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河山慕云舟原创小说试读 顾云舟顾云霄原创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由清芸一帆精心创作主角顾云舟顾云霄的言情小说《万里河山慕云舟》,完整版《万里河山慕云舟》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清芸一帆是本文万里河山慕云舟的作者,顾云舟顾云霄为本文的主角,本文是言情小说,如此引人入胜的小说你还等什么,快来看看精彩内容吧:独家小说《万里河山慕云舟》由清芸一帆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顾云舟顾云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明月酒庄也称明月山庄,座落在都城外的柳林里。庄主姓顾,酿酒的技法天下一绝,短短几年光景,便把酒庄的生意做到了皇家专供的地

万里河山慕云舟原创小说试读 顾云舟顾云霄原创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万里河山慕云舟清芸一帆

《万里河山慕云舟》 第2章 明月酒庄 免费试读

明月酒庄也称明月山庄,座落在都城外的柳林里。庄主姓顾,酿酒的技法天下一绝,短短几年光景,便把酒庄的生意做到了皇家专供的地位。明月酒庄产的酒称为“明月酒”,明月入酒,人间难尝。此酒不仅酒香浓郁,且口感更是丰满醇厚,让人喝了只觉回味悠长、如饮甘露。

雪停后的冬夜,天空幽静深邃。乌云退散,一轮孤月高悬。子时将至,洁白的月色笼罩着整个山庄。山庄的后花园处柳密林疏,四处也尽是些肃杀的景象。忽一阵寒风自北而起,光秃秃的柳树枝条被吹得簌簌作响,积雪也顺着柳枝涌动而下,犹如一泻千里的银色瀑布。

皓月当空,花园里的假山石被月光洗礼得越发干净。池塘上结了一层薄而透的冰,池面上还缠绕着些许雾气久久难以散去。然虽是数九寒天,可园中的几株红梅却开得异常妖艳,偶有寒风凛过,倒是刮落下不少梅瓣。

朦胧夜色下,一高挑男子提灯站在梅树下伫立良久。那男子穿得单薄,一头未绾的乌发光滑地垂在身后。月光寒凉地沁在他消瘦的脸上,明净的眼眸里还盈动着些许薄泪。一身清雅的白衣随风轻摆,衬着月光看去宛似一个玉人。忽一阵清风拂面而过,一片红梅花瓣落在了那男子的薄唇上。他用玉指轻轻捻下,望着手中这一抹鲜红,竟觉得要有些眩晕起来。踉跄了几步后酒庄的管事曹时墨赶忙从背后扶住了他,并顺手为他披上了件披风,而后接过提灯来颇为担心道:“这样冷的天,少主仔细风寒。”

顾云霄缓缓转过来身来,方才冷峻的脸上此刻竟透露出一丝温婉。他轻轻拍了拍曹时墨的肩膀语气淡淡道:“心寒之人早已不觉身寒。只是这样恶劣的天气,也不知父亲在狱中是如何挨过的。”

曹时墨轻叹一声,而后宽慰语道:“老主子吉人天相,再者我们也多加打点了,想来老主子在狱中也能少受些难为。”

顾云霄不置可否,而是往池塘那边踱了几步,随后望着池面伤怀道:“官大一级压死人,说到底上面总归是有施兰压着,很多事上柳茂花也是有心无力。罢了,人带回来了?”

曹时墨小心翼翼跟在身后掌着灯,见顾云霄问话急忙答道:“带来了,只是那假死药的药劲还没过,现下安排在了暖阁休息。”

顾云霄微微颔首:“那就派几个人伺候着,明儿再请个稳妥的医师来给瞧瞧,等一切打点托贴了我再过去问话吧。”

“是。”

冬日的夜总是漫长的,长夜过去,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尽是虚无之感。然虽日照当空,但过了晌午,才稍微感觉到了点阳光带来的温暖。屋檐上的积雪也开始渐渐融化,顺着檐下一点点滴落下来,敲打在青石砖上。

顾云霄半只手臂倚靠在凭几上,双目微闭。曹时墨端了杯茶进来,轻声道:“少主,人已经醒了。”

顾云霄闭着眼睛微微颔首,见他没有起身的意思曹时墨便轻轻放下茶盏,而后又小心觑探着问道:“这日寒人也倦,若是少主现下不想过去,那要不要晚些再去瞧瞧?”

