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最后是我开了口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柒舞

最后是我开了口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柒舞

2019-08-12 18:01:07来源:wyy发布:柒舞

最后是我开了口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柒舞完整目录,现代言情小说最后是我开了口全部免费阅读,最后是我开了口已完结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别人眼中,她就是聂氏集团总经理聂思聪背后见不得光的床伴。十六年的陪伴,却也换不来他片刻的注目。多年后沈斯曼才明白,死心塌地去爱一个人根本就不难。其实真正难的,是怎样将这个人

最后是我开了口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柒舞

最后是我开了口免费在线阅读

《最后是我开了口》第十七章白碑黑字亡者

聂思聪早就该想到,邹非池和她之间绝没有那么简单。

否则,邹非池不会三番两次向他开口讨要她,也不会在偶尔时候被他撞见她和邹非池私下往来,更不会在邹氏二小姐芳龄十岁的生日宴上,用那样执着惊心的目光望着陪伴在邹家千金身旁的邹夫人

可他从来没有去深入想过,他还以为她和所有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是无父无母的可怜人。可他猜中了其一,却猜不中她心底原来还有另外的伤痕。

我是不是该替我那个天真的继妹感谢你?她曾经信奉为上天的少爷,终于肯纡尊降贵看她一眼?邹非池轻慢一笑,是叹是哀都道不尽。

终于,隐瞒了十余年后,邹非池当着聂思聪的面承认。

沈斯曼是他的继妹!

她的亲生母亲正是邹家第二任已故的夫人孙文佩!

聂思聪却已得知更多的往事,从那些不曾注意到的蛛丝马迹里,从那些陌生的所谓亲人眼里,从周晓光愤怒的喊声里,更从她一向敬重的吴叔追忆里

她的爸爸死了以后,在我家也住过一段时间,她说她要去找她的妈妈,可她那个妈妈早就丢下她跑了,听说是去了北城,我们还以为她一个孩子只是说笑,谁想到她真的一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姐姐刚到院子里那天,她的身边只带了一张照片。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邹夫人年轻时候的照片,不过再后来,她就将那张照片烧了!因为她再也回不到自己妈妈的身边了,她说只要她过得好,就已经足够了。

我捡到沈斯曼那孩子的时候,她一直都不肯开口,我们就问她叫什么名字。后来就想先给她暂时取个名字,就说她跟着我姓,也姓吴,结果那孩子一下喊,她说她姓沈,再问名字,就怎么也不肯说了。我想,她是记得的,只是不愿意说

其实不是不记得了,是怕说出来后,自己就要被送回那些所谓的亲人身边

所有痛楚全都压在她的心底,是蹒跚学路时就被母亲抛下离家,是父亲无能又残暴导演了这场家庭悲剧,是无助的女孩儿在面对父亲意外去世后,辗转于各家亲戚之间寄人篱下。她勇敢为了自己独自奔跑,离开的时候带上了她心爱的小小书包,那是母亲唯一留下的礼物。

她想要跑去找她的母亲,那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是她生命里最后一丝温暖。

可当她终于来到北城,经历千山万水后看见她的母亲,那个心心念念了多年的妇人,已经成为富家夫人,左手拥着疼爱自己的先生,右手护着自己新生的女儿

她望而退步,满怀的期许全都压下,她没有再上前

而今她又在何处,是不是在偷偷哭泣?

她在哪里?聂思聪恳求一般问。

邹非池却发狠道,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年我早就该把她从你身边带走!

她在哪里!聂思聪不断追问,那迫切的心焦灼到快要将他撕裂,我要去找她!

呵呵邹非池笑了,突然阴狠了眼眸看向他,聂思聪!你下了地府去找她吧!

五脏六腑都抽痛到呼吸都剥夺了似的,聂思聪彻底懵住,头晕目眩里听见面前那人嗤笑着说,她死了!沈斯曼已经死了!

他方才注意到,对方胸口别了一朵白色小花。

那是祭奠亡者的白花。

荒谬!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脑子里嗡嗡作响,旁人凌乱的话语还在耳畔充斥,最后定格于聂思聪的心底,只有此刻邹非池所说那一句沈斯曼已经死了!

你胡说!手臂越过茶几,将邹非池的衬衣领子提起,聂思聪刹那红了眼眸,把沈斯曼交出来!把她给我交出来!不然我掀了这里,掀了整个邹氏!

