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巫耶小说(段鸢阿提凯拉)-巫耶免费阅读

巫耶小说(段鸢阿提凯拉)-巫耶免费阅读

2019-09-09 11:59:08来源:WD发布:第三梦

巫耶小说(段鸢阿提凯拉)在线阅读,巫耶小说又名,巫耶是由作者第三梦写的一部社会都市小说,巫耶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时至很多年后,她常常会想起那个男人,她一剑捅向他,他却握住剑,告诉她,他爱她。

巫耶小说(段鸢阿提凯拉)-巫耶免费阅读

巫耶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巫耶》第一章

第一章

我是一只鸟,叫段鸢。身上的羽毛全是蓝色,除了心口处的毛发,是鲜艳的红色。

圣君说,这是诅咒。而诅咒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

我只知道红色的羽毛会吸光我的心血,直至死去,而那时全身的羽毛都会变成妖艳的血色。

可是我却不怕,我早已不再像以前那样贪生怕死了。或许是三百年的生命,早已让我看透了一切。

我现在的主人叫阿提凯拉,他是榭都王国的战神。

我怕打着蓝色的翅膀,停留在他的肩膀上。

他站在桃花树下,一身黑色的华服随着风微微摇晃起来。赤色玉冠将他的头发全都束了起来,露出那张冷漠清俊的面庞。

我从他的眼中,看见了盛开的桃花,朵朵艳丽。

三月的春日,是桃花的世界。它们骄傲的立于枝头,万千嫣红都不过是它们的陪衬。那么美的桃花,可是在他的眼中却看出一股悲伤。

他的目光透过桃花,始终望着远方,是我所看不到的远方。

圣子要回来了。他折下一朵桃花,轻轻碾碎,抛在空中,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淡淡的又说了一句:你说,她会回来吗?

不会,我在心中轻轻的说出来。

她,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阿提凯拉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盯着我的眼睛看.。

她跟你一样,眼神是那么的清澈。纵然

他的纵然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想着他的话,失神片刻,然后轻轻扭过头去。

哎只是可惜了,为什么别人家的神兽都会说话,而你却只知道吃喝拉撒呢?啧啧

他摇了摇头,一副嫌弃的模样,刚刚悲伤的神情已被他悄悄掩饰过去了。

我的心中涌现一丝伤感,如果我会说话,那么这两百年他也不会如此寂寞了。

我装作很生气的模样,为了表示不满,我突然飞过去,在他俊美的脸上啄了一下。他白皙的皮肤立刻出现了一个红色小苞。

他目光宠溺的看着我,嘴角依旧扬着,并不在意的说道:你这小家伙居然感偷亲我,不过我可不会对你负责啊。他用手轻轻揉着那个红色小苞,动作优雅,黑色的衣袍衬得他更像高贵的天神。

一片片妖娆的桃花落在他的身上,他轻手拂去身上的花瓣,带着笑容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纵然他脸上的笑容有多深,可是他的背影却显得孤独和悲伤。以前的他,活的多么自在潇洒,而现在的他却要背负着那么多的忧愁。

如果可以的话,阿提凯拉,我多想为你拂去那些悲伤。可惜,我不能。

我仅仅能为你做的就是,不再将悲伤带给你。

我们的王国叫榭都,它是由三个部落组成的:圣斯乌,曼汀维,夷道格。榭都位于天地相接的地方,在这里有凡人,也有神仙,但更多的是像我们这些拥有灵力,高于凡人却又低于神仙的族类。据说我们这样的族类,是仙人和凡人相结合而成的。像这样的族类分为很多种,有擅长攻击的博特族,擅长下毒刺杀的炎族,能歌善舞的爵伊族,聪明善辩的华陵族,前三种族类均是群居生活,而华陵族则是遍布在这三个部落中。

我们榭都的首领叫做圣君,他所居住的地方是位于圣斯乌的王都,所以王都也是榭都的政治中心。

圣斯乌,曼汀维,夷道格,这三个部落经过几百年的安稳日子,如今已是风起云涌。

不管是人,还是神,只要有野心,那便永远也遏制不下去。

榭都表面上的和睦最终是被曼汀维首先打破。

在距离迎接圣子回来的第九天,曼汀维突然起兵包围了圣子将要经过的路段。并扬言要攻打圣都,推翻特维诺的统治。

在加特大殿上,圣君特维诺着一身墨绿色衣袍静静坐着。他半闭着眼眸,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着扶把。

