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相爱遥无期》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相爱遥无期》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2019-08-14 10:09:34来源:zzy发布:有仙气少女

相爱遥无期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季柠在线阅读,这里推荐相爱遥无期有仙气少女的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有仙气少女写的小说,相爱遥无期主角是季柠的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章节。嫁入孟家之前,季柠就想到了以她的地位,在孟家的日子不会很好过,可真正进入孟家之后,她才体会到什么是折磨。

《相爱遥无期》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相爱遥无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相爱遥无期》第十五章:东大医学院讲座

你平时就是这样勾搭入眼的男人的吗?

冷言冷语的一句话瞬间击碎了季柠心底全部的感动,她怔愣地看着眼前阴郁的脸,从他的手掌里挣脱开来,反击道,你又怎么知道自己能入我的眼?!

话说到一半,眼眶就开始泛红。季柠痛恨自己的不争气,也为孟皓如此看待自己感到失望不已。

做不到无动于衷,又做不到相安无事,她根本不知道,如何跟这个残忍冷酷的男人相处。

只是这次孟皓意外地没有因为被她这一句自不量力的反驳刺激得勃然大怒,冷哼一声,转身回到不远处的银白色宾利上。

刚才的请求自然无法再说出口,季柠抬眼看了一眼头顶刺目的烈日,心中大为失落,看来今天的讲座注定要泡汤了,找回鞋子也根本赶不过去了。

嘀嘀

又是几声急促的鸣笛,季柠闻声抬起头,就看到那辆熟悉的宾利停在自己身侧,然后她听到一声车门开锁的声音。

已经不知道心中什么感觉,季柠心中有气,本不愿上去,可考虑到副院长的安排,还是抬腿迈了上去。

去哪里?

东大医学院大学生活动中心。

季柠安静地坐在原来的位置,心情复杂地看着前面那沉默的背影,只感到酸意一阵阵冲向鼻尖。

这段时间的剑拔弩张让她差点就忘了,孟皓原本也有过嘴硬心软的时候。儿时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她看到过孟皓本已经拒绝孟董事长吩咐佣人送来的小蛋糕,却在来人走后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糊得漂亮的小脸蛋上全是奶油,连眼睫上都挂上了一些。

当时距离第一次见面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孟皓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季柠后来想,如果当时她勇敢一些,跑过去跟孟皓打个招呼,告诉他自己曾经陪他在黑暗的地下室外说过话,是不是现在的情况会好上一些。

跟着导航,很快就赶到了东大医学院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季柠重新挎起那只方才落在孟皓车上的包,匆匆跟对方道了一声谢,便推门下车,飞快地上了台阶,跑入大厅。

十点二十五分,季柠气喘吁吁地站到讲座厅门外,从窗口看到里面的学生正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已经来不及紧张或者再做准备,季柠迅速做了几次深呼吸,推门迈了进去。

很抱歉同学们,我临时有事,让你们等这么久,先在这里正式地说一句对不起。

季柠站在台上,目视前方,郑重地对着台下一百多位来听讲座的医学生鞠了一躬,虽然这并不是她第一次以前辈的身份来讲授自己的经验以及一些课外知识,却是头一次迟到,心里甚至比第一次还要紧张。

没想到,市内安静了几秒钟,低下便有大胆的学生对她大声说,没关系的大师姐,刚刚那位师哥已经告诉我们,你临时加了一台急性心脏病人的手术,才会迟到,我们佩服你还来不及呢,你用不着向我们道歉!

这一番话听得季柠有些发懵,从前讲座的时候通常都叫她老师季医生,什么时候听过大师姐这样的称谓,还有,师哥?哪位师哥?

季柠满头雾水地抬起头,顺着学生们的目光望过去,就看到会议室的第一排赫然坐着薛博,还是那架无框眼镜,白得过分的皮肤,正跐着满嘴白牙冲她笑。

他怎么知道今天她有讲座,还直接跑来为她向学生讲座?不过无论如何,能得到学生的谅解她还是松了一口气,看向薛博的目光里不禁染上几分感激,强自整理了一下心神,重新挂起微笑,提亮声音,对着一百多双看向自己的眼睛道,那么,我们就先开始今天的讨论,就以今天的心脏病人为例,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已经昏迷过去,脸色发青,唇色灰白,眼球涣散,问一下大家,当遇到这种突发状况,你们觉着应该怎么处理最为正确?

