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时春盛萱月盛知树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完本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12:39:22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作者:三时春    来自:zd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小说:言情小说《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小说的作者是“三时春”,小说的的主要人物是盛萱月盛知树,小说讲述了主人公一生的故事。小说简介:热门小说《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由三时春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

    三时春盛萱月盛知树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完本阅读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第八章 打架赚钱 在线免费阅读

    第八章打架赚钱

    她得想个办法把这钱送到盛知树手里才行。

    盛萱月冲之前和她一起演戏的小孩招手,“童童还记得我不?”

    小孩跑过来笑嘻嘻的,“记得记得。”

    “我有个事还要你帮忙,”盛萱月从兜里拿出几颗糖果塞给小孩,“我问你,你有没有长得特别壮实的小伙伴?就一看特别能打架的那种。”

    小孩接过糖果放进嘴里想了想,“嗐,这不就是大壮嘛。”

    盛萱月眸子一亮,凑过去低声道,“我跟你说,一会你这样......”

    盛萱月跟小孩叽叽咕咕说了一通,小孩听完直点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说完急哄哄地跑走,盛萱月站起身,觉得这事应该能成。

    盛知树买了肉包子,又去了东街买好蜜饯,在回来的路上看到几个小孩在打打闹闹的。

    其中一个看起来就很壮实的小孩耀武扬威地领着一群半大的孩子在欺负一个小童,把小孩踹倒在地,几个人一起揍着。

    盛知树自从盛萱月被欺负落水之后就更见不得这样,当即忙走上去喝道,“哎!你们干什么!”

    为首的那个孩子一脸凶相,“要你管!你哪个?!”

    “你家大人呢,一群人欺负个比你们小这么多的孩子也不害臊。”盛知树说着就要去把小孩扶起来。

    为首的男孩哎了一声,“谁让你扶的!要你多管闲事!兄弟们给我一起打!”

    其他人应声而上,各个撸起袖子就往盛知树身上招呼。

    盛知树个头挺高,压根也不怕这些孩子,但是他是个大人,再怎么着也不能跟孩子们动手,只皱着眉头护住怀里的那个小孩。

    打人的几个互相使了眼色,然后吆喝一声,“呸,算了,你给我等着!走了!”

    说完,又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盛知树眉头蹙起,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孩,“你没事吧?”

    小孩怯怯地看着他,要哭不哭的样子,“没,没事,叔叔你没事吧?”

    盛知树摇摇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

    话音落,就听到一个妇人跑过来,“我的儿!”

    小孩扭头看去,“娘!”

    盛知树把人放下来,妇人跑过来一把抱住小孩,“他们是不是又打你了?”

    “娘,是这个叔叔救了我。”小孩忙道。

    妇人自然是感激涕零,“多谢多谢,我家孩子性格胆小,常被那些人欺负,今天要不是你,说不定又得一身伤得回家。”

    盛知树闻言皱眉,“他们为啥要打他?”

    妇人叹口气,“唉,欺负人呗,不管怎么说,真是谢谢你啊!”

    “娘,叔叔还受伤了呢。”小孩拉着妇人的裙子道。

    妇人一看,果然盛知树脸上红肿一块,眼角也青了,赶紧从摸出一个荷包塞给盛知树,“恩人,快拿去看病吧。”

    这都是小伤,盛知树甚至都没怎么觉得疼,肯定不要那钱,当即推辞,“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这么客气。”

    妇人说什么都要给他,念叨着这孩子多不容易,死活都要塞给盛知树。

    盛知树没法,只好拿着,“我看那些人还想欺负他,这几天就别让孩子出门了吧。”

    “是是是。”妇人连连应着。

    盛知树拿好买的东西,摸了摸小孩的头走了。

    耽误了这么一会,也不知道月儿有没有等着急。

    盛萱月看到盛知树过来,脸上还挂了彩,心里就猜事情办成了,“爹你回来啦,咦你脸上怎么了?”

    盛知树把热乎乎的包子递给盛萱月,抬手摸摸,嘶了一声,“嗐,刚才路过那边,有人打架,我上去劝架,被碰了几拳,不碍事。”

    盛萱月也不知道大壮他们下手重不重,拉着盛知树就要去医馆,“快去看看伤。”

    “没事,这点伤还不如摔一跤呢,咱们回家去。”盛知树安慰道。

    盛萱月点点头,“那好吧,哎爹爹,这个荷包是你买的吗?”

    盛萱月指着盛知树怀里半露出来的荷包问。

    盛知树拿出来,“这刚才人家给的,我还没看。”

    说着,盛知树打开,往手心里一倒,倒出来几枚碎银子,直接愣住,“啊?怎么这么多钱!”

    “可能是看爹你受伤了,特意给的医药费吧。”盛萱月踮脚看了下银子。

    嗯没错,看来那小家伙不错,挺会办事的嘛。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肯定是给错了,我去找她去,月儿你在这等我。”盛知树匆匆道。

    盛萱月也没拦着他,盛知树回到刚才的地方,哪里还找得到,问周围的店家,也都说没看见人。

    盛知树只好回来。

    盛萱月把最后一口肉包子塞进嘴里,“爹,人家肯定不会给错的。”

    盛知树看着手里的荷包,“唉,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哪里值得二十两啊!这可是二十两,普通三口人家省吃俭用一年的嚼用。”

    盛萱月暗暗记下这物价,又劝盛知树道,“好啦爹,这都说有祸就有福,你挨了打,却赚了二十两银子呢。”

    盛知树不由得笑出声,“要是能天天挨打赚钱,爹也愿意了。”

    盛萱月抱着他的胳膊,“那可不行,娘会心疼的,这钱赚一次就够了。”

    父女两个说笑着回家去了。

    路上,盛萱月有意无意地提起,“那爹,咱们家是不是就能再买几块地了?”

    盛知树沉吟一会,“这事得你爷爷拿主意,等你大伯二伯他们回来一起商量商量吧。”

    如今盛家大伯盛知风和二伯盛知雨带着大伯家的两个儿子大宝二宝正在隔壁县上做短工,帮人家盖房子,搬搬石头什么的。

    虽然工钱少得可怜,但是包吃包住,能赚一文是一文。

    “那大伯他们啥时候能回来呢?”盛萱月问。

    盛知树算着日子,“可能再过个两三天就回来了,也去了不少日子。”

    “好呀,那就等大伯二伯回来。”盛萱月笑眯眯道。

    等到那个时候,第二个任务也就该完成了。

    回到家,家里人一听盛知树带回了二十两银子,各个眼睛都直了。

    盛大海更是不敢相信,“多,多少?!”

    相关: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