顾云霄缓缓睁开眼睛,语气平平道:“既然醒了,那便过去瞧一眼吧。毕竟是老主子选中的人,想来必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曹时墨微微一笑,走过去扶云霄起身,随后两人便向暖阁走去。

离着地牢不远处的城郊便是采石场,男犯们日日都要去石场劳作。此刻齐定海正卖力采着石头,旁边还坐着另一位老者,甚是闲适。那老者头发花白,可脸上的褶子却寥寥无几,他虽也逃不过岁月的侵蚀,但却依旧能看出他年轻时的风采。

“这满石场里的犯人就属你自在。”齐定海一边采石一边轻嗤。

那老者也不予理会,只闭眼晒着太阳。

齐定海挺了挺腰背,而后环顾了下四周,见没了守备便走近老者小声语道:“我说老何,你那假死药还真灵,我看估计就算是仵官来了也验不出是真死还是假死。”

何清遥微微摇头:“这药骗骗常人还行,骗仵官和医师就难了。”

闻言齐定海旋即脸色一沉,手中的镐子重重往地上一杵随即责问道:“那你这算哪门子的假死药?那万一要是施兰传了仵官,你这岂不成了在拿泽儿的性命开玩笑吗?”

何清遥瞥了齐定海一眼,不置可否。片刻后才道:“虽说成事在人,可谋事还在天嘛。这人啊凡事都得讲个‘运’字,有些人有运无命,还有些人有命无运啊。”

齐定海依然语气愤愤道:“你这些狗屁胡话我不想理,端木将军对我有恩,我便舍了这条老命也得护她孩子周全。你这样拿他的性命冒险,简直是不可理喻!”说到这齐定海负气转头不再看何清遥。

何清遥淡而一笑,他转了转脖子,挺了挺腰背。而后望了一眼太阳后语气不咸不淡地说道:“你也不必这般嗔怪,这孩子是我看中挑出来的,自然是得计划周密了才敢实行。这帝都的仵官是不少,可地牢附近的仵官却只有三人,昨晚就算施兰去传,也不见得能有一人前来。”

齐定海目光一转,上下打量着何清遥:“你莫不是......”

何清遥起身拍了拍身后的残雪冲着齐定海微微一笑:“行了,不过是在他们的饭食里做了点手脚,雕虫小技罢了。”

齐定海依旧依不饶道:“那若是施兰拖到今天发落呢?”

何清遥不屑一笑:“你以为那瓶明月酒是让她白喝的吗?里面加了点让她神志不清的药。”

说到这何清遥走近附耳对齐定海笑道:“你以为我与你一般蠢笨吗?你个死糟老头子。哎吆,开饭喽开饭喽。”还未等齐定海反应何清遥便笑着离开了。

外头寒风凛凛,暖阁里却是温暖和煦。

端木泽面无表情地躺在榻上,听着外头雪化的声音不禁让他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冬夜。那一晚大雪纷飞,端木将军府里外都被禁军围得严严实实。眼见着宫中的旨意下来,母亲端木凌被冠上谋逆的罪名,即刻就要问斩,而自己也被带走入狱。行刑的那一刻火光映照中的母亲却对自己笑了起来,那一刹,母亲端木凌眉眼间氤氲着无限和蔼,如春雨滋润万物一般,隐匿却伟大。戎马一生的她尽是为了保红南国疆土安宁,却没想到最后被北太后安了个谋反的罪名。母亲一生忠于红南国忠于女帝,“谋反”两字加在她的头上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想至此端木泽眼中泛起泪光,悲伤、愤怒、难过,这些情绪不停地在他脑海里转换着,时时压抑着他幼小的心灵。

听见有脚步声传来,端木泽收了收情绪继而转头看向门外,一侧的刘海顺势散落遮住了少年的眼睛。

曹时墨扶着顾云霄径直走近塌前,顾云霄用眼袋杆子挑起端木泽的刘海冷冷看了一眼,随口问道:“几岁了小子?”

“八岁。”端木泽的语气颇为虚弱。

“样貌还算不错,年纪也正好。只是.......”顿了顿顾云霄又道:“只是不知你有多少本事,进了宫能不能得到女帝的青睐。”

端木泽吃力地从榻上坐起来,随后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顾云霄:“顾庄主不必担心,地牢里的孩子不说万个也得有千个,我能从这么多的人里脱颖而出被何老选中,自然是有我的能耐。”

顾云霄面色平平,但语气里却饶有兴趣:“哦?这么说你倒是很有自信啊。”

端木泽面色阴沉地看向顾云霄:“把施兰灌醉、再患风寒服药假死、最后再借柳茂花之手出狱。这些只不过是计划的第一步,你我既然有共同的敌人,也有相同的目的。那么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相信我、支持我。”

