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苏浅雪楚天阔)-一寸相思一寸灰免费阅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苏浅雪楚天阔)-一寸相思一寸灰免费阅读

2019-09-09 11:41:02来源:WD发布:素素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苏浅雪楚天阔)在线阅读,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又名,一寸相思一寸灰是由作者素素写的一部现言小说,一寸相思一寸灰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相思是场劫难。只为那一眼,他便留在了她心里。所以雪山上尸骨中,她拼了命把他救了回来。却不想被妹妹鸠占鹊巢,她变成了给他下药的下贱女人!他把她娶进府中折磨了三

一寸相思一寸灰小说(苏浅雪楚天阔)-一寸相思一寸灰免费阅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寸相思一寸灰》第三章再无瓜葛么

母妃,犯不上为这个贱人动怒。

楚天阔走了进来,给辰妃倒了茶轻轻抚着她的背,许久,才想起看向苏浅雪。

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滚。

苏浅雪被楚天阔的冷漠刺痛,她强忍着泪水,不想让楚天阔看到她的软弱,甚至这个时候,她还在意楚天阔最厌烦她哭了!苏浅雪笑笑,笑自己的痴狂,笑楚天阔被猪油蒙了的心。

子阔,我爱了你七年,当年耀城一战,你三皇兄要陷害你,谎报说你带领的军队全军覆没拼死保住了耀城,皇上信了,可是我不信!是我在白雪覆盖的死人堆里把你找到,拼死拖你回来,手上磨的茧还在,为你割腕饮血的伤疤还在,你为何不相信,你当真瞎了吗?

苏浅雪声泪俱下,她拼死救回来的,竟是一头狼!一头在她怀里活了命抬起头就要伤人的狼!楚天阔看着苏浅雪,神情冷冽半点不为之所动。

我当时虽看不见,却听得到,断不是你这般寒鸦之音,况且小荷还保管着我受伤时的血衣,你编这样拙劣的故事以为我会信吗?

苏浅雪竟无言辩驳,楚天阔的话刺的她体无完肤,她这寒鸦之音还不是拜她那阴险毒辣的妹妹所赐,那恶毒的母女在她昏迷之时灌她喝下伤嗓子的药,掩盖了一切的真实。

楚天阔捏住苏浅雪的脖子把她拖到了门外。

我知道你这等不要颜面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你大可以四处宣扬去,就算沦为笑柄,终究没人敢在我面前提起,你,我休定了!

门在苏浅雪眼前被狠狠关上,震得苏浅雪一个哆嗦。

午时,一纸休书就被下人递到了苏浅雪手上:苏氏不守妇道,与下人私通,丁亥年下旬废去婚约,再无瓜葛。

不守妇道!

苏浅雪发疯般把一纸休书撕的粉碎,四个字,就抹杀了她对他七年的爱,他用这样肮脏龌龊的字眼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爱情踩在脚下,她怎么能受得了?

苏浅雪跌跌撞撞跑出房间去找楚天阔,她要找他问个清楚,她要剖开他的胸膛看看,里面跳着那颗心,到底是什么颜色!

苏浅雪走到二道院的过道,就被楚天阔的贴身侍卫拦了架。

苏小姐,太子爷不在,您的行李已收好,不时便会有人护送您回相府,您还是去准备一下吧。

苏浅雪惊住,楚天阔,他竟这般绝情吗?这就要把她赶回那个冰冷的家!她疯狂的闯进后院,如侍卫所言,楚天阔确实不在,她遍寻不到,无力地跪坐在院子里眼睁睁的看着下人们粗鲁的把她的衣物用品塞到马车上,听着下人们悉悉索索着对她指指点点,这一刻,她彻底的绝望了!