学生们立刻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对于年轻的漂亮女老师,他们总会表现出高涨的热情,更何况,季柠的讲座向来带入最贴切的案例,足以吸引他们更感兴趣地参与进来。

会议室内气氛十分融洽热络,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一墙之隔的门外,正长身玉立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单手插着兜,薄唇紧抿。

目光透过玻璃窗望进室内,孟皓看到季柠脚踩那双十厘米的白色高跟鞋站在讲台上,身穿一件剪裁得当的白色绣花衬衣,下半身包裹在修身的黑色中短裙内,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小腿。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在孟家以外场合的季柠,不同于灵堂初次见面的沉默与挣扎,让他感觉心机深沉,也不同于初到孟家便与佣人发生争执的无理取闹,让他更加厌恶,从季柠的身上,头一次看出自信的光芒来。

就连阳光下微弯的唇角看上去都比从前顺眼很多。

室内突然传来一阵齐刷刷的掌声,孟皓这才陡然回过神来。大概是季柠做了什么精彩的表述,引来底下学生的一阵共鸣,甚至还伴随着几声轻佻的口哨声。

最后呢,希望你们报考XX医学院的时候,请谨慎选择布莱恩先生做你们的导师,不过如果你们坚决不想拥有谈恋爱时间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季柠弯着嘴角,用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为自己今天的讲座画上了句点,听到台下学生们的掌声,心中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低着头收拾着带来的资料,却听到前排的某个男生突然大声问,大师姐,那这么说的话,你之前都没有谈恋爱喽,现在呢,没有的话,可以追你吗?

一句话立刻引得堂下人哄堂大笑,口哨声此起彼伏。这也算年轻女老师的无奈了,学生有时候调侃过多。

季柠顿住手中的动作,眼睫低垂着,也随着讲台下的学生轻笑,良久,等起哄声低了下去,她才抬起头,迎着窗外透过来的正午阳光,回答,很抱歉,我已经结婚了。

《相爱遥无期》第十六章:合法妻子

师姐师姐

季柠挎着包还没走出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大厅,就听到背后薛博嘹亮的呼喊,她只觉着汗颜,停住脚步,回头用眼神示意对方不要再叫了。

看不到那上面悬挂的字眼吗,请勿大声喧哗!

季柠没好气地瞪着薛博,毫不客气地把怀里的资料塞给对方,转过身自顾自地往前走。脚上的伤经过连续几个小时的站立,已经痛到让她有些麻木,这会儿精神松懈下来,那皮肤撕裂的疼痛便从脚底一直传到四肢百骸。

季柠很想把鞋脱下来,但考虑到这里是大学校园,她还是要点脸面的,便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往台阶下面走。

师姐,你这是怎么回事?

薛博终于瞧出她的不对劲,把怀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身后的大背包里,快步跑上来扶住她的手臂,视线落在她那只不对劲的脚上,眸中透出几分担忧。

没关系,就来之前忙着抢救病患,把高跟鞋拖了。脚底实在太痛,季柠忍受不住,只好任由薛博扶着,就地坐在距离地面两个阶梯的台阶上,捶捶发酸的小腿,仰头看向薛博,我还想问你呢,怎么到这里来了,还挺会办事,提前帮我跟学生解释了。

那当然,谁让我是你的师弟,还在你手下办事呢!哎,做布莱恩的先生的奴役做惯了~

一会洋洋得意,一会拢拉着一张俊脸,楚楚可怜地,倒把季柠逗乐了,抬手碰碰他背后的大背包,调侃道,我看你是假公济私才对,别想蒙我,这一上午,收到不少漂亮小女生的礼物吧,说,加了多少微.信!

薛博勾勾嘴角,没有着急回答,从包里抽出一把遮阳伞盖在她头顶,挨着她的肩膀也跟着坐下来,佯装叹气道,唉礼物嘛,倒是不少,可学妹们都没有师姐长得可口啊,倒是收的这把女士专用太阳伞可以供我讨好一下我美丽的大师姐。

油嘴滑舌的样子,让季柠忍不住咂嘴。没想到布莱恩先生手底下管理出来的学生,居然还有这么会插科打诨的,不科学啊。

欸?不过说真的,刚才你说你结婚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应该是编来搪塞你那位小爱慕者的吧?

