫了一眼云舟,而后对曹时墨又说道:“嗯,一个月的时间确实太短了,有些难为你了。不过还有半月,你还是得务必给我教出点成果来。”

曹时墨欠了欠身子道:“小人遵命。”

说完顾云霄又走到云舟旁边附耳说了几句,小云舟抿嘴笑笑点了点头,而后顾云霄便扬长而去。

午后,小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下来。国相徐慧芸着了身暗紫色的暖袍站在廊下观着风雪,届时府中的家仆急匆匆走过来问礼:“大人,明月山庄的曹管事派人递了信说端木将军的遗子已经在庄里休养了大半个月了,说一切都好。”

徐慧芸面色黯然,眼中还沁着些许薄泪:“是该去把泽儿带回来了,这近来大雪绵长,不好来回搬动,现下泽儿身体好了,雪也不似前几日下得那般盛了。”

家仆轻轻压了压声音,小声道:“大人,那信中还说顾家要安排泽少爷入宫。”

徐慧芸颇为诧异地转过身来,本来平和的声音瞬间多了些许厉色:“这万万不可!若是进了宫出了事情,午夜梦回时我如何去面对故逝了的端木妹子。”

一旁的家仆不敢多言,只默默立在一旁。徐慧芸叹了口气,望着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点子颇为伤神道:“罢了,你快去给我备车吧。”

家仆也望了一眼天空的雪,而后小心劝道:“这会子有雪,路不好走,不如等雪停了大人再去吧。”徐慧芸摆了摆手,眉头紧锁着:“不能再等了,现下路上人少,正适合去。你切记,车马不许太过张扬,随从就挑几个在府内不常露脸的就行。”

家仆点点头:“是,小人明白了。”

果然因着小雪,路上的行人寥寥,徐慧芸乘了一辆小马车,随侍的仆从也只有两三人。到了山庄徐慧芸未从正门进,而是绕路去了后门。接到消息的顾云霄和曹时墨早早就立在后门等候,见徐慧芸下车俩人急忙见礼。

“小人见过徐国相。”顾云霄刚要跪下徐慧芸一旁的家仆忙搀起来道:“顾庄主不必多礼,外面日寒,咱们还是赶紧进庄子叙话吧。”

顾云霄忙道:“是,外面人杂,请大人赶紧进庄吧。”

进了大堂徐慧芸解下披风,一旁的仆人赶紧接了过去。而后下人扶着徐慧芸坐下,曹时墨忙吩咐人上茶。徐慧芸端着茶盏未喝,环视了一眼大堂后,眼神流露出些许期盼之情。顾云霄会意,急忙对下人说道:“去把云舟叫来见客。”

“是。”

徐慧芸眉头紧锁,神色有些茫然地问道:“云舟?”

顾云霄拱手行礼,而后回道:“回大人,为了端木泽能够入宫,便为他换了个身份,改名叫做顾云舟了。”

徐慧芸脸色随即一怔,面露不悦之色。她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往桌上一摔而后斥道:“顾庄主真是好盘算啊!”

顾云霄见状急忙跪下,其他人也跟着跪了下来。

“尔等冒险行事,竟不告知与我,若是行差踏错一步,岂不是拿泽儿的性命作儿戏?”徐慧芸虽然生气,可语气里却透露出担心后怕之感。

顾云霄立起上身又行了礼,依旧面不改色道:“地牢如同地狱,不知哪时就会暴毙而亡。若不是我们盘算着把他救出来,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可能会死在牢里了。”顾云霄知道徐慧芸此番前来定然会发难问话,却不想徐慧芸发作的这样快。

听到顾云霄这般讲,徐慧芸怒气冲冲地说道:“顾庄主说话不必夹枪带棒,你这番话不就是在耻笑我没有能力去救泽儿吗?”

顾云霄俯首:“小人万死不敢,国相大人日日要为江山社稷劳心劳力,自然无暇于地牢救人的这些小事。”顾云霄语气平平,可字字都戳着徐慧芸的心窝子。

徐慧芸自然怒不可遏,她一把将手边的香炉推到地上,而后起身骂道:“放肆!你这是在拐弯抹角地骂我啊!你安得什么心别人不知我却知道!你不就是嗔怪当年本座未替你何家说话吗?可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父亲何清遥太过自大自傲,这才中了冯檀的圈套。我看你如今是想报仇想疯了,竟想拿端木将军的遗孤做你复仇计划的棋子,今日我不妨把实话告诉你,本座今日来就是要带泽儿走的,你想拿他做你复仇的工具,本座看你是错了主意!”

