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舟顾云霄主角的原创小说 主角顾云舟顾云霄原创小说免费阅读

由清芸一帆精心创作主角顾云舟顾云霄的言情小说《万里河山慕云舟》,完整版《万里河山慕云舟》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清芸一帆是本文万里河山慕云舟的作者,顾云舟顾云霄为本文的主角,本文是言情小说,如此引人入胜的小说你还等什么,快来看看精彩内容吧:独家完整版小说《万里河山慕云舟》是清芸一帆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顾云舟顾云霄,书中主要讲述了: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几场,整个帝都像是裹了银装一般,到处都是雪白一片。午后,寒风乍起,大片大片的雪花又从昏暗的天空中落下。雪点子落了一个下午,日头也渐渐消散,伴随

顾云舟顾云霄主角的原创小说 主角顾云舟顾云霄原创小说免费阅读
万里河山慕云舟清芸一帆

《万里河山慕云舟》 第1章 孤子 免费试读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几场,整个帝都像是裹了银装一般,到处都是雪白一片。

午后,寒风乍起,大片大片的雪花又从昏暗的天空中落下。雪点子落了一个下午,日头也渐渐消散,伴随着风雪夜幕骤然降临。

红南国帝都城的西北处乃是一所地牢,因着红南国女尊男卑,一直都是女子犯事不设狱刑,故而地牢里面关着的都是犯了事的男犯。

外面天色灰暗,地牢值夜的屋子却是烛火通明。典狱司施兰双目微闭,气定神闲地安坐在椅子上。此时屋内炭火烧得正旺,四五个火盆一直红彤彤地燃着叫人早已忘却了外头的风雪。

“哎吆哎吆,我耳朵都要给我冻下来了。”副狱司柳茂花一边掩门一边不停地牢骚着:“你说这雪怎么下起来就没完没了啊?”

施兰懒懒瞧了柳茂花一眼,而后又闭上眼道:“你明知外头风雪正酣,又何苦自己跑出去买酒。”

柳茂花挂好黑色貂绒领子的披风,一身暗绿色的官服显露出来。柳茂花拍了拍肩上的残雪,方才还一脸抱怨的表情瞬间消散,转身嘴角淡出几丝笑意。“来姐姐,尝尝卢兴集的五彩鹿肉丝。”语毕她从怀里掏出一包鹿肉,并展开放在桌上。

施兰不屑一顾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鹿肉,而后微张着双目语气淡淡道:“鹿肉偏瘦,我素来爱吃腻的。”

柳茂花笑着惋惜道:“唉,姐姐不喜这鹿肉那就不吃罢了,只可惜了这坛子明月酒......”

听到“明月酒”这三个字施兰瞬间来了精神,她慌张起身探看:“明月酒?酒在哪里?在哪里啊?”

柳茂花眉间蕴着笑意,随后从身后将酒拿了出来。施兰小心翼翼接过手去,瞪大了眼睛细细端倪了瓶身后又拔出了酒塞,瞬间屋内酒香四溢,香味扑鼻,只觉还未喝进肚子光是轻轻嗅嗅便已叫人欲仙欲醉了。

“这样的好东西,你怎么会有?”随后施兰咽了一口口水又道:“这可是皇家内供的酒啊!”

柳茂花捂嘴笑笑,随后坐在椅上烤起火来:“不过是和那酒庄的老板有些交情,再过几日是我的寿辰,他就匀了一坛子赠我。”

施兰忙道:“那、那这岂不是他送你的寿礼?”

柳茂花笑着摆了摆手,而后拿过酒来倒了两碗:“咳!管他什么寿礼不寿礼的,我只知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日你我也尝尝这皇家特供酒到底是个什么了不起的神仙滋味!”说完柳茂花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甚是豪爽。

一旁的施兰也忍不住这酒香,可还是要故作矜持一番:“这样珍贵的好东西我怎好意思与妹妹分享啊。”

柳茂花夹了几口鹿肉下肚,方道:“咳!姐姐同我在一处当差,自然要比别人更亲厚些。虽说咱这红南国是女尊男卑,你我也算得上是当家的主母,可说到头咱们命数也好不到哪去。”接着柳茂花伸手指了指酒坛子:“就拿这明月酒来说吧,这宫中的亲贵那是随意畅饮,而你我一辈子却也喝不上几回。”说到这柳茂花又负气吃了几口肉才道:“这地牢腌臜,冬冷夏热的不是给人呆的地方。幸好有姐姐你照拂我,我才能坐上这副狱司的座位。所以有什么好的吃食我自然也头一个想到姐姐。”

见柳茂花这般与自己交心,施兰唇角上挑,颇为开心道:“妹妹言重了,我与妹妹的心情是一样的。”然后她急忙端起酒杯又接着说道:“那就借妹妹这杯酒祝咱们姐妹日后同心一体,相辅相成!干!”

