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盛阳小说-主角是盛阳的小说阅读

盛阳小说-主角是盛阳的小说阅读

2019-07-13 10:33:54来源:BS发布:月下魅影

主角是盛阳的小说免费阅读,这里推荐鬼厨盛阳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月下魅影创作的,主角是盛阳的小说最新目录。我叫盛阳,今年30岁,是个纯爷们儿。我出生的时候全村的猫都跟着我,奶奶说我是个鬼门常开的人,也就是阴魂人。

盛阳小说-主角是盛阳的小说阅读

鬼厨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鬼厨》第8章

看来我刚才的心声又被他窃听去了。哎,在这样的高人面前,是没有任何隐私的。谛听和我说完话后,突然缓步走向了喵喵。然后蹲下来看着喵喵,用鬼话说道:我们也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吧,你的牺牲当真令人敬佩。喵喵抬头看了看谛听。这段鬼话除了奶奶以外的两个人和一只猫都听得懂。我该走了,小子,你记住我的话!说完,谛听就钻进土里不见了,留下面面相觑的我们。这算什么啊,结果还不是啥也没问出来不是。看来谛听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可是既然他不想说,那咱们也办法啊,只能顺其自然了。奶奶叹息了一声,然后去厨房准备晚饭去了。喵喵,你感觉这事儿怎么样?我不禁和喵喵讨论起来,不知道喵喵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想谛听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但是估计他觉得这事儿讲出来没什么好处,会扰乱现有的局面,所以选择了不说。你看,他给了你一个锦囊,这就代表着他已经预料好了将来,并且,给了你一个衷心的解决办法。听完喵喵的话,我还是不能释怀。可是喵喵,人们常说防患于未然么。都说后悔药没处寻,现在这提前预料的大好机会摆在这儿,这不是就能防止不好的事情发生吗?我边说着,边拿着锦囊作势要拆开。不要拆开,你忘了谛听的话了么?拆开会有不好的后果。况且,如果真的能够阻止事情的发生,难道你觉得谛听会坏心肠到不告诉你么?被喵喵一提醒,我立即清醒了。对啊,如果说提前真的可以阻止事情发生,那么谛听绝对是会告诉我们的。难道说,我真的要失去奶奶了么?我顿时茫然而又悲从中来。看着厨房忙碌的奶奶,我赶紧跟了进去。帮着奶奶摘菜、洗碗打扫。奶奶则是一如既往地笑呵呵地,说男孩子手脚笨,还是不要再厨房添乱了,赶紧到外面玩会儿吧,一会儿饭就好。这么多年过去了,奶奶依旧是拿我当那个懵懂的,需要人呵护照顾的小孩儿。原来我在她老人家眼里永远都是个小乖孙,即使我现在个头早就超过她了。第二天,我又得返回学校去。现在我已经大四了,马上就要准备实习,怕是以后更少机会回家看奶奶了。想到这里,心情更加沉重。真害怕奶奶突然间没和我打个招呼就那么离开了。背着书包走在去汽车站的路上,回头冲着站在村口的奶奶挥了挥手,外面风大,让她老人家赶紧回家。然后转过身,撇下身后的无数牵挂和不舍,独自踏上了去学校的路上。等了一会儿,去往学校的汽车远远地开了过来。我照例掏出买票钱,刚想交给售票员,却愣在了当场。而且,吓了一大跳!我看见什么?!我竟然看见售票员的喉咙位置是空的,就是说,售票员的喉咙位置穿了一个大洞,从这边我完全可以看见对面透过来的亮光!这是怎么回事,再看售票员的样子,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似得,她还笑呵呵地接过我的钱,给我找了零钱!这不疼吗,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我刚想和司机说话,抬眼向司机望去。司机的样子把我吓得更惨!只见司机的下半身竟然往后错位了一大截,里面的肠子内脏全都洒落在了驾驶位置的地上!再看那切口,参差不齐,血肉模糊。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司机和售票员都会是这个样子,好像却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抬眼看向其他乘客,我其实早有心里准备了。整个车厢里面坐无空席,所有的乘客身体全都是残缺不完整的!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大家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受的伤?