七年前父亲封相,苏浅雪随父亲入宫。

远远的抬头望见了皇上身旁站着的男子。

濯濯泉中玉,萧萧风下松,翩翩贵公子,皎皎世无双。

只那一眼,苏浅雪的心里,便有一种叫做相思的思绪悄悄生了根发了芽。

此时再想起初见楚天阔的情景,遥遥恍若隔世。

《一寸相思一寸灰》第四章赶出家门

苏浅雪无力再争抢辩驳什么,坐上马车回了苏府,刚迈进相府的门,父亲就一个耳光把她打倒在地。

你做出那等丢尽苏家颜面的事,还有什么脸再踏进苏家的大门,你给我滚出去,从今天起不许你再踏进苏家门半步!

苏桥说着,苏夏荷在他身后探出了头,杏眼朱唇,巧笑倩兮的望着狼狈不堪的苏浅雪。

父亲,姐姐终究是苏家的骨血,何况您心肠好,过路的乞丐寒冬之中求宿一晚您都应,您还是收留下姐姐吧。

苏浅雪看着苏夏荷那副恶心的嘴脸,好美的一张脸,好丑的一颗心!

苏夏荷,你和你那恶毒的母亲恶事做尽,就不怕苍天有眼劈了你们吗?

苏夏荷委屈的躲在苏桥身后。

父亲您看姐姐。

她不是你的姐姐,苏家没有这等不知廉耻的!你还不滚!

苏浅雪看着苏桥,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野兽也没有这般心毒吧?

父亲,这也是我母亲的家,您

苏桥听闻苏浅雪提到她母亲顿时大怒。

你少给我提你那假仁假义的母亲,滚出去,给我滚出苏府,永远别让我再看到你。

苏浅雪心里那唯一的期盼被狠狠的捏碎,苏浅雪努力支撑着身体,咬着唇不让泪水滴下,她看了看这个她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这不是她的家,从母亲去世之后就再也不是!她看着他们父女,一字一句道。

您大可宽心,从今以后,我与苏府再无任何瓜葛,更不会再踏进半步。

你看你看,这个忤逆的,快给我滚!

苏桥指着苏浅雪大骂,苏浅雪转过身,泪水瞬间打湿了衣衫,这就是她唤了十九年的生身父亲!

果然他们才是父女,不然为何这般相像?自己的母亲去世后不过百日,父亲就迫不及待的扶正了尹如月,他招赘入王爷府娶了母亲,不过是想爬的更高罢了,楚天阔立下赫赫战功,苏夏荷便顶了苏浅雪救他的名,后来他母妃受娘家牵连,苏夏荷便陷害苏浅雪让楚天阔娶了苏浅雪,如今楚天阔是国之储君了,苏夏荷当然恨不得马上住到太子府当上太子妃,这对父女,果真是无耻阴险的不能再苟同了!

苏小姐,现在去哪儿?

赶马车的是太子府的,苏浅雪向来对下人不薄,好歹这人没把她赶下马车,苏浅雪看了看漆黑的街道,出来时身上没带银两,想来此时当铺也都关了门了。

去城北丘家。

好,您坐稳。

丘家与苏家是世交,在宫里当太医的大公子丘墨寒与苏浅雪自幼一起长大待他如亲妹一般,眼下只有去找他应急了。

苏浅雪让车夫扣了门,不一会儿,丘墨寒跑着上了马车,苏浅雪瞧着他,满脸焦急的,对襟的盘扣都系错了,苏浅雪心里一酸。

丘哥哥,这世上也只有你这么惦念我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浅雪你快说啊,当真是要急死我!

楚天阔把我休了。

什么?

我身上没带银子,你给我一些我找个客栈住下。

为何不回家中?

苏浅雪听了低下头,极力忍着眼里的泪,丘墨寒见状知道她定是在家里没看到好脸色。

好好好,我陪你去客栈,这么晚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

找到了一处没打烊的客栈,苏浅雪从包裹里摸出一根金簪递给了车夫。

苏小姐,这

拿着吧,多谢你能送我这一程。

那您保重。

到了客栈安顿好,苏浅雪累极的睡去。

《一寸相思一寸灰》第五章骨肉

丘墨寒急的跳脚,迫切的想知道其中缘由,楚天阔为什么要休了苏浅雪?丘墨寒深知苏浅雪对他用情之深,她怎么能忍得下就这样被赶出太子府!

