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姨太太小说-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姨太太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22 13:17:08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作者:姨太太    来自:WXB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小说: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男女主角为夏安研程以默,是姨太太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程以默的死,给了安研致命一击!等了一个十年,再相见时,她们之间隔了天与海距离。...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姨太太小说-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姨太太全文免费阅读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精彩阅读第八章

    彼端,和欢北苑。

    红桑回到卧房之后,谴退了所有下人。

    灯光之下,她缓缓伸手,掌心里那株凤仙依然鲜活!

    “啊!”

    她忽然像是发了疯一样,一把将凤仙扔在地上,也不顾身子重,抬脚恨恨的黏在上面,直到碾成一滩浆泥!

    踩完之后,红桑一个转身开了梳妆台上一个上了锁的木盒,颤抖着双手从里面摸出了一个玄色香囊!

    香囊上绣了凤仙花,画下用碧色丝线绣了一个“坤”字!

    那日,她说了慌。

    明珠叼来的并不是蛇,而是这个香囊!

    香囊里并没有香料,多了一张纸条:冬月初九,初雪之夜,秦楼暖阁。

    红桑想到那一夜,下意识的抬手摸上了高高隆起肚皮,死死地咬紧了下唇!

    ***

    暗夜里,画椿勾唇一笑,意味深长。

    而她身侧的张妈一双眼睛恨恨的凿在安研身上,说不出的邪性。

    画椿跟张妈离开之后,安研快步回了住处,关上房门的时候,脊背上的衣衫依然被冷汗浸透。

    “亏心事做尽了,夜路也怕招鬼?”

    安研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就迎上了醉意熏熏端坐在床榻上的程以默!

    他不是在宴会上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到安研闪躲,程以默缓缓起身,摇摇晃晃逼近。

    “今儿二夫人生辰,你不陪她,来我这里做什么!”程以默气息逼近,安研眉眼一垂揪住了裙摆。

    “画椿生日?你会穿成这样?”蓦的,程以默抬手扣住了安研的下巴,力气之大几欲将骨头捏成碎渣:“你之所以穿成这样,是因为你记得……今天是我妹妹莞青的忌日吧?!”

    “……”安研不答,但眼眸瞬间被水汽淹没。

    莞青之死,是烙在程以默跟安研心口上的一道疤,无法愈合,不得触碰!

    十年之前,程夏两家世交。

    程家生意败落,欠债无数,程母英年早逝早已不在,程父急火攻心得了急症不治而亡。

    为躲避债务,程以默被迫参军,程莞青寄养在了夏家。

    时至今日,程以默依然记得,那年离别,木棉花开满繁枝。

    得知他要远行,十四岁的安研第一次逃课一路狂奔而至,来到木棉花树下的时候,稚气尚存的脸蛋上滚满了汗珠。

    “阿默哥哥,这个给你!”安研从书包里掏出了一缕锦缎包好的青丝:“万水千山,我都等你!我,我……是说,我跟莞青都等你……”

    纵使情难自已,少女的羞涩也是难以遮掩,安研盯着程以默,美目盼兮,藏匿了太多柔情百转。

    程以默微笑不言,将连同安研握着青丝的手掌攥如掌心,一把将她带入怀中。

    那一年,程以默十七岁,面对眼前这个竹马情深的小女儿,他心中早已笃定,眼前之人,此生不换!

    安研,等我回来,等我余生为聘,许你此世安稳!

    原本以为纸短情长,安研可以寄托书信,一直等一直等!

    可五年之后,噩耗传来,程以默战死在围剿之中。

    安研终究是没能等来程以默,等来的却是半片被战火蚕食烫穿的红缎!

    一晃三年。

    安研早已过了嫁娶之年,夏父虽然心急却爱女如命,也便一直由着她。

    第三年的光景上,时局变迁,夏父新开了矿山却被当地军阀掐断了运输要道。

    夏父与周家商榷之后,准备给军阀备上一份重金。

    谁曾想,那个军阀性急,竟然亲自带兵造访夏家的容声公馆。

    军阀大权在握,声色犬马半生。

    如今年过六旬,身老心盛,尤爱女色。

    荣盛会馆里,与安研擦身而过的刹那,老军阀见她惊鸿一瞥的清丽顿时惊为天人。

    夏父看出端倪,心中知道大事不妙。

    若是这无恶不作的老混账对安研起了霸占之心,那将毁其一生。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夏父老谋深算,战乱之年能在泰州开矿经商一家独大自是未雨绸缪的个中高手。

    他跟周家思忖再三,抢先一步,在军阀开口之前拟下了安研跟周思成婚约,并在第二天就把安研跟周思成送上了东京的商船。

    周家人铤而走险也是心怀私心,安研是夏家独女,若是周思成将来迎娶安研,日后夏家的一切自然会流进周家口袋。

    周父深知他们这番举动会触怒军阀,立即给夏父献上一计。

    狸猫换子,金蝉脱壳!

    等军阀再次造访容声公馆的时候,夏父命程莞青给军阀送醒酒汤,含泪把养了八年视如己出的莞青送入虎口。

    那一年,莞青十六岁!

    一盅醒酒汤,浇灭了对生的希冀,裂帛声中刺穿了所有虚妄的奢念。

    莞青第二天死在了军阀的床榻上。

    夏父见到莞青死相,老泪纵横!

    军阀深知莞青为夏家义女,自知过火,便给夏家开了路,莞青一命不仅结了祸事,换来了夏家之后的恒通无阻。

    “安研,你知道莞青是怎么被折磨死的?”

    程以默的声音又凉又哀,扣着安研下巴的手掌缓缓下落,一把捏住了安研的喉管,无需用力,她的气息就被掐去了一半!

    相关: 姨太太 夏安研程以默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

    情藤绕树难诀别安研小说
    趣侠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