车子开动了,我被迫坐在了靠门的位置。这是一个小巴士,只有一个门。我旁边坐的是一个样子很是年轻的女孩子。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受伤,这又是怎么回事?喵喵就在我的口袋里,我小声地用鬼话和喵喵说道:喵喵,为什么我会看见这些人都是残缺不全的?!还没等喵喵回答我的话,突然,我后座伸过来一直血淋淋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颤抖地慢慢地回过头去,只见后面是一个眼珠子都爆出来了的大婶儿。只见她头上有一道血从脑门流向下巴,眼珠子也爆出来了一个。此刻,她正微笑地看着我。妈呀,她不笑还好,一笑,我更害怕了,太血腥狰狞了!大婶儿笑着和我说话:孩子,你说什么残缺不全呢?什么东西残缺不全啊?什么?!为什么她能听得懂我和喵喵说的话,那可是鬼话啊!我惊讶地看向身后的大婶儿,大婶儿脸上的微笑依旧,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一般阳世间是不可能有人能够听得懂鬼话的啊,为什么大婶儿能听懂呢?这时,我旁边的女孩儿说道:啊?大婶儿,你能听懂他刚才说什么?我刚才也听到了,只是,他嘴里叽里咕噜,一哩哇啦地,我怎么一句也没有听懂啊。这个女孩儿并没有听懂我的鬼话,而身后的大婶儿却听懂了!鬼话,只有鬼,还有喵喵以及我可以听得懂,那女孩儿听不懂是因为她是阳世间的人,自然不能听懂。那大婶儿呢,她不是鬼啊,因为女孩儿可以看见她,所以说,她应该还是人啊。可是她却偏偏可以听懂鬼话,难道说,她虽然此刻是人,但是她即将要变成鬼了!因为将死之人的阳气极其衰弱,阴气很盛。看她这样子,也是离死亡不远了,所以,她自然是能够听得懂鬼话了!那么说,这一车的人,都即将死亡?!可是,为什么这个女孩儿却没事呢?她也听不懂鬼话。我惊恐地看了看口袋里的喵喵,喵喵也看着我。从喵喵的眼神里,我想,我的猜测是对的。就在这时,铃铃铃,看见蟑螂我不怕不怕啦。。。。。。女孩儿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喂,我是赵婷。什么,好,我马上过去!女孩儿接完电话边冲着司机大喊:大叔,我有急事儿,我要停车!然后便火急火燎地冲下了车。司机在开门的时候,对着女孩儿喊道:孩子慢点儿,注意车啊!说完,便关门开车。看着司机憨厚又乐于助人的样子,再看看他的自腹部错位的身体,我实在是于心不忍,这一车的人都即将送命。此时,我想着该如何让这些人放弃坐这辆车。刚才那女孩儿估计是因为离开了这辆车,所以才能幸免于难。那么是不就是说,只要离开了这辆车,大伙儿的命就保住了呢。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更奇怪的现象。此时车窗外面突然间出现了好多人,男女老幼皆有。一个个地都从车床两侧跑过。这些人看起来很奇怪,与其说是人,到还不如说是影子。因为感觉他们跑起来的时候,经过车窗旁边,身体轻盈无比。而且,他们的身体也是半透明的,甚至能透过他们的身体看见对面的景物!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突然,在陆陆续续的人中,我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司机大叔,一个是我身后的大婶儿!只见他们也都和那些人影一样,纷纷往前跑去。我再一看车内,司机和大婶儿都在车内,那刚才跑过去的究竟是谁?难道说,真的是魂魄!可是此刻又那么多的魂魄啊,这次居然会死这么多人?我把看见的告诉了喵喵,喵喵表情也很凝重。此时,我下了一个决定,我想救这些无辜的人。此刻,我发现前方是红灯,前方停了许多车辆,我们这辆车也停了下来,等待绿灯。就是这时候了!司机大叔,也许我说这句话你们会无法理解,也不会相信。但是,这辆车现在很危险,你们整车人都有生命危险。你们要赶紧下车,不然就来不及了!我话音刚落。满车的乘客都议论纷纷。这孩子瞎胡说些什么呢,在这开车的当口,怎么能开这种玩笑。一个乘客用他那没有眼珠子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孩子,别开玩笑了,这是路上,我们不坐这车,我们飞回去啊?一个没有脑袋的乘客说道。孩子,不能开这种玩笑啊。司机大叔也扭过头来看着我。不行,我得赶紧下车通知其他车里的人。因为刚才路过车两边的身影,根本就不止这一车的人。我立即开门下了车,刚一下车便惊讶地发现,那些人影都不见了。突然见,喵喵说道:阳阳,快看上面!我抬眼一看,顿时觉得血冲脑门啊!只见半空中漂浮着好多人影,那得有上百号人啊!他们漂浮在半空中,低头注视着地面上排队的车辆。我赶紧跑到一辆辆的车窗门口对着车里的人大叫:快啊,快离开车子,马上要有危险了!