徐慧芸身为一国之相,自然气势不凡。众人见她发了雷霆之怒,皆是低头跪着不敢再言。

就当气氛进入冰点时,堂门被轻轻打开了。“徐母亲息怒,都是云舟的不好。”众人顺着声音望去,门外风雪已驻,外头银装素裹一片,如同一幅静美画卷。云舟着了身素色暖袍,单薄的身子像是印在了这寒天的雪影里。

见到云舟立在门口徐慧芸心头立时一软,怒色的神情也旋即一改,她眼中含泪声音哽咽道:“泽儿,快、快来我这里!”

顾云舟向徐慧芸小跑几步,临近时徐慧芸一把揽过他来紧紧抱住:“我的好孩子,你受苦了。”

云舟也紧紧抱着徐慧芸,不知有多久都未曾有人这样抱着他了,这一刻他终于在这个冰冷的冬天里感觉到了些许温暖。

徐慧芸双手拉着云舟的手臂轻轻推开,眼中含泪地上下打量着云舟,心疼道:“这些年都把你磋磨的不像个孩子了,都怪我不好,我当初答应过你母亲要好好照顾你的,可我......”说到这徐慧芸哽咽住了,她低下头暗自落泪。

顾云舟伸出小手为徐慧芸轻轻拭泪:“徐母亲不要这样说,云舟的命是您当年冒死求下来,若是没有您,云舟怕早就随母亲去了。徐母亲的大恩大德云舟至死不忘!”语毕云舟跪下连连叩首。

徐慧芸赶忙将他拉起来,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呜咽说道:“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现在好了,你也出来了,身体也养好了,我这就带你回国相府,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任谁也不能再欺负你!”

“我.......”

见云舟有些为难,徐慧芸急忙关切问道:“怎么了孩子,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了?”

顾云舟急忙解释:“不不不,顾哥哥和曹哥哥都对我很好,只是云舟自己......”

徐慧芸见他欲言又止便轻轻摸着顾云舟的脸颊温柔语道:“只是什么?”

云舟再次跪下向徐慧芸行了叩首礼,而后眼神坚定道:“云舟谢过徐母亲的好意,可我不想再因为一己之身去麻烦别人了。云舟想好了,我一定要进宫,只有进了宫才能为我母亲报仇!”

徐慧芸摇了摇头,一脸的担忧之色:“不,孩子,你不知道,王宫规矩多,危险也多,多少人的性命都折在里面。我绝不能让你以身犯险,我看一定是他们给你灌输了什么想法,你还小,报仇的方法还有很多,你切不能听他们的安排啊!”语毕徐慧芸起身看向顾云霄等人,语气沉沉道:“顾庄主,你把泽儿救出来我很感激,只是我不能让他进宫冒险,今日我就把人带走了,过几天我会准备金银细软送到府上以表感谢!”说罢徐慧芸便拉起云舟的手准备离去。

“且慢!”

徐慧芸冷冷瞧了顾云霄一眼道:“顾庄主还有什么指教?”

顾云霄拱手行礼,面色虽然平淡,眉间却运出点许着急:“大人何不问问云舟自己的意思呢。”

“我与这孩子的母亲是世交,两家向来情好。何况我那端木妹子去世时把他交托于我,我必然要为这孩子打算,别人不敢说,可这孩子的主我还是能做得的。”徐慧芸字字铿锵,似是有不容许他人再反驳之意。

顾云霄眼神中划过一丝凌厉,俊美的脸庞届时透出一股阴沉:“人、毕竟是我们救出来的。”

徐慧芸一甩右手袍袖,而后将手背在身后道:“哼,本座身为一国之相,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牵连甚广,自然不同于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说到这徐慧芸语气里透出一股不屑来:“不过,你真以为柳茂花只使几个银钱就能将她收买的服服帖帖吗?要不是一开始本座就提醒她要对泽儿多加照拂,她焉能有这般胆量与你们谋事!”

徐慧芸话中之意点明了柳茂花其实是她的人。顾云霄心中想着果然不管在什么时候有权总要大过有钱的。他苦笑一下,而后颇为无奈道:“原来国相大人早有安排,既然如此我便无话可说了,是去是留都悉听尊便吧。”

徐慧芸没再理会他,而是拉着顾云舟的手柔和语道:“好孩子,咱们走。”说罢家仆赶紧过来准备为徐慧芸披上披风。

“徐母亲,我、我不能跟您回去!”说完顾云舟急忙跪下又道:“徐母亲,我一定得进宫去。您的一番苦心我都知道,但云舟不能让家母含冤枉死,我得进宫,我得报仇,我得为母亲正名啊!”说到这云舟眼中含着的泪簌簌落下,可眼神里却是非常的坚定不移。

“傻孩子,你、你........唉.......”徐慧芸别过头去,泪水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 发布时间:2020-07-31 17:39:19
  • 来源:其它 作者:清芸一帆
    小说名:万里河山慕云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