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全文阅读(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

(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全文阅读(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

2019-08-14 10:28:12来源:ysg发布:狐狸不狐

(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晚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是由作者狐狸不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完本。三年牢狱出来的时晚秋,蓦然发现最好的闺蜜居然已跟自己的未婚夫结婚,她的顶罪成了一桩笑话。而她做梦都没想到,在她穷

(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全文阅读(完结)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

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第八章

她想着这些都是梁启生或是冉倩的安排,她做的那些活是昊盛的需要因此她格外的用心,在他们一起来看自己的时候还会提醒他们注意事项,现在想想,恐怕那个时候他们心里在偷笑她的愚蠢吧,坐牢了竟然还能被他们用三年。

不过这还得要感谢他们,让她获得了很多经验,时刻都知道会计界的最新情况不至于脱节。

晚秋匆匆吃了个中饭就出了门。她前脚刚出去,梁越那边就来了电话,晚秋的手机不通所以他打给了家里的保姆,他派过去负责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同时看着晚秋的人。

时小姐刚出门去了,她很高兴,好像是有公司要招她。保姆把所听所见一五一十的汇报。

知道她去了哪家吗?

这个我不知道,她准备的资料全都带着,家里什么都没留。

还真是她的作风,干净不留任何把柄。梁越挂了电话笑着感叹,问秘书程洲道:你说,会是哪家公司招她?

跟我们相熟的我都打好了招呼,昊盛那边应该也跟相关企业打好了招呼,除去这些,剩余的也没多少,而且都是些小喽喽。程洲想了想道,时小姐会不会不想做会计?

不可能。梁越轻描淡写的否定,她不是有点困难就会退缩的人,她在这个行业吃了亏,就一定会在这里爬起来。

程洲点头同意,开始汇报最近几日的日程工作安排。梁越听到了陈柏青的名字,便把那个安排提前,让程洲先去联系。

晚秋到了艺弦广告设计公司,前台打了内线给HR,她等了几分钟后就有个人来领她去了间会议室,等了十分钟不到,就进来了个她认识的人。

陈柏青?晚秋诧异,随即恍然大悟般的道:难道是你招的我?

陈柏青没否认,拉了凳子出来坐下,示意她也坐,笑道:我看到了你的简历,正好公司缺个会计,就让人打电话给你了。

原来是这样。晚秋在他对面坐下,问道:不知道那个HR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有案底,坐过三年牢。你们老板没有意见吗?

实不相瞒,这家公司是我的。陈柏青见她很吃惊,解释道:我虽然学的是会计,但一直都对广告设计很感兴趣,所以毕业后出国去读了两年设计专业,回来后看到这个行业发展前景不错,就办了这家公司。你的情况我三年前就知道,你的能力我以前就清楚,我倒是不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

晚秋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会相信她,有些感动,谢谢你了。

我这边只空了个普通会计职位,财务总监有人,恐怕要委屈你了。

没事,我什么都能干。

虽然陈柏青说不用面试,但晚秋还是坚持即使是个过场也要走一走。面试完了她的上班时间就定了,陈柏青有事不能送她,说下次再请她吃饭聚聚,领晚秋上来的人便又把她领了下去。

出了艺弦的大门,晚秋压在心上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长长的呼了口气,正要回去,被人从后面扯了下。

你来这边干什么?梁越问。

有事。晚秋回得简单,瞥一眼程洲问道:你来跟艺弦广告设计公司谈合作?

算不上合作。梁越笑道,上下打量她,衬衫A字裙,以前的标准搭配,那个行事干练的人似乎真的回来了,你工作找得怎么样?

还在找。晚秋不想跟他说实话,她的事情也没必要向他汇报。她看了眼天,这几天阴雨绵绵,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会让人莫名心情烦躁,特别还总是遇到个并不怎么想看的人,她把伞拿了出来准备着,你忙你的吧。

准备去哪里,要不要我让程洲送送你?