“干!”

就这样俩人推杯换盏了几遭后施兰略有些醉了,她捋了捋两边垂散的刘海,眼神里透露出些许不得志的恨意,遂烦气道:“我在这个芝麻官位上一呆就是十年,领这点俸禄也只是勉强度日。这外人看着不知道咱这典狱司是何等风光,其实说穿了不过就是个牢头。”

柳茂花点头:“唉,谁说不是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等比上不足可比下也有余啊,你看这外面风雪交加的,你我好歹还有这几个炭火盆子取暖。你再看看下面地牢里关着的那些男犯们,只得一床薄被过冬。这晚上冻得要死,白天还不能耽误安排下去的活计,想想他们才活得不像个人哩!”

施兰边饮边不屑地摆了摆手:“他们这般下脚料焉能与你我相提并论,犯了错就得挨罚,这本就是无可厚非之事。下了这地牢就如同去了地狱,谁还管他们的死活。”

柳茂花闻言端着酒未喝,顺着酒碗边偷偷瞄了施兰一眼,而后用试探的语气轻声道:“话虽如此,只是里面还有被家人犯错牵连进来的人,他们本无.....”话还未讲完便被施兰打断:“妹妹今日怎么这般菩萨心肠起来,行了,咱们别再提这些臭鱼烂虾了,不然这酒都不好喝了。”

柳茂花忙起身赔笑:“是是是,来,咱们接着喝!”

此时屋内炭火烧得正旺,盆中的火炭被烧得“噼里啪啦”作响。外头风雪更盛,北风呼啸,似是一头饿了许久的豺狼正哀怨地嚎啕着。

地牢里阴暗潮湿,格外寒冷。五号牢房的草垛子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孩童,只见他面容憔悴,有气无力。旁边照顾他的是一位身材佝偻的老者:“小泽儿,我问孙狱吏讨了一碗热汤,我扶你起来喝点。”语毕老者一手颤颤巍巍地端着面汤一手准备去扶那孩子起身。

隔壁狱房的一人见状便劝道:“别费事了齐老头,这孩子左不过就是这一两个时辰的事了。”

齐定海无奈摇了摇头道:“唉,我等的命便还不如外头的一条狗,前几日施大人的狗病了都有医师来给那畜生瞧病,如今这可是鲜活一条性命,竟无人问津.......”

其他犯众闻言也皆是低头哀叹,有的不时还偷抹几把眼泪。

“算了齐老头,进了这地牢我等也只好认命了。”

“是啊、是啊,咱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可齐定海依旧不甘道:“可不论怎样,我等也好歹还是这红南国的子民,他们岂能这般对待咱们!”

“行了齐老头,你就别多管闲事了。这地牢里死个人是再平常不过的了,大家也别再议论了,一会儿被狱吏听见少不得又要挨鞭子,都快快休息吧。”这人说完其他犯众皆四散睡去。

齐定海见大家都没了救人的心思,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只得为那孩子擦擦脸上的冷汗,时不时往孩子嘴里灌点汤水。

不消一个时辰,这坛子酒便被两人喝空了。施兰醉醺醺地托着脸似睡非睡,嘴里还呢喃着“好酒、好酒。”

柳茂花也微眯着眼斜倚在桌前,烛光调皮地跃动在她俩的脸颊上。两人此刻困意正浓,便欲熟睡,却忽被狱中的小吏张帆唤醒。

“两位大人,两位大人,牢里死人啦!”

施兰缓缓睁开眼,满脸的不悦之色:“你这蹄子,牢里哪天不死人,至于这般大惊小怪的。”

张帆闻言急忙跪下:“大人恕罪。”

柳茂花面带困意,不耐烦地问道:“是谁死了?”

张帆怯怯回道:“回柳大人,是五号牢房的端木泽。”

施兰懒懒打了个哈欠后转脸看向柳茂花,说道:“我颇有些醉意上头,但瞧着妹妹你还比我略精神些,不如就辛苦妹妹下去瞧一眼吧。”

柳茂花不情不愿地点点头,随后徐徐起身活动了两下脖子:“那姐姐且歇着,我去瞧一眼就回来。”

张帆见柳茂花起身急忙跟着起来把灯掌好:“大人请。”

烛光微微照耀在地牢潮湿的石砖上,柳茂花越往里走越觉得阴冷,不禁打了几个寒颤。张帆小心翼翼的在前面低头哈腰着引路,见到了地方便禀道:“大人,到了。”随后又吩咐其他几个狱吏把牢房四周的烛台都点亮,霎时间本来昏聩的地牢变得明亮开来。