丘墨寒跟家里说在宫里侍疾也住到了客栈,一日三餐小厮怎么送到苏浅雪房间的怎么端了出来,丘墨寒看着苏浅雪日益消瘦的脸庞,她本就清瘦,月余下来,深陷的眼窝里本来灵动似能语的双眼愈发黯淡,面色苍白额头上露出了青筋,四肢纤细弱似无骨,整日呆坐在窗前不说也不笑,仿若一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浅雪,你若是放不下他就去同他说,若他意已绝,绝情至此,你离了他最好!可你现在这副样子是做什么?难不成为了那样一个狼心狗肺之人还要把性命也丢了不成?

苏浅雪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抬手指向窗外的合欢树。

墨寒哥哥,你看窗外的合欢,虽然了无生机,明年春,终究还是会发芽的,我和它一样,不过是冬天来了,也许再过几个月,就活了。

丘墨寒叹了声气,他知道他帮不了苏浅雪什么,能做的,也只是不让她的身体垮掉罢了,心里那些伤,还要苏浅雪自己慢慢舔舐才能愈合。

只是这唯一能做的,丘墨寒都不再有把握了。

这一日,苏浅雪夜里口渴下床去倒茶,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睡在隔壁的丘墨寒被茶杯碎裂声惊醒,顾不得男女有别就冲进了苏浅雪的房间,把地上的苏浅雪扶到了榻上。

浅雪,你感觉如何?浅雪!

苏浅雪只抬了抬眼,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丘墨寒赶紧搭上苏浅雪的脉,片刻,瞪直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向苏浅雪。

苏浅雪看出丘墨寒神情的异样,难不成自己是得了什么入膏肓之症!若果真如此,倒真是上苍眷顾了!苏浅雪强打着精神问丘墨寒。

我是要死了吗?

浅雪,你

如何?

你有身孕了,已两个月有余。

两个月的身孕!也就是说,自己怀了楚天阔的孩子!上苍为何总是和她开这样的玩笑?他休了她,她才有了他的孩子,苏浅雪心里乱如扯成一团的丝线,她要如何是好?她要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丘墨寒看着愣住的苏浅雪,轻声问。

浅雪,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苏浅雪摇摇头,她怎的知道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丘墨寒在苏浅雪身边看着她良久,起身刚欲离开,却被苏浅雪拉住。

墨寒哥哥,我饿了,你去给我叫些饭菜吧。

苏浅雪忽然之间主动吃东西,丘墨寒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浅雪,你

我要生下这个孩子,我要他得到所有属于他的,包括一个父亲。

就知道你会这样,浅雪,我宁愿你没有怀这个孩子,这样也许你就不会再回楚天阔身边,他把你伤成这样,你当真还不回头吗?

苏浅雪苍白的脸上神情坚定,仿佛冒死赴沙场的勇士。

墨寒哥哥,我要这个孩子,我也要楚天阔,你帮我好不好?

我要如何帮你?

我要进宫,我要见皇上,我肚子里是皇家的嫡长孙,皇上自会为他做主。

苏浅雪知道,她找楚天阔也无用,他能使出那样的手段对她,说不定会怎么对她腹中的孩子!如今之计,只有皇上能成全自己,楚天阔迟迟不敢立苏夏荷为太子妃,无非是惧着皇上,如今有了这个孩子,皇上怎会应允他休妻?

苏浅雪心里那棵快要枯死的树被淋了雨,再一次发了芽,或许命中注定,她这一生都要与楚天阔纠缠不清!

《一寸相思一寸灰》第六章进皇宫

次日,苏浅雪便拿着丘墨寒的太医院手牌进了皇宫,按例皇族女眷无召是不得擅自入宫的,苏浅雪不敢明着去崇盛殿外求见皇上,躲在崇盛殿外走廊旁的矮树丛中,等着皇帝下了早朝经过。

明黄色的仪仗渐进,苏浅雪朝当中的龙辇冲去,在侍卫的拉扯中挣扎着,尽可能的让自己离皇帝更近。

父皇,浅雪有要事禀报,求父皇停下銮驾,父皇!父皇!