没想到薛博会突然这么问,季柠揉小腿的手一顿,表情也变得有些僵硬。她不想让同事知道她结婚的事,但为什么每次都快要被薛博发现呢。

季柠犹豫着,不知要不要承认的时候,视线落脚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双干净的黑皮鞋,剪裁得当的西装裤脚的阴影映在地面上。

她确实结婚了,并非搪塞。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伴随着熟悉的低沉嗓音传到季柠耳朵里,让她几乎不能自己的听力,孟皓居然还没有离开。

季柠的余光注意到身旁的薛博慢慢站起身,往下迈了两步,与孟皓平视着,如分庭抗礼的两路人马,在互相打量着对方。

季柠也颤颤巍巍地跟着站起来,对面前两个第一次见面就气氛诡异的男人感觉莫名其妙。

小柠,不跟你朋友介绍一下我吗?孟皓突然侧脸看向她,深邃的眼窝里盛着她从未见过的潋滟波光,一不小心迷了她的眼。

季柠哪里听过孟皓这样叫她的名字,脑袋顿时懵了,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指指孟皓,对薛博张口结舌地道,薛博,这这是我老公,孟皓。

孟皓这是我的同门师弟,新来的助手,薛博。

介绍完之后,季柠诧异地发现,两个人之间散发的火药味更加浓烈了。

孟皓缓慢地眨着眼睛,嘴角勾着微不可查的微妙笑容,鹰一样锋利的目光中暗含几丝轻蔑,看上去像居高临下的王者在等待后来者的顶礼膜拜。

你好,我是孟皓,季柠的合法丈夫。像是故意地,语气在合法两个字眼上明显加重了几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事,欢迎来找我。

后面的半句,完全是一种恶劣的炫耀,带着孩子气的幼稚,季柠听了出来,忍不住诧异地看着孟皓那张扬眉的脸,只感觉到惊奇。这是故意的吗?示威?

薛博看看季柠,又看看孟皓,犹疑着把名片接了过去。还不够成熟的大男孩,在看到对方的履历时,心中多少会产生些挫败感。季柠望着薛博低垂的侧脸,有心于心不忍。

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带我太太回家了。

说着,孟皓便自顾自弯下腰,一把将季柠打横抱起来,不顾季柠大惊失色的表情,迈开步子,旁若无人地往回走,只留下薛博垂首站在原地,看不出情绪来。

等被放到副驾驶上,看着孟皓坐进来,季柠便忍不住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孟皓习惯性地挑眉,似乎没听懂她的意思,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道,什么?

从他放松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心情还算可以。

我说,你为什么要跟薛博说这些?!明明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此一举,明明他根本不用等在校园里,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孟皓表现得恍然大悟,在转弯的地方打了一下方向盘,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让人知道你孟太太的身份。怎么,如愿以偿了还不高兴?

还是说,我妨碍到你私会情郎了?!

最后半句话锋一转,又转成了对她的怀疑和质问。

季柠瞪大眼,死死攥住双拳,之前是你不承认我的,现在突然这么说,我就过问一句,怎么又变成我的错了?

因为你根本没有资格!

像是终于被激怒,孟皓猛地踩死刹车,侧过头恶狠狠地吼道,那双锋利的眼底乍然亮起危险的光芒。

季柠,你最好老老实实听我的话,不然我不能保证,你孟太太的身份还能保留多久。

孟皓咬死了她是因为看上孟家的财产才死皮赖脸要嫁给他的,所以才会屡次拿这个作威胁,他并不知道,季柠在乎的从头到尾都不是这些。

《相爱遥无期》第十七章:吃醋?

季柠气结,脑中百转千回,有那么一刹那就快要把真相宣之于口,可又想到这个多疑的男人,怎么会平白相信自己的说辞,便只得作罢,把心中的火气强行压下来,系好安全带,目视前方,闭紧嘴巴保持着沉默。

重新发动车子,孟皓以为她这样就是承认了对孟太太的身份觊觎已久,嘴角的讽刺更为肆意,以后,不要再勾三搭四,我孟家不需要水性杨花的当家主母。

话里所用的勾三搭四、水性杨花两个词极具侮辱性,一下就惹恼了季柠,她霍然侧过头,大眼睛里全是震惊和愤懑,我勾三搭四?水性杨花?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薛博吗?就因为看到他扶了我一下?你至于给我冠上这么大的罪名吗?

那么你呢?跟那个周曼婧深夜被拍在餐厅里约会,都上了头条了,我有说你什么吗?提到这个,季柠心中更加委屈,说话没过脑子,把这几天搁在心头的不快都吐了出来。

她杏眼圆睁,眼眶微微泛着红,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表情里带着得不到公道不罢休的倔强,却只见孟皓单手把着方向盘,在红绿灯的路口,侧身靠过来,眼角染上意味不明的笑意,沉声道,所以,你现在是在吃醋吗?还是在表演吃醋?

