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龙狂婿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7 13:39:25    战龙狂婿作者:搬砖的小猪    来自:xyx

    战龙狂婿小说:都市生活小说《战龙狂婿》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的作者是搬砖的小猪,在本书中一共塑造了两个主要人物,分别是秦啸天林梦然,以二人之间的感情线作为支点,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小说主角是秦啸天林梦然的小说叫做《战龙狂婿》...

    战龙狂婿免费在线阅读

    《战龙狂婿》 第二章看尽冷暖,麒麟殿现! 在线免费阅读

    其他族人也跟着冷笑起来,在一旁讥讽连连:

    "这个废物吃了三年的白饭,现在好日子终于到头了,果然啊,这种男人一无是处,只会招人厌烦。"

    "靠着女人苟且活下去的废物,还能够称之为男人吗?依我看,这小子比以前的太监还要窝囊,还留着肾脏干什么?不如为家族做贡献,燃烧最后一次热量。"

    在这么多族人的眼中,秦啸天只是家族养的一条狗,如今到了利用的时候,自然要把狗皮留下。

    对于这些人的态度,秦啸天并不在乎,唯独老婆的想法,才能让他动容。

    片刻之后,他将目光投向了宋雨琦身上:"老婆,事关我们的后半生,你站出来说句话啊。"

    宋雨琦一脸不忍,结婚三年,她对秦啸天的情感很是复杂。

    三年相处,秦啸天一心为了家里,对她更是言听计从,每天兢兢业业,从未有过任何抱怨。

    虽然没有做出多大的成就,可一直在默默付出,整个家庭的日常维系,全都靠秦啸天来打理。

    只是,家族这些年不断衰弱,自己在族中也没有任何话语权,甚至连继承人的位置,也要在秦杰然的阴谋诡计之下被迫剥夺。

    就算反对安排,也没有人会听从她的意见。

    不过,秦啸天终究是她的丈夫,是法定的夫妻,哪怕是养的一条宠物狗,也会有一丝感情。

    正当她要替秦啸天说话时,一辆豪华超跑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前,数秒后,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走了过来,从始至终淡定从容,手上更是抱着一束鲜花,直接递在了宋雨琦面前:

    "鲜花赠美人,这束花,非你莫属。"

    见到来者,宋雨琦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对于递来的鲜花视而不见。

    可族人却纷纷围拢了过去,各自行礼问好。甚至连趾高气扬的秦杰然也满脸笑意,走过去深深鞠躬,谄媚道:

    "赵少,换肾的事情就要成功了,从今往后,这个米虫就是一个废人。等明天的年会再添柴加火,一定能将他赶出家族。而你,则会顺理成章地变成新任女婿。"

    赵明轩,江北赵家的阔少之一,换肾的李老太爷,便是他的爷爷。除此之外,他还是宋雨琦的忠实追求者之一。

    有着两层身份在,宋家族人自然要尽力巴结讨好,就连丈母娘周蓉也快速走了过来,向赵明轩问候道:

    "小轩啊,雨琦这些天一直念叨你,什么时候空来家里坐一坐?阿姨的厨艺可有长进了不少。"

    闻言,赵明轩脸上的笑意更为浓郁,长幼有别,周蓉却如此放低姿态,这足显示他高昂的姿态。

    短暂寒暄后,周蓉面孔更为冷峻,将手上的挎包往秦啸天身上砸去:"立马滚进去把肾换掉,从今天开始,我们家只有明轩这一个女婿,明天带着你那堆破铜烂铁,永远滚出我们家。若是被我看见一次,就打断你的狗腿。"

    见状,赵明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秦啸天:

    "这就是你的命,男人没有肾,就是当代的太监,注定会受人耻笑,饱受折磨。"

    "不过我要好好感谢你,正因为你无能,雨琦才能保持完璧之身。你放心,等我尝尝鲜味之后,一定会发视频给你看。当你在狗窝里挨饿受冻之时,亲眼见证自己的女人,是怎么被我玩弄的。"

    听到这话,秦啸天紧紧捏住拳头,双眼因为血气上涌,布满了浓厚的血丝。

    可即便如此,赵明轩却没有丝毫惧怕,反而变本加厉的冷笑道:

    "废物,如果你现在跪下,我可以给你十万养老,如若不然,你将流落街头,客死他乡。"

    "你....欺人太甚!"秦啸天双目充血,几乎要按捺不住冲动,上前和赵明轩血拼。但为了老婆的前程,为了丈母娘不被人挖苦,秦啸天,依旧选择了忍耐。

    可就当所有人都以为秦啸天会跪下时,一旁的宋雨琦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众人厉声呵斥起来:

    "够了,秦啸天就算是一条狗,也是我宋雨琦的狗。他就算死,身上的这身狗皮也得我来做主,你们,没有资格处置。"

    此时,温文尔雅的宋雨琦冷若冰霜,整个大厅的温度也跟着下降了十余度。无论是秦杰然还是老太爷,都在这一刻闭口不言。这是宋雨琦生平第一次忤逆家族的决定,也是她第一次为秦啸天出头。

    "老婆...."秦啸天神色动容,刚要说感谢的话,宋雨琦却丢来了一串钥匙:"我先走了,你今晚先去公司凑合吧。"

    说完这句话后,宋雨琦扬长而去,只留下神色莫名的众人,满脸震撼。

    ......

    半小时后,黄河旁。

    浪涛拍岸,冷风刺骨。

    望着翻涌的浪涛,秦啸天连抽了三包红塔山,心中感慨万千。

    无钱无权,难道就该被人欺负?

    无公无德,难道就该被人嫌弃?这个世界,难道都以金钱为中心?人情冷暖,敌不过黄金百两?

    十年前是这样,十年后的今天,也是这样,或许,他真的看错了?

    大江翻涌,涛声不断,往事历历在目,欺辱近在昨时。

    噗嗤!

    终于,万千感慨之下,秦啸天喉咙一甜,一口鲜红的鲜血喷了出来。

    岸边的浪花,也跟着染上了一丝猩红色。

    可就在他万念俱灰之时,一名妆容儒雅的老者来到了他的身后,眼中,闪烁着耀眼的虹芒:

    "入赘宋家,受尽屈辱,现在更要将你逐出家族,曾经俯瞰天下的秦家少主,真的甘心当一条狗么?"

    浪花涛涛,江水翻涌,幽幽寒风,卷起三千落秦。

    空气,在这一刻凝滞,此处天地,只剩下无声的压抑,以及一丝叹息。

    "我隐姓埋名,入赘为婿,没想到还是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逃不出那个冰冷的家族。"

    望着繁华的街道,秦啸天的眼眸之中,袒露出无尽的辛酸苦楚。

    "少爷,十年时间,再深的怨恨也该淡了。更何况,当年的事情,家主也做了不少努力。现在请你回归家族,也是老爷的意思。"

    "你身为家族的长子长孙,是秦家唯一的后人,执掌家族,延续血脉,本就是你应有的责任。"

    江水无尽,李老气息凝重,苦口婆心地劝阻起来。而听到这话之后,秦啸天的脸上,却布满了讥笑。

    "责任?在这十年之间,他可曾履行过责任?在我母亲生命垂危之时,他可曾履行过责任?"

    "当年,母亲跪在家主面前,恳求将我留在族中。可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出身卑贱,不配留在秦家。他身为丈夫,身为父亲,却为了家主的位置,抛妻弃子。"

    "十年漂泊,他可曾管过我们的死活,他可曾在乎过母亲有多难过?你回去告诉那群老不死的,自从我被赶出家族时,我和他们,便再没有任何关系。当年对我和母亲的耻辱,我会亲自讨还!"

    唰!

    话语落下,岸边金石开裂,河口浪涛翻卷,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惊动了寒夜的飞鸟,凝固了冬夜的寒霜!

    十年苦楚,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其中的无助。

    他恨,恨家族冷漠无情,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人命!

    他恨,恨父亲软弱可欺,以摇尾乞怜的姿态,获得高位!

    自从那个男人在亲情和利益之间选择了后者,两人之间便已经注定,有一道永远无法弥补的裂缝。

    "少爷,再大的恨意和金钱名利比起来,也不过是浮云而已。你现在只需轻轻点头,便可获得富可敌国的财富。这些年你被人耻笑辱骂,饱尝心酸冷暖,难道甘心被人踩在脚下吗?"

    李老语气铿锵,将所有利害关系都陈述了一遍。可自始至终,秦啸天都没有任何动摇,只是双手背负身后,语气,格外平静自然:

    "一切权力财富,都只是身外之物。当年我选择了宋雨琦,便一生一世都会陪伴她,永不离弃!"

    甩下这句话后,秦啸天已飘然离去。

    适时,灯火闪烁,波光粼粼,岸边的垂柳,全都染上了一层寒霜。

    与此同时,远处的楼阁之上,一名中年男人眼角带泪:"啸天,你比爸爸更有种!"

    .....

    小说《战龙狂婿》 第二章看尽冷暖,麒麟殿现! 试读结束。

    相关:

    战龙狂婿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