在榭都,灵力越强大的人,老得越慢。甚至有些人已经达到永生的境界,超脱了生死轮回。

特维诺已经有几百年岁了,但是模样依旧如同一个青年男子。干净深邃的轮廓上,见不到一点儿岁月的痕迹。

殿下众人,因为曼汀维的造反而愁眉苦脸,交谈声不停。

阿提凯拉的表情始终淡淡的,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特维诺则是目光深邃的扫视众人,脸上透露出的情绪也是让人难以捉摸的。

同样是极其俊美的两个人,可他们的气质却不一样。特维诺冷峻阴鸷,而阿提凯拉却是漠然冷淡多一些。

有的大臣向圣君建议应当先发兵,平定曼汀维的叛乱。有的则建议推迟圣子回来的时间,然后向曼汀维议和。

圣君听了这些意见,睁开眼睛。墨色瞳孔仿若两个漩涡,在众人之间旋转。末了,他却只是摇头,手指敲扶把的声音略高了一些,那些群臣无人在意,还是自顾自的谈着自己的看法。

阿提凯拉,你有什么意见?圣君忽然侧过头,看着殿前离自己最近的人。

《巫耶》第二章

第二章

我认为当务之急则是先接回圣子,然后再从长计议。阿提凯拉凝眉说道,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曼汀维这次的行为有些奇怪,为今之计,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圣君看着他,目光愈加深邃,旋即又笑道:不愧是我们榭都王国的第一战神,想法很好。只是由谁去接圣子回来呢?

圣君的目光越过阿提凯拉,扫向众人。

由阿提凯拉去吧不知是谁说出了这一句话,然后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

众人都一致推荐阿提凯拉担当这个任务,既然是他想出来的方法,当然由他去。而且接圣子回来这一任务,万一要有什么散失的话,那不仅仅是一颗脑袋的问题,还会影响整个榭都王国的未来,毕竟圣君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我躲在阿提凯拉的怀里,听见外面群臣的声音,忍不住担忧的啄了啄他的衣服。他似乎并不在意,伸手抚了抚胸口的衣服。

阿提凯拉,你愿意吗?圣君看似微笑着问阿提凯拉,但声音却是透露出命令的意味。

我心里愈加极了,啄他的动作更加频繁。

好,阿提凯拉会竭尽所能,迎回圣子。阿提凯拉面无表情地回应着,眼神漠然的望着圣君。抚在胸口的右手,阻挡住了我的动作。

我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提凯拉嘴角保持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隔着遥远的距离,与圣君相望着,两人心思各异。

阿提凯拉出发的那一天,圣君给了他一支最英勇的箭队,凤羽箭士。

凤羽箭士是榭都王国最神秘的组织,它是由圣君亲手训练而成的,平时只听从于圣君。

可是这次却被派遣跟随阿提凯拉。可见,此次任务不是那么的容易。

我在心里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

不明白阿提凯拉为什么会接受这个任务,难道是为了她?

身后的凤羽箭士身穿银色铠甲,头戴银色盔套,肩跨银色长弓,背背银色凤羽箭。总而言之,整个队伍是银光闪闪,很是刺眼。

我有几次想扭过头看清楚他们的模样,但奈何反光太厉害,完全看不清。

我和娜琳也一起跟随着。

娜琳是阿提凯拉的侍从,我想她至少待在阿提开拉的身边有两百多年了,因为当年我跟着阿提凯拉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了。

我拍打着翅膀,静静的跟在阿提凯拉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他墨色长发用浅青色的玉簪轻轻挽着,一身黑衣随风肆意扬起。

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是即将到来的战斗?还是她?

如果他没有看到她,那他会怎么样?不是如果,而是一定,一定看不到她。一想到这,我的心里瞬间难受起来。

如果他知道两百年的等待与希望到最后只是一场空,他是否能接受的了?

