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纯禽老公全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12:53:42    我的纯禽老公作者:水水    来自:QMY

    我的纯禽老公小说:我的纯禽老公的作者是水水,小说主人公为简然秦深,水水的作品《我的纯禽老公》在线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阅读:捉奸反被害,被渣男逼到走投无路时,竟是那个害我的衣冠禽兽对我伸出援手,我们达成交易,我帮他治疗某功能障碍,他帮我惩...

    我的纯禽老公全章节阅读

    《我的纯禽老公》第13章 他要跟我结婚?

      我愣了愣,明白他说的是我的脸,赶紧说:“你说我这张脸是你的,弄坏了要付违约金……”

      我没说完,就被秦深一记爆栗敲在了脑袋上。

      “啊呀,你已经满脸都是伤了你还打我?”我委屈的很。

      秦深没好气的瞪着我,道:“你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早跟你说过遇见她们躲着点你斗不过他们,还跟他们硬碰硬!”

      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我心里一阵感动,抱住了秦深的胳膊撒娇道:“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牢牢记得你说的话。”

      说完,我把自己惊呆了,我刚刚是干了什么?我竟然,对着秦深撒起了娇?

      天,我是不是脑子出事儿了?

      秦深却好像没什么感觉,瞪我一眼道:“我这可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下次再被打,我可不会管你了。”

      我笑了;“不会了,明天就要开庭了,明天我就会和他们彻底做一个了断!”

      秦深看着我,点了下头,问我:“在哪个法院,我可以跟法院的人打声招呼。”

      我赶紧把法院的地址跟他说了,秦深打了电话过去,跟法院那边好像是庭长职务的人说了我的案子,又说了些含糊的话事情就搞定了。

      回到酒店,秦深亲自给我上药,又从冰箱里拿出上次买的冰袋给我敷了脸,然后就回公司了。

      我心里被我的身世压的喘不过气,决定去找我妈问问清楚。

      打车过去,站到家门口,我忍不住萌生退意,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伸手敲响了家门。

      开门的是刘芸,她见到我,鄙夷的笑了一下:“你是来问你身世吧,进来吧,正好妈在家。”

      我妈正带着洋洋在客厅玩,见到我,起身,冷漠的道:“跟我来吧。”

      我愣了愣,跟着她进了房间。

      我妈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来一套红色的婴儿衣服,还有一个式样简单古朴的小银镯子。

      “这就是你爸把你抱回来时你身上所有的东西,他在南山路路边的草丛里发现的你,那会儿是深秋,你在草丛里被冻的奄奄一息只能发出小猫似的啼哭。”

      “你爸发现你后心疼的不行,马上脱下他的外套把你紧紧包裹起来,当时我正好因为生简东伤了身子不能再孕,又一直想要个女儿,就把你留下了,当自己亲生女儿一样抚养长大。”

      “没想到,我们竟然捡回来了这么个祸害……”

      她把镯子和婴儿衣服塞进我手里,怒吼:“走吧,以后别再来了,这个家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妈……”我无力的喊了一声,整个人疼的简直要四分五裂!

      我竟然真的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不是这个家的人!

      我说我不走,我舍不得她,她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一头撞上了桌子腿,头疼的跟裂了一样,但再疼也不必上我心里千分之一。

      我跪着爬回过去抱住了我妈的腿,哭着说:“妈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跟人偷情,我是被冤枉的,是杨彦生自己出轨想霸占财产才冤枉我偷情……”

      我妈震惊的低头看我,张嘴想说什么,这时我哥进来了,他黑着脸不由分说的掐着我胳膊把我拖到家门口扔了出去。

      “砰……”家里大门被关上,我像被丢出的垃圾一样倒在地上。

      心痛欲裂,我捡起地上婴儿衣服和手镯,踉跄的离开。

      回到酒店,我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看着桌上那件红色的婴儿服和那个银手镯,心里的恨一点一点放大。

      他们既然不想要我,为什么还要把我生下来?怎么不直接把我掐死算了。

      痛苦中,天色不知不觉黑了下来,滴一声,房门打开,一个硕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怎么不开灯?”秦深走过来,开了客厅的灯,看见我的模样,立刻走过来摸着我的脸:“你怎么了,又被谁欺负了?”

      我抬头看着他,用沙哑的像是破锣一样的声音道:“我妈说,我不是她和我爸亲生的,我是我爸从外面捡回来的没人要的野种……”

      我伸手指着桌上那两样东西:“你看,那就是我生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他们就像扔垃圾一样把我扔了,刚刚,我大哥也像扔垃圾一样把我从家里扔出来,我就像这世界上最多余的人,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秦深的身体震了一下,然后伸手紧紧抱住了我,力气大的简直像是要把我勒进他的身体里,声音黯哑道:“以后,我陪着你……”

      “呵呵……”我立刻就凉薄的笑了,推开秦深:“别许你做不到的誓言,我们不过是契约的包养关系,等契约结束,你继续做你的迷人小开,我继续做我的悲催弃妇,我们不会再有任何……唔!”

      我的话没说完,就被秦深堵住了嘴,用他的嘴。

      他像是疯了一样用力的吻我,把我的嘴唇都吸出血来,双手也是紧紧的抱着我勒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把我吻的简直要窒息的时候,他突然放开了我,红着眼睛道:“以后,我陪着你,决不食言!”

      我简直惊呆了,怔怔的看着秦深问:“你喝多了吧?”

      秦深脸上染上笑意,张口对我哈了口气,问:“你闻闻,有没有酒味?”

      当然没酒味,我刚刚才跟他热吻过,可,如果没醉,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深收起笑容,郑重道;“我不是没有担当的人,你之所以陷入今天的境地,很大一部分成因是因为我,所以,我会对你负责。”

      对我负责……难道他要跟我结婚?

      这幸福实在来的太突然,我差点就激动的要晕过去,但马上,就被泼了盆冷水。

      “在你找到能托付终身的人之前,我们可以一直维持情人关系,我虽然不能对外公布给你一个名分,但该给你的,我一样的都不会少了你。”

      我心里一下就冷的跟结了冰似的,冷眼看着他,说:“谢谢了,我用不着你可怜,等契约结束,我会离开深市再也不跟你有牵连。”

      秦深的脸色有些难看,大概是觉得我不识抬举,我暗恨自己瞎了眼,才遭遇过杨彦生那个渣男又看上一个渣男,简然,往后你给我清醒些!

      我懒得理他,拿了桌上的小衣服和手镯进卧室,把小衣服叠好装进袋子放进了衣柜,要把镯子放进抽屉的时候,突然看见,那镯子内侧刻了个小小的字:乔。

      这镯子上怎么会有个乔字?难道是我真正的姓氏?可既然他们都能狠心把我给扔了,还大费周章把姓氏刻在镯子上干什么?还是,我不是被遗弃的?

    相关:

    我的纯禽老公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