不了。晚秋拒绝。

梁越看着她走远,说:你去查一查,陈柏青是不是聘了她。

程洲记下,两人进去。

晚秋第二天办了入职手续。

艺弦是个两层的大楼,据说是近两年新建的,请了知名设计师,外观很独特,里面格局也很有特色,财务部在二楼紧邻总裁办公室,而这一层另外一边就是公司最为重要的设计部门,看来陈柏青对于财务投资的看重程度很高。

她领了相关配套东西刚到了座位区,设计部吵起来了,隐约还听到有人在骂人。

别管他们,只要陈总不在,那边开会准吵。孔静笑道,她是陈柏青的秘书,她拍了拍手提醒大家注意,介绍道:今天来了个新人,时晚秋,大家都认识一下。宁哥,这人交给你了。

晚秋忙笑着跟大家打招呼,说了些客套话。

被称为宁哥的人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给她指了个靠走廊的工位,简要说了些她的工作内容,得到她的肯定回答后,站了一会儿,忽然问道:时晚秋,你不会就是昊盛以前的那个财务总监吧?

虽然知道自己当初小有名气,但被现在的直接上司认出来,晚秋还是有点忐忑,反正迟早也要被人知道,也没有隐瞒的必要,索性承认道:是我,但那是以前。

张莫宁点点头笑了笑,也没说其他的直接就走了。

晚秋疑惑,觉得他刚才的那个笑有点奇怪。她这边刚把桌子擦好,才坐下,一个女人杀气满满的疾步走了过来,站在了她位子边上高声喊道:张莫宁,那事解决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给我们这边一个回复?

雅姐,你怎么又来找我,都说了那是客服宣传部的事,跟我们没关系。张莫宁唉了一声,很为难的道:你不能总抓着我们这边不放,我们也很无奈。

报价是你们财务出的,他们那边只是把你们拟定的价格报了出去,你们少写了一个零怎么就不是你们的责任了?许苏雅气势汹汹,那个设计可是我们这边加班加点的搞了两个月才完成,他们那边也反反复复的叫我们修正,我的设计从来就没有这么廉价过,你们一定得去给我把这钱要回来!

《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第九章

怎么要?白纸黑字合同都是这么写的,更何况当初做这事的财务已经走了,宣传部的负责人也走了,陈总发了顿脾气也说不追究了,我现在上哪儿给你找去!张莫宁从始至终都是笑着说话,不急不恼,想了想道:这样吧,走的那个人被时晚秋代替了,这事我给她负责,你以后都找她。

晚秋被他一指,一脸懵逼,她是听得云里雾里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直觉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许苏雅转头看她,质疑的上下打量她,但目前实在是没人管她也气了好多天,好歹有个人接了,直接道:给你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差价得给我补回来!

我晚秋才说了一个字,人已经风一般的回了设计部,她茫然的转头看向张莫宁,张莫宁却是没事一般的指了个人道:小刘,你跟她说说什么个情况,再把司琪留下的那些资料都给她。

刘永吃了一惊,虽不满但还是答应,找了个小会议室把晚秋叫了过去。他把一叠纸重重的放在了桌上,那纸泛起一阵灰尘,让晚秋不自禁的抬手在鼻前扇了扇。

刘永拉了凳子出来坐下,对于老大交代的这个事也不怎么上心,极度不情愿的讲道:上个月由于财务新人工作的纰漏,客服宣传部门那边也没仔细审核,导致接的一个广告写错了价格。司琪,也就是做这个的人跟客服的负责人早先就离职了,是后来结款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是她留下来的资料。

顿了顿,看在晚秋是个美女的份上,他的语气缓和了很多,好意的提醒道:这事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法务部那边也没办法,许苏雅,也就刚才说话的设计部总监,她就是那个脾气,你就随便看看应付一下她好了,也不用在意宁哥说的话。

好,谢谢你。晚秋道谢,随手翻开,职业本能的问道:原本是报价多少,后来写成了多少?

六十万。刘永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少写了个零,变成了六万,亚峰那边的人肯定是早就发现故意没说,等结账的时候才说,真是阴险!

亚峰?晚秋意外,这是跟亚峰的合作?

是啊,它是我们这几年的老主顾,大概是因为太熟了所以才会出这么大差错。刘永看她蹙起了眉头,以为她很苦恼,笑着安慰道:你也别怕,反正也不会让你出面直接跟他们谈。另外,宁哥这人控制欲强,不喜欢别人的风头盖过他,你刚来他肯定是要给你个下马威,你只要不逆着他说话就没事。

这下马威可真不是一般的大,晚秋腹诽,恐怕不是因为自己是个新人,而是因为自己以前是昊盛的财务总监所以他才故意这么做的。亚峰吗,没想到刚找到工作,第一个打交道的竟然还是他们,跟他们还真是想断都断不了。