龙辇骤停,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李荣本来向皇上禀报。

禀皇上,太子妃苏氏拦了架,口中说有要事相秉。

宣。

嗻。

李荣本揭开辇帘,走到苏浅雪身旁喝下了拉扯着苏浅雪的侍卫。

狗奴才,还不松手!转而搀扶起苏浅雪。

太子妃,皇上召您过去说话。

谢GG。

苏浅雪到了皇帝跟前跪倒在地。

父皇,浅雪不孝扰了圣驾,求父皇为浅雪做主,太子他,他要废了我的太子妃之位!

住口!当真是胆大妄为!皇帝在龙辇里怒斥,摆手道回宫。

一旁李荣本走到苏浅雪身边。

你们小夫妻之间拌个嘴,怎么敢这样胡说!走吧,跟着圣驾回偏殿。

到了偏殿,皇帝即刻宣了苏浅雪来问话。

你和子阔又在胡闹什么?

父皇,太子他,已将我赶出太子府月余,浅雪不够温婉贤淑,但求父皇看在浅雪肚子里的孩子份上,替浅雪做主啊!

当真有了小皇孙了?

一听到孩子,皇帝难掩激动,虽然小皇孙小公主也有了几个,可这太子所生之子,是关系到国本,自然是重中之重。

当下宣了太医给苏浅雪把了脉,听了太医的话后,给苏浅雪赐了坐,当即宣了楚天阔来。

子阔,浅雪有何过错,你要将她赶出府去?如今她已有了皇家的骨血,你休得再胡闹,给我接回府里好生将养!

楚天阔闻言皱眉,他与那个女人,怎么就有了孩子?如今她抬出了父皇来压自己,她以为自己就会屈服?

父皇,是她不守妇道在先,况且她已离府多日,肚子里的孩子来的着实怪异,恕儿臣无法认下。

孽子!皇帝气的从龙椅上站起堂堂我朝公主之女,何来的不守妇道?你这个孽子是动了什么心思?

皇上息怒!殿外驻足多时的辰妃走了进来。

皇上,不要动气了当心伤了身子,你们两个不懂事的,小两口拌个嘴都要吵到皇上跟前?

楚天阔刚想开口,被辰妃凌厉的眼神拦下,她走到苏浅雪身边握着苏浅雪的手。

阔儿,现如今浅雪有了你的骨肉,那可是嫡长孙,看你父皇高兴的,你可马虎不得,回府后不许再欺负浅雪!

楚天阔明白母妃言下之意,苏浅雪若怀的是个男胎,那就是嫡长孙,皇上不会允许他废太子妃!

饶是心中再厌恶,终究,还是把苏浅雪接回了太子府。

随着进府的,还有皇宫里带着各色补品用品的太监宫女们,楚天阔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怒火中烧,拉着苏浅雪进了寝殿。

苏浅雪,你用尽手段爬进来,又能怎么样?你以为拿孩子拿我父皇来威胁,有用吗?我告诉你我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逼迫,你这样做只能让我越来越厌恶你,还是说,你千方百计回来,就是要恶心我?

楚天阔,你不爱我,也不疼自己的孩子吗?

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我看都不想看一眼!

苏浅雪看着楚天阔愤怒的脸庞,那张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将为人父的喜悦,有的,只是快要烧起来的怒火,苏浅雪仅有的希望渐渐破灭,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冰冷。

你看不看,他都是皇家的嫡长孙,你死了之后,他会继承皇位。

楚天阔冷哼一声,那个女人,明明是贪附权势手段拙劣,偏要做出一副对自己深情厚意的做作样子!

是吗?所以你这样费尽心机的回来?我告诉你你做梦!你不要妄想拿孩子来威胁我!你能怀我的孩子,也要有命生下来!

苏浅雪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那个男人,他孩子的父亲,他在说什么?

楚天阔,我倒要看看虎毒是如何食子!

楚天阔开了门,斜眼看着苏浅雪。

我会让你知道,你回来是找死!