小家伙,你在想什么呢?娜琳突然冒出来一声,伸出纤细的胳膊,粗鲁的将我搂在她的怀里。

我使劲的挣扎着,她拉开我的两只蓝色的翅膀,浅笑道:小家伙,别乱动,再动,把你煮了吃。

我听了这话,佯装害怕,缩了缩头,然后又点了一下头。

哎呀,原来你还会点头啊,这是我养你这么长时间,你做过的唯一一个高难度动作啊。乖,再来一个,来,开始娜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兴趣,扯着我翅膀的那只手不安分的抖动着。

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她的幼稚,但每次还是拒绝不了她,因为我是一只任人宰割的鸟。

空有神兽之名,却没有神兽之实。

经过她这么一打搅,我刚刚愁闷的心情也没有了。

记得以前才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一副疯疯傻傻的模样,到现在还没有改变。

两百年的岁月,竟然就这样悄悄过去了。

我在心中轻叹,时间真是最好的杀手,它杀死了人们心中的希望,爱恋,梦想,一切。

而这两百年平淡的生活,对于我来讲,却不如曾经圣君特维诺那一年所带给我的记忆深刻。

《巫耶》第三章

第三章

我们走了很久,来到一片丛林。跨过这片丛林,就是曼汀维的境内,也是最危险的一段路。

据圣都有消息来报,圣子他们一行人也快到丛林这儿了。

若如此,那真正的危险就暗藏在这片阴深的丛林里。

只是,他们为什么不袭击圣子呢?这样岂不是更容易成功?要知道圣子身边的那些冰极圣人,他们的灵力是极低的。可曼汀维那些人竟然没有从这方面下手,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望着前方,草木横生,凌乱不堪,像是一具具死掉的尸体,正等着腐烂。而遍地都是泥泞,泥泞上映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脚印,像是丛林里的怪兽。

而四周怪叫不停,奇怪的野鸟一直惨号着,整个丛林都被一种恐怖的氛围笼罩着。

我的心紧紧收紧。

旋即又摇了摇头,有阿提凯拉在,什么危险还不是一一会

化解掉,不会有事的。

对面的丛林,也就是圣子现在待的地方。

想到这,我心里一顿。脑海中忽然涌现了一个血色的场面,一个女子凄声惨叫,她的衣裙染满了鲜血。在我昏倒的一刹那,似乎看见了她嘴角的嘲笑,那笑,直渗入我的心间,像是一块冰锥,插在心口上,时时流动着冷气。

我摇摇头,用翅膀紧捂着胸口。不愿再想那些事情了,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可面对圣子,我的心中还是有些愧疚。

两百年前,我差点要了他的命。幸而他那时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会记得这段恩怨。

天色渐渐暗下去,我们就扎营在丛林里。阿提凯拉在附近设了一层金色的结界,以防有曼汀维的人来袭。

深夜,月色朦胧。

阿提凯拉似乎睡不着觉,他独自一人站在帐篷外。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拍打着翅膀,停留在他的肩上。

他好看的两道眉插入鬓间,高挺的鼻子因为呼吸而轻轻颤抖着。两片薄唇微抿着。

他的眼神一直望向远方,仿佛夜的黑暗遮不住他的视线,他依旧可以看到他要寻找的目标。

他在想她么?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我的心里忽然一痛。我仿佛感觉心脏的血液在被人吸走。胸口处红色的毛发,在黑夜闪耀着诡谲的光芒。

心好痛,我用翅膀捂住心口,可是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由心脏传遍全身。

你看,段鸢,前方的火球是什么?阿提凯拉指着前方的一团团红色光芒向我说道。

我抬起头,只看到模模糊糊的红色将我们围在中间。那红色在黑夜中显得如此耀眼,正慢慢向我们靠近。

我疼痛的说不出来一句话,整个身体仿佛被外力揉在了一起,一点力量也使不出来。我从阿提凯拉的肩膀上狠狠的摔下来了。

可恶,这该死的诅咒怎么在此时发作了?

阿提凯拉惊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我,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就将我放在他的掌心,轻轻的搂着我,纵身一跃,飞往营帐中心。

我看着那些火球渐渐向我们靠近,仿佛要把我们吞没,可是却都被阿提凯拉的结界给挡了下来。

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看样子我们可以度过这个劫难了。

正在我安心的时候,那些被挡下来的火球却瞬间爆炸了起来。结界内的帐篷因为这爆炸力纷纷倒塌,凤羽箭士们全都悬在半空中,等待着阿提凯拉的命令。

曼汀维的人无非是想要逼我们出来,那么我们又怎么可以让他们失望呢?阿提凯拉手臂轻轻一挥,将士们全都冲了出去。

阿提凯拉将我放在他的怀里,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说道:小段鸢,你睡一会儿,等到天明,一切都会好了。

《巫耶》第四章

第四章

此时此刻,面对这种情景,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敌人的火球还没来得靠近我们时,便早已被凤羽箭士们射中,反而在敌人内部爆炸了起来。