邹非池却是神色寂寂,眼底深处凝聚着深深悲怆,可他又是这样愤怒不甘,是在为那个早就化作尘埃的痴人不甘,你要找她?好!我带你去!

没有再耽搁一秒,直接备车出发,从北城到了远在异乡的另一座鱼米小镇。

聂思聪从来不曾来过这座小镇,却有一回听见她询问:少爷,等忙过这一阵,要不要去散散心?我知道有一座小镇,那里很安静也很清闲,可以去那里

当时他正在审阅文件,哪里得空去思考度假,更何况他又怎么会和她去散心?

所以他再一次冷言冷语回她:沈斯曼,你别再做梦!

此刻,眼前这座小镇,镇上匾额印着凤凰,让聂思聪的思绪遥远。他好像问过她,她的家乡在哪里,她从不肯说也不愿归去,只是依稀她回了两个字,如今记忆猛地深刻,却怵目惊心因为正是这座凤凰小镇

聂思聪跟着邹非池一路走,穿梭过小镇巷尾,来到近郊村落,山海茫茫一片凄惶。那片墓地里,却有一座新坟立在前方树林下。秋日傍晚,黄昏如耄耋老翁发上染白霜。

风一吹拂,秋叶落下几片割破视线,邹非池终于停下步伐,那道身影一过,那白碑黑字硬生生扎入眼底,是朱红墨正楷刻写。

她的姓,是她的名

沈笑聂思聪轻轻念出那名字,是他翻天覆地也找不到她,到了最后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只有一座寂寥坟墓。

邹非池站在一侧,死寂一般的男声说,离开医院后,她就回到了这里。可是没过几天,病情反复再一次大出血。医生和护士尽了全力,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什么!

聂思聪死死盯着那墓碑上的名字。

她走得还算快,所以没有太多痛苦

聂思聪再也听不见了,那些世间纷扰,那些有关于生死无常,他一下扬手,将那碑前供奉的香烛全都推倒,胸口窒闷无比,那无处诉说的思怨让他朝着她的遗像喊,你真的在这里?我怎么知道这里面是不是你!

他疯魔了一般的话语惊响于林间,邹非池心中一寂,他愕然望向墓前那道高大身影,他竟是直接脱下西服不管不顾甩到一旁。众人只觉魔怔,聂思聪却冷声喊,沈斯曼!你又在说谎!你说谎!

众人大惊失色,邹非池悲伤的脸上措不及防,聂思聪是真的疯了,他竟然要挖坟!

《最后是我开了口》第十八章飞鸟之伤

邹非池却是愤怒异常,他厉声喊,她已经入土为安,你难道想她走也走得不安宁!

可聂思聪根本仿若未闻,只是不断将那些泥土挖开。

聂思聪!不准你动墓!邹非池上前作势就要将他拉开,一刹那两人便争执而起。

两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都是世家子弟,又是家族继承人,在这片林园墓地里大打出手。

邹非池没想过带着聂思聪来此处后,他居然会疯魔成这样。然而聂思聪看不见任何旁的光景,他的眼底坚决彻底,今天不将坟挖开就誓不罢休!

周遭的人根本劝说不住,眨眼间两人就已各自挨了对方的拳脚面露淤青。

聂思聪如坐困围城的猛兽,邹非池竟也是不敌,他往后退了一步,你对得起她吗!你连她死了,也不放过她吗!

风吹过耳边,就如割过脸颊的利刃,聂思聪低声说,我早就对不起她了,也不差再多一回!

你!邹非池被他驳得哑口无言,竟接不下去话。

聂思聪抬手一把擦去嘴角被殴打流淌而下的的血痕,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墓碑,邹非池,你让开,今天这个坟我是挖定了!

他满是决绝狠戾,今日办不成,那就死也不肯离去

邹非池皱眉,被这份窒息一般的决裂震到,聂思聪身影一动,已经走过他又开始挖坟。

邹非池一回头,视线扫过他的背影,望向碑上沈斯曼的遗像道,他不看个明白,不会罢休。沈斯曼,今天你就让他彻底死心。

泥土早不似初入时那样松软,坚硬更夹杂着石砾,聂思聪的手就将土一捧一捧挖开,关戎疾步来到他身边喊,少爷!小心您的手!

不消多久,聂思聪的手已经崩裂,鲜血混着泥土丝丝,可他根本就不管不顾,只嫌不能尽快,于是他一声命令,去找铲子!拿铲子过来!

铲子从山下农屋里取来,聂思聪接过铲子就开始铲泥土。

关戎见状,又是拿过一把也要开铲,但被聂思聪阻止,我自己来!