顾云霄一向平淡的面色此刻竟然浮出几丝笑意,他示意一旁的曹时墨为他把烟点上,而后深吸了几口说道:“你这说话的语气可不像是八岁的孩子啊。”

端木泽冷哼一声,苦笑道:“若是还当自己是个八岁的孩童,只怕是在牢里已经死了千次万次了。”

暖阁狭小,烟草味淡淡萦绕在四周难以散去。顾云霄又呼出几口“仙气”后才道:“一个月的时间,我会让曹时墨好好教导你,等年关大节宫中必然人手不足,到时我会安排你入宫。”

端木泽点点头,目光中却隐隐透露出些许杀气:“那就多些顾庄主了。”

顾云霄颔首:“还有,昔日的端木泽已经死了,以后你的身份就是我一直寄养在老家的弟弟,名字唤作顾云舟。”

一旁站着许久未发言的曹时墨忽然淡淡语道:“装饰华丽的游船称作云舟,这名字有些华而不实。”

顾云霄没有理会,只默默抽了几口烟。

“云中泛舟,载着理想与报复起航,正合了当前的心情。”

见端木泽这般说,顾曹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顾云霄满脸含笑道:“有趣,这孩子我喜欢,曹时墨。”

“小人在。”

“好好**,别让我失望!”说完顾云霄便迤逦而去。

晚上,顾云霄饮了些酒后便颇有些醉意上头,他斜倚在大堂正位的坐榻上闭目养神。慵懒俊美的脸上泛着微微红晕,本来**的薄唇此刻也变得更加红嫩。曹时墨见顾云霄醉了便去厨房熬了碗醒酒汤端来:“少主,喝点醒酒汤就回房休息吧。”

顾云霄缓缓睁开眼睛,而后神色黯然道:“这些年我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噩梦、惊梦。”此刻烛光晃动过顾云霄的面颊,他的眼神里影射出丝丝悲凉,望了一眼窗外后,顾云霄颇有些感慨道:“夜幕骤临,无尽凄楚。”

曹时墨小心着把醒酒汤放在桌案上,而后又起身挑了挑堂中几个烛台的灯芯。映着烛光曹时墨的脸颊微红:“日出东方既为昼,日落西下既为夜,这些都非人力而能改之。既然不能阻止黑夜落下,那便掌灯以获光明。少主,隔着黑夜望白昼,光明可期、未来亦可期。”

顾云霄淡然一笑:“听你说话就是舒服,这些年也多亏有你陪着我了。”

曹时墨低头微微一笑而后走近过来,端起醒酒汤来递给顾云霄,见他喝了几口才说:“少主这些年来受苦了。”

回想起当年所发生的一切,顾云霄心中又悲又怒。他用力把碗往桌上一放,俊美的脸上不免浮出一丝怒意:“当年父亲进宫侍奉昭鸿女帝,短短几日就被女帝封为首阳君①。只可惜错信了小人冯檀,被他构陷,害得父亲残废入狱,而我也受了牵连被施腐刑②。如今父亲在狱中惨淡度日,而我也为这不男不女之身所累。可他冯檀坏事做尽却依旧可以舒舒服服地做着这红南国的太后之位!老天不公啊,老天不公啊!”

曹时墨亦为顾云霄不平:“少主息怒,这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我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冯檀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语毕曹时墨近身为顾云霄按揉着太阳穴,继而又宽慰道:“少主十二岁就颠沛流离,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你是如何白手起的家,又是如何短短七载就把家业做到如此,这其中的艰辛也只有小人明白。如今我们既有了盘算,小人定然会好好教导顾云舟,少主就耐心地等着,小人相信咱们一定能报仇成功的。”

顾云霄轻轻拍了拍曹时墨的手,面色也稍稍好转,他略略点头:“是啊,这些年往宫里送去不少人了,可能用的竟无一人。这次的人是我父亲看中的,你好好**,希望来日他能不辜负了我们的这一番安排。”

“是。”

①首阳君:红南国女帝的后宫设有十二君,分别是:首阳君、绀香君、莺时君、槐序君、鸣蜩君、林钟君、夷则君、南吕君、暮商君、孟冬君、葭月君、岁杪君。

②腐刑:同宫刑,让男子失去生育能力的一种刑法。

  • 发布时间:2020-07-31 17:54:19
  • 来源:其它 作者:清芸一帆
    小说名:万里河山慕云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