火球的攻击持续了一断时间,便戛然而止了。

我痛得仿佛像是痉挛了一样,所有的血液都汇聚到胸口处,然后被什么东西给吸走,这种感觉让人能清楚地感受到死亡的恐惧。

我极力挣扎着,但于事无补。

丛林的四周充满着恐怖的静谧,撇去这些满目疮痍的痕迹,仿佛刚刚的战斗只是一场梦。

我躺在阿提凯拉的怀里,能够清晰的听见他的心跳声,很有节奏,没有一丝慌乱。

他是愈战愈勇,愈勇愈静。

哈哈,阿提凯拉,好久不见啦。在遥远的夜空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悠长而清晰。

接着便看见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迅速抓住了最前方的一个凤羽箭士,然后将他按倒在地上,一口咬断了他的脖子。速度快到那位凤羽箭士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难道刚才那个声音就是这个人发出的?他是谁?我伸出头,想要看清楚一些。

段鸢,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你不怕吗?阿提凯拉表情古怪的看着我。

我忽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环顾一下那些凤羽箭士们,即使他们身经百炼,但也被刚刚那一幕既吓又恶心到了。

至于娜琳,早就趴在树的旁边,呕吐。

于是,我装着很害怕的模样,躲进阿提凯拉的怀里,但两只眼睛却向外瞟去。

刚刚那个身影不是一个人,竟然是一只猴子,确切来讲是一只长得像猴子的妖怪。

不错嘛,阿提凯拉,竟然没有吓到你,哎,太可惜了。从天而降一片黑色的阴影,悬在半空中。带头的那个人,由于夜色黑暗,遮住了他的容貌。但他的两只眼睛,却像星星一样,闪烁着光芒,只是可惜在这夜空中,只能令人想起了绿眼睛的狼。

阿提凯拉嘴角轻扬,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加奥,这就是你的能耐吗?阿提凯拉望着那只猴子,脸上的笑容愈加不屑。

那个叫加奥的男子手臂轻轻一挥,那只猴子得到指示就一跃来到他的身边。

你听见了吗?阿提凯拉大人说你不够优秀呢,让你平时好好练功,你在那偷懒。加奥突然狠狠拍了那只猴子的屁股两下,那猴子嗷嗷叫了几下,默默地躲到加奥的后面,含着泪,低下头,似是委屈。

真难以置信,这猴子是刚才那只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吗?

看来这猴子的主人,也真不简单,能训练出这样一只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出来,我在心中冷笑道。

我忽然想到了圣君,他的王国处处充满危机,那么多厉害的敌人,他应付得了吗?就单这个加奥,恐怕也够让他头疼的。

阿提凯拉,如果你投降的话,那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一下。加奥露出一脸真诚的模样,只是嘴角那笑容怎么看都让人不舒服。

是吗?你觉得我会想与你多说废话吗?阿提凯拉冷声说道。

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我们选个地方好好的打一场,我可是一直很仰慕你这榭都第一战神啊。加奥的语气倒不是赞扬,反而充满挑衅。

不必了,这就是个打架的好地方。阿提凯拉淡淡的说道。

加奥冷哼一声,并未再说什么,转身化为一道蓝色火焰,向丛林深处飞去。

他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阿提凯拉,嘴角轻扬,似是吐出两个字,巫耶。

阿提凯拉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右手紧紧按住腰中的剑,凝眉往他消失的方向,然后化为一团红色火焰,紧随着加奥。

《巫耶》第五章

第五章

这似乎是陷阱,我在阿提凯拉的怀里挣扎着,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可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前方,完全忽视了我的挣扎。

两百年了,听到那个女子的名字,他依旧是如此的迷了心智,连性命也不顾。

身后的凤羽箭士们早已与敌人打了起来。兵器与兵器碰撞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空,显得格外惊心。而那摩擦出来的光芒,像瞬间即逝的烟花,绽放在无尽的黑夜里。

阿提凯拉,开始吧。加奥飞行了一段时间后,突然返身停下来,抽出腰中的剑,迅速砍向阿提凯拉。

巨大的剑气闪耀着紫色光芒,直冲向阿提凯拉。

阿提凯拉冷笑着,抽出腰中的剑,发着红色光芒,挡回了那道紫色剑气,然后迅速窜到加奥的身后,一把剑直刺向他的脖子。

加奥也敏锐的躲过了阿提凯拉的攻击,然后翻转身子,泛着紫色光芒的剑又直刺向阿提凯拉。

两个人的剑相互抵着,剑与剑碰撞的地方泛着血色光芒。

我在阿提凯拉的怀里,伸出头,想探个究竟。

我一抬头,便对上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那双眸子在看到我时也微微露出惊讶的神情,旋即又释然了。