我知道了,刘永,谢谢你。晚秋把资料都收了起来,准备一会儿好好看看,笑道:我有不懂的地方还要请你多多指教。一会儿中午我请你吃个饭吧。

有美女请吃饭刘永当然答应,于是又给她说了些其他事,不过晚秋最在意的还是自己这个上司以及许苏雅的为人。

晚秋了解到了公司的具体规章制度后,下午去了趟人力部门。公司规定,新员工可以向公司借款,额度五千,她没有试用期直接是正式工,所以符合条件,要借五千。

人力的人虽然奇怪她这个刚进来的人就借钱,但还是给她办了,速度很快,第二天上午就领到了,她当天下班之后回了向梁越借住的公寓,收拾了些东西直接就走了。

她的速度太快,保姆都还没反应过来,等人提着东西出了门她才反应过来,赶紧的给梁越打电话,说时小姐收拾东西走了,梁越正在开会,说了声知道了后挂了,等会后才回了个电话过去问了具体情况。

我已经查了,时小姐确实是进了艺弦。程洲在他挂了电话后说。

这么说是陈柏青给了她帮助,让她有钱搬出去住了。梁越勾唇笑,她也不客气,先前他买的那些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她全都带走了,想来手上的钱应该并不多,我记得艺弦的财务总监应该是叫张莫宁,是个老员工,陈柏青把他撤了?

那倒没有,时小姐就是个普通财务,是张莫宁的手下。

她居然甘心屈于别人之下。梁越有点讶异。

张莫宁应该知道时小姐的事,他这个人不好相处,恐怕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时小姐在那边估计也干不长,除非这个人走。程洲想了想,问道:老板为什么不直接把时小姐招进来,只要以昊盛做筹码,她为了报复梁少,肯定会答应。

那可不一定,她性子倔得很,做事不会按套路。梁越不同意他的看法,等着吧,也不急于这一时。对了,上个月艺弦那边有关报价出错的事是不是说不管了?

陈柏青说当是送我们一个人情,所以我们这边才又向他签了个单子,但是他那边的设计总监好像很不满,一直在找他闹,对于我们这边新的广告需求也是爱理不理。

叫什么名字?

许苏雅。业界有些名气,脾气虽然火爆,但能力很强。程洲停了下,问道:时小姐的新住处要不要查一查?

不了,随她吧,没准会在工作中碰上。梁越笑,站起来道:彤彤已经出院了吧,你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去看看我的这个侄孙女。

晚秋打了个喷嚏感觉到有人骂自己,她租的是个隔断房的一间,价格便宜而且离公司近,就是房间脏了点,花了她几个小时清理。她站起来看了看勉强能入得了眼的房间,伸了个懒腰,拿了包出门去买必须的日用品。

小区出门沿大路一直走拐个弯有个大型的超市,她到了后先在门口买了碗关东煮填肚子,刚拿起肉丸咬了一口,有个小孩跑过来撞到了她的腿上,她手中没拿稳的碗直接就掉到了对方身上。

《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第十章

小孩被烫得哇哇大叫,晚秋慌了手脚忙蹲下来查看:烫到哪里了,让阿姨看看,阿姨不是故意的。

小孩只知道使劲哭,晚秋把她的手脚、脸都检查了一次,没发现什么红肿起泡的地方,衣服也只是手腕处湿了一点,这才松了口气,刚想哄哄她,忽然被人从侧面猛的推了一把,直接就把她推到了地上,坐到了她刚才泼的汤里面。

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晚秋刚想解释,抬头看清是谁,怔住。

生气中的冉倩也呆住,晚晚秋,怎么是你

晚秋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汤渍,拿了纸巾出来擦了擦,还真是冤家路窄,她根本就不想见到这个女人,转身就要走,冉倩忙把她拉住。

晚秋以为她是要说小孩受伤的事,冷冷道:你女儿撞到了我,我端着的碗不小心掉了,我已经检查过,她没受伤,你要是不放心,再检查一次,我可以陪着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医药费我会出。

晚秋,我不是这个意思。冉倩松开手,不好意思,我刚才没看清是你,推了你一把,你没事吧?

晚秋懒得搭理她,也不看她,说:既然你不要我负责,那我走了。好好看着你女儿,公共场合别乱跑乱撞。

等等!冉倩牵着女儿再次把她拦住,晚秋,我们谈谈吧。

晚秋不耐烦了,阴着脸看向她道:谈什么,我们现在有什么好谈的?是不是还要我补送你们个祝福?见她站在自己跟前不动,厌恶的喝道:让开!