《鬼厨》第9章

我一个一个的车厢去敲击,可惜几乎所有人都当我是神经病。他们有的也只是打开车门探出个脑袋来看看而已,然后便又关上门坐了回去。就这样,我一路筋疲力尽地呼喊着,可惜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车子。我很是焦急,那种明明可以预见可怕的结果,可是却不能做点什么,那种感觉很是无助!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些,又为只让我一个人看见!眼看着半空中的人聚集着,漂浮着,他们一齐向下看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直觉告诉我,很快的,就要出事儿了!不知道刚才我坐的那个小汽车现在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我赶紧跑了回去。我又回到了刚才我坐的小汽车旁边,刚想走过去,突然间一声刹车声音划过天际。只见刚才我坐的那辆小汽车的后面冲过来一辆车,因为刹车没能来得及,直接撞上了前面的小汽车。可是,最要命的是,小汽车的前面紧挨着的是一辆载满钢筋的货车!长长的钢筋早就超过了货车的车厢,经过后面车辆的猛烈撞击,小汽车直直地撞上了那辆载满钢筋的货车!瞬间,所有的钢筋都插进了身后的小汽车内!我站在车外目瞪口呆,透过车窗,我亲眼看见司机大叔的身体被变形得驾驶室强烈地挤压,腹部和下半身直接错位,内脏直淌;售票员的喉咙处被一根钢筋直直得插入,不得动弹。那根钢筋又插向车后,不知道插到谁的身上去了。满车的人都被钢筋直接做成了串串。。。。。。车道上开始骚动起来。突然,就在人们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故中缓过神儿来的时候,前方传来一声巨响!只见最前方正在等红绿灯的一辆油罐车突然爆炸失火,顿时火势蔓延到后面的车辆!顿时火光冲天!那些卡在车流里的车辆进退不得,车里的人,有的打开门跑出来逃命,可惜前后左右都是正在燃烧的车辆,淘到哪里都是火。只有那些车门在外车道的人,狼狈地从车内爬出来,身上带着火光,然后在地上不停地尖叫打滚。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打开车门,而是在车内燃烧着,嘶声尖叫着。此刻的马路上,简直就是人间炼狱!车辆旁边一堆的人都在扑着身上的火,惨叫连连。有孩子,有老人,有女人,有男人。母亲不停地给孩子扑火,无视自己身上迅速蹿着的火苗;男人在给女人扑火,给老人扑火。可惜,为时晚矣。熊熊大火肆虐地烧着,活生生地将这人间,变成了炼狱!最后,只有车道旁边的车辆幸免遇难,他们还能够从车内逃出,并且跑到旁边没有火的安全地带。而那些夹在车道中间的乘客就没那么幸运了,在一片惨叫中,慢慢被烧死。我呆呆地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绵延的车队在大火中烧得火光冲天。尖叫声渐渐少了,突然,喵喵抬头看着天空。我也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除了那些亡魂,又出现了两个不同寻常的身影,一位牛头人身,身上穿的是件战袍,特别像古代战场上将军的战袍。牛鼻子上面还穿了个鼻环,非常犀利的打扮!而另一边,那个人的脑袋是马的脑袋!长长的马脸,人类的身体,身上也和那牛头人身的一样,穿着战袍。牛佬马佬就来了,看来这些亡灵今天是真的必死无疑了!哎,牛哥,听上头说今天这里会有不少的亡魂,搞得咱哥两那地府拉面馆儿不得不暂时停止营业,哥啊,少营业一天,咱得少赚多少钱啊!马佬痛苦地捧着自己那张长长的马脸叫嚷着。行了行了,瞧你那点儿出息,都钻钱眼儿里去了。咱这地府拉面馆儿也卖出去了不少拉面啊,而且,搭配着黄泉路可乐卖,生意别提都好了。得了得了,赶紧干活,干完回去开店。还有啊,现在秦广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搞得咱哥两鱼头转向地。你说这一殿阎罗不好好在地府呆着,他这是跑哪儿去了?牛头的声音穿了我的耳朵里。奇怪,秦广王他没有在地府吗,他可是第一层地狱拔舌地狱的阎罗王啊,那他要是不在的话,这阎罗殿谁来坐镇?虽说夺魂摄魄的活儿是牛佬和马佬干,但是这定夺阴阳定律,决判生死,人世的论功论过,可都是由他老人家来决定的。