《一寸相思一寸灰》第七章回太子府

苏夏荷听楚天阔说完苏浅雪又回来了,闹着进了太子府,见了楚天阔瞪眼看着他,委屈的眼泪一直掉。

终究是你与姐姐情分深,不然怎的就与她有了孩子?现在看来,倒是我多余了!

小荷,你知我心中从来都只有你一人!那个孩子,只是个意外!

所以你就要把她迎回府里心尖儿似得供着,等她生了孩子让她牢牢坐稳太子妃之位是不是?那我呢?我又是什么?你的玩物吗?

够了!楚天阔皱眉喝斥难不成你要我驳了我父皇的意?让我背上个忤逆的罪名?

苏夏荷隐忍着问道那你要待我如何?

楚天阔扶着苏夏荷的肩,轻拭着她脸上的泪。

我们从长计议。

又是这句话!罢了,我不与你为难,是夏荷福薄,没福分留在你身边!

苏夏荷说着,扭头便往栏杆处跑去,纵身一跳便没了踪影。

楚天阔一个健步踩上柱子借力向下俯冲,在苏夏荷从高高的阁楼跌落在假山上之前接住了她。

小荷,小荷!你这是做什么?

苏夏荷在楚天阔怀里慢慢地睁开了眼。

子阔,我不想让你为了我耽搁了继承大位,可是让我看着你与别的女人在一起恩爱生子,我的心就像刀剜一样疼,我受不了!你让我死好不好,我不要再这样活着了!

苏夏荷哭的悲切,让楚天阔一阵揪心,为了这太子之位,把一个阴险卑鄙的女人塞到自己身边,让自己看着心爱的女人忍受折磨,这样做,真的值得吗?他看着苏夏荷思衬良久后开口。

小荷,明日我就去回了父皇,这太子之位,我不做也罢!我失了太子位,苏浅雪自然不会再与我纠缠。

不可!

苏夏荷闻言在楚天阔怀里惊起!若是楚天阔当真如此,别说太子之位,他就连普通的皇子都不如了!

子阔哥哥使不得!若是你为我失了一切,我又怎能安心?小荷不让你为难,只要能留在你身边,再别无所求。

过了几日,楚天阔便不顾辰妃的阻拦去找了皇上。

父皇,儿臣请旨封苏相府上二小姐苏夏荷为侧妃,求父皇恩准。

阔儿,朕平日只觉你一向沉稳慎重,怎的竟说些胡话!太子之后关乎国本,若你后妃为一家,岂不让苏府妄自为大?何况那苏氏二女是什么样的身份?岂可跟我朝公主之女相比,断不能入侧妃之位。

说到底,若论亲戚,苏浅雪要跟皇帝叫上一声舅舅,如今苏浅雪刚刚有孕太子就要纳侧妃,皇帝自然就偏袒了些。

父皇,儿臣与苏相之女苏夏荷渊源颇深,她对我有恩,儿臣万不能做那负心之人!恳请父皇网开一面!

辰妃也跟着给儿子求情。

皇上,就依了阔儿吧!那苏府二小姐对阔儿用情至深,前日险些丢了性命,见了臣妾,求我让她在阔儿身边做个洗漱丫鬟都可!要真是让她丢了小命,也抹杀苏相的脸面不是,皇上,您就成全阔儿吧。

皇帝思衬一会儿应允道。

封一个侧妃也不是不可,不过阔儿你要记得,苏浅雪才是正妃,她肚子里的是皇家的嫡长孙,孰轻孰重你要分得清,不要失了身份。

谢父皇成全,儿臣谨记。

五月初十,良辰吉日。

太子府里迎着侧妃,府里的下人议论着,这阵仗远比当年迎娶太子妃时还要大。

鼓乐吹打声不绝于耳,让孕中本就烦躁的苏浅雪心烦意乱,那个害了她失去所有的苏夏荷,她终于如愿以偿进了太子府,苏浅雪知道,苏夏荷想要的远不止于此!

《一寸相思一寸灰》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一寸相思一寸灰》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