冉倩愤恨的咬了咬唇,听到有人在喊彤彤,忙用力推了把梁彤的背,梁彤向前跑了两步摔在了晚秋的前面,晚秋脚刚要落地,发现脚下有人时已经晚了,惊慌中踮起了脚尖找了个小小的空隙踩了下去,她自己差点摔倒。

彤彤,你没事吧?冉倩忙跑了过去把女儿拉起来,梁彤受到了惊吓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晚秋稳住了身形也是吓得不轻,下意识的就要去问问情况,一个男人忽然冲了过来一把将冉倩拉开,抱起了梁彤,责备道:你是怎么看小孩的,跟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能让她一个人跑,你怎么总是当耳边风!

晚秋走出去的一步又收了回来,今个儿是什么好日子,怎么出门就碰到这么一家子,大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她忍了忍,暗自压下一口气道:她刚才忽然摔倒在我面前,我没防备,不过我应该没踩到她,你看看她的胳膊有没有受伤。

梁启生回头,这才看到晚秋,他原本还想要教训这个走路不长眼睛踩小孩的人,见是她,此时的火气也是消了一大半,但还是不满道:你走路应该看着点,撞到了小孩再踩上一脚,能把她踩死。

晚秋愣了下,这是认为她把小孩绊倒的?她还险些被孩子绊倒呢!

我走路一向都看得很准,从没踩死过人。晚秋心里冷哼了一声,白了一眼冉倩,这个闷亏她不吃,你应该去叮嘱你老婆,让她把小孩看好,不要在人群中乱跑,也不要故意往别人脚下跑。

冉倩忙出声道:启生,这不是晚秋的错,是我没把彤彤拉好,她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她。

你不用替她说话。梁启生挡开跟前的冉倩,压了压脾气道:晚秋,我们的事你想怎么样直接冲着我来,不要拿小孩子出气,小孩子是无辜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把她撞倒的?晚秋觉得很可笑,在冉倩开口之前说:我刚到这里,你女儿就跑了过来撞到我的腿,我当时端着的一碗关东煮掉到了地上,汤不算烫,我检查过,她袖子那块湿了一点,并没有烫到,梁太太也赶过来看过,不要我负责,你要不再仔细看看?

梁启生被刺激到,不顾冉倩的阻拦,还真把人放到地上去查看。

晚秋的气不打一处来,她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个男人的,她怎么就从那么多的追求中挑了他,他们在一起七年,她时晚秋是什么样的人他居然还不清楚,怀疑她?她时晚秋什么时候敢做不敢当了!

检查完了?晚秋见他停下,再也给不出他们半点好脸色,故意道:要不要去医院做全身大检查?等我走了,她出了任何事可都不能再赖到我身上了!

晚秋!冉倩忙上前劝她,启生刚刚只是担心彤彤,他没说你撞到彤彤要踩她的

我不用你在我跟前做和事老,我时晚秋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绝对不会在人背后耍小手段诬陷人,我更没有丧心病狂到拿小孩子出气,你女儿怎么摔倒的你自己难道不清楚?晚秋甩开她的手,也没心情买东西了,直接就想回去。

站住!梁启生说着就要上前,冉倩似乎是怕他们打起来,上前拉住他,但也没怎么用力,嘴中只劝他不要生气。

晚秋真是没想到自己交心了二十年的闺蜜如今是这个样子,难道在她跟前的那几十年都是伪装出来的?可笑!她哼笑了一声,转身指向一旁商店门口的摄像头说: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有摄像头拍了,梁先生可以去店里面看,你要想告我,我随时奉陪。

梁启生的话全都被她堵在了喉咙里,他刚才是看到晚秋踩到了梁彤一时气急冲昏了头脑才那么说,实际他确实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他刚才也检查过梁彤,除了衣服脏点外就像她说的,没任何问题。

他原本气是消了气想跟她好好说话,却不想她言语那么尖锐,直接又把他惹怒了。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受他控制过,从他追时晚秋开始,她的姿态就是高高在上,做任何事都不受人干涉,哪怕他是她的男朋友、未婚夫,她也是那么我行我素,独立的让他感到不安。

他曾经很爱时晚秋,但是这种爱渐渐的被一种心理不平衡所代替。时晚秋太优秀太惹眼了,她像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力,总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围着她转为她办事。没有哪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女人在事业上压过自己,所以就算他爱时晚秋也是不能接受她超过了自己。

《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