如果真的秦广王不在了,那地府会不会乱套了啊?我不由得想起奶奶的话。她说,阳阳,奶奶占卜到,奶奶走了以后,这阳世间将更加动荡不安!阴司鬼魅将会大量涌向阳间,这阳世间,怕是要变成鬼味人间了!鬼味人间?难道说这十八层地狱里的恶鬼真的要来这阳世屠杀生灵无数吗?难道说今天这场意外,就是个起点吗?不行,我得去和牛佬马佬问个清楚。我刚要起身,喵喵就把我给拉住了。只见他用嘴巴死死咬住了我的衣角,我好奇地看着他。你难道忘了吗,秦广王说过,不能让除他和我以外的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你这样跑去问他们兄弟俩,这不是通知了整个地府的人,告诉他们,你是谁吗?经喵喵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清醒过来。对啊,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呢,这事儿又该么办呢。这个事情后面咱们再调查,但是现在你绝对不能去见他们。喵喵看着半空中漂浮的牛佬马佬说道。我只好作罢。不一会儿,牛佬马佬拿出了招魂幡,一挥,那些魂魄便看见了牛佬马佬,然后,在一种毫无意识的表情下,如同行尸走肉般地和勾魂使者飘向了远方。我问向一旁的喵喵:为什么刚才的魂魄会提前离开身体漂浮在半空总,可是那些人并没有死啊?一般来说,灵魂只有在人死去后才会离开身体,可是为什么刚才那些魂魄会在人尚未死去的时候便离开了肉体呢?你还记得奶奶说过吗?人的元神是由魂魄聚集而成,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冲天,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柩,六魄为精,七魄为资。由此组成人的三魂七魄。刚才咱们见到的,不能说是人的魂魄,那些应该是人三魂中的天魂,和地魂,以及七魄中的一些精魄,但是,绝对没有将人的命魂抽出。一旦命魂出来了,人也就死了。那些将死之人的三魂七魄涣散动荡,便会被一些人看见,比如,你这样的鬼门常开的人,阴魂人。还有就是一些时运不济的,将要倒霉的人,因为这些人的阳气也会在那个时候微弱。阳气微弱的人自然容易被倒霉鬼找上门儿来,所以也有时候可以看见这样的将死灵魂。按照喵喵的意思就是说,我极有可能以后都会这样,经常能够看见将死的亡灵,可是却又无能为力。喵喵,我为什么会突然见可以看见这些即将死亡的魂灵,以前都没有啊?我看着喵喵。我在想,很有可能是因为你的身份。以前你在地府的时候,生死来去都是由你和秦广王一起操纵。不过大多数是秦广王,你还只是偶尔帮着做事。而今虽然你投胎来到了阳世间,但是,你现在已然知道了自己曾经的身份,所以,你自然唤醒了曾经所具有的能力。喵喵看着我。那喵喵,我既然可以操纵,为什么刚才不能够救那些人呢?这点很奇怪,既然我能够操纵,那么刚才就应该可以改变结果才对啊。阳阳,我所说的操纵,指的是你曾经和秦广王一起整理生死蒲,勾勒出死亡名单。但是,死亡名单一旦勾勒出来,就不可能再改变了。这场事故里的人是必死无疑的,你只能预见,却是无法改变的。喵喵无奈地看着我。对于这种特殊的能力,我非常排斥。既然我能预见死亡,可是却只能接受死亡的事实,这样太痛苦了。喵喵,我好讨厌这种感觉啊,我能看见鬼也就罢了,经常鬼门关打开,引得无数冤魂紧跟在我屁股后面,这都可以忍受。但是,要我有这种预见死亡的能力,却又只能眼看着死亡降临,这种感觉真的衰透了。我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身边的喵喵钻进了我的口袋里。你只能选择接受,这是你的命运。口袋里的喵喵悠悠地说着。我将手探进了另一个口袋,那里面装着谛听给我的锦囊。我虽然可以预见别人的生死存亡,可是我的呢?奶奶的呢?谁又能知道我和奶奶的命运。谛听明明知道却不告诉我,难道这次真的是风雨欲来,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么?脑子想了很多,实在是理不出个思绪来,只好作罢。放眼望去马路上,警车和救护车也都来了,现在是肯定打不着车了,只好走去学校了。

《鬼厨》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鬼厨》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