这双眼眸,很美,像星星一样,隐隐闪烁着无与伦比的光辉。而那眸子中,平静的似无风的湖面,富有自然的魅力。这样的眸子,怎么会长在这个人的身上?简直是浪费了。

阿提凯拉,我突然想起来我有急事,再见了。加奥转身,收回剑,欲走。

阿提凯拉伸剑,红色的剑气挡住了他的离去。

你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阿提凯拉弯着眼睛,黝黑的瞳孔中释放出危险的气息。他的声音低沉而冷淡,隐约中还有一丝愤怒。

我之前说了什么?加奥露出一副迷惑的眼神。如玉的脸庞在红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妖媚。

真会装,我在心底轻叹。

你说,巫耶,是什么意思?阿提凯拉的声音又冷了几分,俊眉微挑。衣带随寒风飘扬,他握着剑的手又加大了力气。

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噢耶。加奥说完这句话,两只漂亮的瞳孔朝阿提凯拉眨了又眨。他伸出手迅速挥手弹开阿提凯拉的剑,临跑时又回头朝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化为一团火焰消失在了黑夜里。

阿提凯拉愣在原地,久久的,目光满是愕然和愤怒。我抬起头,看着他的墨发在黑夜里扬起又落下,那像极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巫耶,噢耶。

我在他的怀里挥了一下翅膀,他回过神,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轻手抚摸着我的头。小段鸢,好点了吗?

他转身飞往营地,只是他脸上的冰霜一直未散。

为什么不追上去?

阿提凯拉似乎看出了我的好奇,就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这次任务是来接圣子回去的,而不是来打仗,更何况

更何况,此事还有点蹊跷。

加奥为什么要引他一战?难道是为了了解他的实力?不,不,不会是怎么简单的。

而最大的疑问莫过于加奥轻轻说出的那两个字,巫耶。

巫耶,你在哪儿?你是否这么多年真的待在冰极世界?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你?阿提凯拉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我看着他忧愁的面孔,知道他又想巫耶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放不下她。有时我很为他的痴情而感动,有时我却为他感到无能为力,等这样一场爱恋,对他来讲真的值得吗?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血腥场面。

凤羽箭士只死了三个人,而敌方则不明,但死伤人数也不多。

凤羽箭士是榭都王国最厉害的一支箭队,但却没有给敌方重创。显而易见,曼汀维那帮人也是不可小觑的。

经过了那一晚战斗后,我们一路都很平安,直至接到圣子。

遥远的便看见一行人,都着白色的衣服,缓慢走近。连带着四周的景色,似乎都变成苍白色了。

风,莫名的萧瑟起来。

我感觉心跳在加速,似是有种害怕的感觉,但却又说不出为什么。

我扭头,发现阿提凯拉的面部表情也很紧张,我轻叹一声,他怕是为了那个女的而感到紧张,毕竟两百年没见了。

那白色的一行人在眼前缓慢停下,我垂下眼睑,不想去看中间那张脸。此时此刻,心中是有一股愧疚之情吗?

想起曾经,那么肆无忌惮,那么狠心决意,为了那一场不可能的爱恋,我究竟做了多少错事?害了多少人?

拜见圣子。我顺从他们一同弯下腰,虔诚的拜向圣子。

起来吧。一句清冷的声音响起四中的温度仿佛也下降了许多。

阿提凯拉起身后,目光越过圣子,浓烈的眼神扫向众人。

我看了他一眼,在心中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怕是要失望了。

你就是阿提凯拉将军?圣子清冷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他目光看向阿提凯拉,略带一丝好奇。

我忍不住抬起头看了圣子一眼,他从雪白色神兽的背上缓缓下来,他也是穿着一身白衣,一头发丝拢在头上。

他的眼眸似是沾惹着千年冰雪,流露出淡淡的清傲。高挺的鼻子,薄唇微启,再配上那张清俊的轮廓,美得不似凡人。

看着这一张脸,让我想起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刀光剑影,那个狂风肆掠,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我决然的从悬崖上跳了下来,正当我等待死亡到来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睁开眼睛,便看见了一张我此生都不会忘记的脸。

《巫耶》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巫耶》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