柳茂花捂着鼻子示意张帆把牢门打开,打开门后柳茂花向前探了探头,只见一孩童面色惨白地躺在草垛子上。

“死了多久了?”柳茂花冷冷问道。

张帆拱手回禀:“回大人,刚死。”

“大人、大人!小人有话要禀啊!”顺着沙哑的声音看去,说话的是齐定海。

一旁的张帆走过去一耳光子打在齐定海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本来跪着的齐定海一下子被打得瘫倒在地上。

“大人让你说话了吗?不知规矩的老东西!”张帆边甩手边恶狠狠地骂着。

柳茂花不耐烦地朝张帆使了个眼色,张帆急忙会意:“行了,大人让你说你便可以说了。”

齐定海勉强撑起身子作了作揖,一双深陷的眼睛在烛火的照耀下颇为明亮:“大人,这孩子不日前感了风寒,又加上这几日天气愈发寒冷,今日午后饭食也没吃几口,晚上就、就受不住去了。”

柳茂花淡淡问道:“如此便是病死的?”

齐定海哀叹一声,语气颇为伤怀:“唉,我曾告诉几位狱吏,希望他们请个医师来给瞧瞧,可......”

还没等齐定海说完柳茂花便不耐烦道:“得了得了,张帆你去验验,这天寒地冻的,也不好去传唤仵官。他要是真死了就在名册里除了名,丢到乱葬岗吧。”

张帆急忙走过去试了试死者的呼吸,见真没有了气息便起身回道:“回大人,确实死了。”

柳茂花吐了口唾沫,并啐道:“真他娘的晦气!”说完柳茂花又顿了顿道:“想必这会儿外头风雪也停了,你们快把他扔出去吧!”语毕柳茂花便转身离去了。

凛冬的清晨大雪堆积了一地,银白的积雪似是将天地连成一线,分不清了界限。太阳不温不火地照着,几只麻雀从树上飞过震动着树梢上的落雪。

“姐姐瞧什么呢?这么入神。”柳茂花一边问着一边紧着身上的灰色披风。

施兰闻声旋即一改下神的脸色,语气沉沉道:“许是昨夜酒喝多了,这会儿才想起来,张帆昨夜来禀,说是端木泽死了。”

柳茂花浑身酸痛,揉捏了几下肩膀后不走心地回了句:“不过一个孩子,死了也就死了。”

施兰转身看着柳茂花,神色愈发难堪地问道:“你可瞧仔细了,死透了?”

柳茂花不以为然道:“咳!我在这地牢里见过多少死人了,别的不敢说,这看人咽气的事我还是十拿十稳的。你放心,肯定死得透透的了。”

“你确定?”施兰依旧有些不信,继续追问:“虽然你我见过死人不少,可毕竟没有传唤仵官。”

见施兰这般柳茂花颇有些不解地走到她身边来:“姐姐何故不相信妹妹啊?”

施兰眼神暗淡,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没有精神:“并非姐姐质疑妹妹,而是你有所不知,我今早酒醒才想起来,这端木泽乃是逆贼端木凌之子!”

柳茂花颇为吃惊道:“你是说那个犯上作乱的大将军?”

施兰点头:“我总觉得对待叛臣之子,处理的过于草率了。”

柳茂花犹豫了一下,而后拉起施兰的胳膊,同她一起在雪中踱起步来。

“姐姐不用过于担心,我昨夜瞧仔细了,确实是死了。”

见施兰还是眉头微皱,柳茂花又接着说:“姐姐安心,这叛臣之后上头是巴不得他早死呢,何况咱俩就是这地牢里的天,谁敢不听你我的话。一会我就把验尸的仵官传来,不管谁来问都让他咬死说验过尸了。随后我们再吩咐下去,让下面小的们管好嘴便是了。”

施兰停下步子,脸色有些为难道:“可是.......”

柳茂花拉起施兰的手拍了拍随即小声附耳语道:“说到底,这端木府是担着谋反的罪名,只要有这条罪名在那是论谁也不愿来多问一句的。”

听柳茂花这般分析施兰略点了点头,而后抽回手去,沉声道:“罢了,日后你我值夜还是不饮酒的好,以免误事。我也累了,先回府了。”

望着施兰走远的背影柳茂花眉心一沉,一改恭顺的脸色。她环顾四周望着白茫茫一片不觉长舒一口气,心中想着:但愿一切都能按着计划走吧。

  • 发布时间:2020-07-31 17:49:19
  • 来源:其它 作者:清芸一帆
    小说名:万里河山慕云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