关戎登时止住不敢再动,众人就在一旁候着,邹非池站在墓碑前,一直看着沈斯曼的遗像。

等到天色黯淡下来的时候,坟才被挖开,泥土堆在两侧成了两个山丘,棺材露出棺盖。众人屏息不敢发出一丝声音,聂思聪手中的铲子落下。他的手轻轻抚过棺盖,盖被轻轻开启

而里面却是玉白色一只骨灰坛!

没有身影,没有面容,只剩下一只骨灰坛!

聂思聪僵住,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像被抽离,他不曾发觉自己颤了手,他上前去捧那骨灰坛。

可当一捧起后,却发现手上很轻,他又惊又喜大喊起来,是空的!这是空的!

可那份欢喜不过一瞬,后方处邹非池说,沈斯曼死前留下遗言,等她死后骨灰全都洒向海里。

聂思聪还捧着骨灰坛,鼻息之间闻到一阵海水的腥咸味,再是侧目去瞧,那片海面露出一抹水痕,温柔绵延万里,却不知要去向何处,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

你知道,她为什么喜欢海。邹非池沉静道。

依稀之间,聂思聪想到她从前问过他:少爷,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海吗?

他并不在意只是随意接了话:为什么?

少女盈盈一笑:因为我想当一只飞鸟。

砰!骨灰坛从手中砸落,狠狠碎了一地。

关戎以为,自家少爷会因为沈斯曼的突然去世而继续疯魔下去。可是谁想,在挖坟不慎摔了骨灰坛后,聂思聪也只是俯身将那一地碎片收拾。而那碎了的骨灰坛被包裹在自己的西服外套里,又被他带回了北城。

后来那骨灰坛碎片被安放在哪里,却也无人再知道。

聂思聪始终一言不发,整个人也愈发沉默。

而沈斯曼去世的消息,他也是只字不提,就像是从来也没有发生过。先前在凤凰镇发疯一般挖坟的人,也好像根本就不是他。

老太太这边,众人不敢回禀,只怕老人家悲痛之下撒手人寰。聂思聪去看望老太太,他甚至是微笑着说,奶奶,沈斯曼很好,她好好的

老太太病得迷糊,竟也欢喜当真,所以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但是消息还是隐瞒不住,周晓光伤心不已,得知聂思聪挖坟的行为后,一下冲到沈园将他痛骂,可他骂了半晌却也无济于事,骂你有什么用?是你害死了沈斯曼姐!是你害死了她!

聂思聪一直不应声,方才冷声道,她没有死!

周晓光惊住,他在说什么?沈斯曼没有死?

她没有死!聂思聪再次道,全不似在说笑。

本以为先前告知老太太沈斯曼很好只是为了安抚老人家,此刻看来却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没有歇斯底里狂躁暴乱,那么沉静一个人,那么理智平静说着她没有死,反而让人感觉更加发慌。

言海蓝也到来沈园,她知道他归来,也知道沈斯曼已不在人世。事情来得太突然,突然到根本不给人接受的机会。但一切来不及回顾,就已经走到了今时今日

言海蓝默默来到他面前,她注视着他俯身,她的双手轻轻握住,思聪

我知道这一切太突然她不知要如何诉说,当年由沈斯曼造成的恨,在传来她死讯的刹那,早就磨灭殆尽。

她是儿时陪伴在他身边长大的女孩儿,她是他亲自选定的陪读玩伴,她跟随在他身边整整十六年之久,她爱他爱到用尽心机机关算尽。可她的死,却还是会让人怅然若失,让人回想起她的时候,就会想到那道如影随形的纤细身影

思聪,我会陪着你,我会陪在你身边一辈子,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言海蓝凝声说着,她握紧他的手,许下一生一世相伴的誓约,思聪,就让一切都过去吧,你也不要伤心了

聂思聪坐在沈园大厅那张椅子里,他漆黑的眼眸里漠然,是一片深如冬日海水的墨蓝色。言海蓝缱绻相望,这一握只愿再也不分离,她不自觉红了眼眶,流下一行泪水。

他忽然动了动,伸手为她擦去眼泪,温柔里哄着她说,傻瓜,我怎么会,谁会为她伤心。

言海蓝却定格不动,她的眼泪凝在眼角。

只因为这一刻聂思聪眼底的哀伤,却是用这个世上最出神入化的妙笔丹青都难以画就。

《最后是我开了口》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后是我开了口》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