恶劣至极的问题顿时让季柠语塞,一个你字哽了半天,终究没有继续下去。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坐回方才的位置,季柠眸光不安的晃动着,耳根也跟着飞红。

孟皓的一句话点醒了她,之所以对那条绯闻耿耿于怀是因为吃醋?可是这男人任何时候都不忘挖苦她,说表演吃醋的意思,无非是在挖苦她心怀不轨。

想到这里,心中的气便更加扩大了,季柠鼓着腮,按捺住方才心中不受控制的悸动,硬着嗓子反驳道,彼此彼此!原来你方才也在表演吃醋!

她不想在孟皓面前被当作毫无反击之力的羔羊,即使只能逞些口舌之快,也好过被动地接受。

银白色宾利突然在马路上正常行驶的情况下打了个急促的漂移,季柠身子因为惯性猛地向前一栽,又被安全带拉了回去。

大惊失色地跌回座位,车子也恢复了平稳。季柠紧握着安全带和头顶的扶手,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下意识地望向孟皓的方向,却看到对方仍然好整以暇的表情,似乎方才的突发事件没有发生过。

这一刻,季柠产生了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

放心,刚才只是对你不自量力的小小惩戒罢了。

冰冷的声线悠悠从耳边飘过来,那人目视前方,面色已恢复平常的略带残忍的冷漠,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那一双深不可测墨色瞳仁里。

不自量力什么呢?季柠大脑一片空白,已经没有余力再去领会孟皓话里的意思,手谨慎地握住把手,生怕身边的疯子再突然发作起来。

银白色宾利在高速公路上疾驰,沿着海岸线转了弯,天边时不时传来几声海鸥的叫声。

周曼婧正在剧组赶戏,进度到了最为紧张的时候,她披着件雪白的大氅在摄影棚里来回穿梭着,休息的功夫时不时地听到耳边的议论。

当然也有大胆的上赶着来奉承她。

哎呀,曼婧姐,我可真羡慕你啊,怪不得你不急着找男朋友,原来吊到了个这么大的金龟婿。

孟皓啊,曼婧姐,你好棒,他那么帅,又那么有钱,年纪轻轻就接管了整个孟家。

孟皓结婚的消息并没有对外召开新闻发布会,除去和孟家有些关联参加过孟董事长葬礼的人知道些情况之外,其余的人还把他看成顶级的钻石王老五。

周曼婧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接受对方的阿谀奉承,心中也不紧有些自鸣得意。虽然她很清楚,昨晚的那个绯闻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操作才能发酵得那么快的。

大小演员正相互奉承着,周曼婧抱臂站在八卦中心,看到自己的助理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往她的方向走来。

曼婧姐,这个是刚刚收到的送给您的鲜花,说是一位孟先生送给你的,这里还有一封便笺。

小助理话音刚落,围观的女演员就开始艳羡起来,哇。果然是曼婧姐最好运,没想到那个孟总还那么浪漫~

周曼婧的喜悦也难得表现在脸上,一边说着,哪有啦,只不过算是有缘分而已,八字没一撇的事呢,一边把那束鲜花抱在怀里,一边低着头往自己的更衣室走。

等看清楚便笺上的署名后,她慢慢顿住了脚步,停在原地,不自觉颦起眉头,喃喃念出声,孟恩哲?

孟皓的那个堂哥?他怎么会送花给她?

纳闷地垂眼继续看着便笺上的留言,不日前偶遇周小姐风姿,不知有没有荣幸得到个邀请周小姐共进晚餐的机会。

便笺末端留下了餐厅地址和约定时间,周曼婧若有所思地看着孟恩哲那三个字,在心中忖度了片刻,回头给助理吩咐,晚上给导演请个假,就说我有重要合约要谈,让别的戏份先拍。

虽然花不是孟皓送的让她很失望,但周曼婧毕竟还算了解孟皓,有宋漓在,任何女人在孟皓眼里都不值一提,她感兴趣的是,孟恩哲怎么会突然找上她,是否与孟皓有关?

可是曼婧姐

小助理在背后唯唯诺诺地喊了她一声,却没得到她的回应,站在原地,攥着一根手指,左右为难。她刚想告诉周曼婧,导演已经对她屡次请.假外出,耽误剧组进度这件事很不满意,再这样下去只怕不好收场。

只是周曼婧的脾气经常喜怒无常,小助理哪里敢挑她的毛病,只好眼睁睁看着她换好衣服,坐着公司的保姆车离开了片场。

哎,但愿导演不要把脾气发在她这个小助理身上吧,毕竟她只是个传话的。

《相爱遥无期》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相爱遥无期》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