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宁小葵by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宁小葵by紫色幽梦

2019-09-28 18:51:02来源:wyy发布: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这里推荐小妾又逃了宁小葵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紫色幽梦创作的,宁小葵by紫色幽梦的小说最新目录免费全文阅读。对这种心如蛇蝎,好色如命,伤风败俗的女山贼,傲娇的小侯爷认为收服她的最好方法就是逼嫁为妾,留在身边狠狠调教。结果是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节操全部沦陷。...

小妾又逃了在线阅读-宁小葵by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免费在线阅读

《小妾又逃了》第十五章妖孽的吻

小青见宁小葵又带回了个白痴,唧唧歪歪了很长时间,她走后宁小葵才发现今晚累得不行,得好好睡一觉。

姐姐今晚我要跟你一起睡。小白在大床上打滚,开心道。

妖孽耳朵立即竖起来,坐上床,双眼对小白直放电,娇声道:小白痴,跟美人姐姐睡吧,姐姐给你讲故事。

小白一听,两眼放出水润的光,好哦,好哦,我跟美人姐姐睡!

两人亲亲热热去地铺睡。

盖上被子,妖孽一下子露出狼外婆样,恶狠狠道:小白痴,听着,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阉了你!

小白吓得一哆嗦,但是还是很无辜地问:姐姐,什么叫阉啊!

就是把你的小弟弟切掉!妖孽朝他裆部凶狠地做了一个切的手势,小白立即吓得把双腿夹紧,哭道:姐姐不能切,要不然我没东西尿尿了。

那你听不听话?

我听话。小白含着泪点头。

妖孽满意了,转个身睡去。

小白大气不敢出,却不争气地看着妖孽那性感的背直咽口水。

一夜无话,各自入睡。

清凉无极限的唇,像沙漠里渴求已久的泉,宁小葵在梦中极力索求着那种极致的感觉,但却它总是欲拒还迎,骚人心痒。

小侯爷,你是我的,你不许跑嘻嘻宁小葵吃吃梦呓着。

突然一股冰冷的水浇来,淋得她透心的凉,猛地惊醒,唿地坐起来。

黑暗中就见妖孽幽幽的眼睛在那闪着光。

宁小葵一抹脸,不悦道:你干嘛,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妖孽悠悠道:恐怕不是清梦,是春梦吧!

脸一烫,宁小葵骂道:你瞎说什么?

你今晚又见到他了?妖孽话锋一转。

谁,谁啊?

嗤妖孽笑了,笑得妖冶无比,媚眼如丝地看了宁小葵一眼。

宁小葵心知坏了,他每次真的生气总是如此勾人魂魄的笑。

果然他欺身而来,一股无形的压力立即逼迫过来,怎么提到他你都成结巴了?今晚你们做了什么,看你的脸都红了。

宁小葵下意识的摸脸,一摸才知道上当,黑暗中他哪能看得到她脸红?

我哪脸红字还没出口,湿漉漉的唇便压了上来。

她下意识后仰后脑砰地撞上床杆,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依然不放过她,吻狂野而霸道,像沙漠里的风暴,肆虐侵袭,不留人半点喘息机会,几经强悍的舌攻便抵开了她的牙关,开始疯狂地掠夺她口中的芳香。

这个吻吻得宁小葵脑子懵了半天,几欲窒息,根本没有与小侯爷之吻那种半分酥麻之感,反而是一种溺水后奇迹的生还。

她大口大口喘息,只觉心跳如鼓。

妖孽放开她,湿湿然在她耳边热辣一语,我的吻较之那所谓的安城第一美男的滋味哪个更好。

宁小葵顿时气冲上顶,就着他的肩头就是一口,这一口入骨三分,疼得他闷哼一声,浑身打颤。

你,你是狗吗?他痛叫道。

滚。她在嘴边吐出了这个字。

他愣住了,死死盯着她,眸光开始一点一点发冷,冷得寒人肺腑。

我让你滚你没听见吗?宁小葵低吼道。

眸子里受伤的幽光一闪,他猛然转身,从开着的窗户一跃而走。身影闪了几闪,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哼,宁小葵狠狠地捶床,心情难以平复。

这男人也越来越不像话了,他当自己是谁啊,万人迷吗?想亲她就可以亲吗?这几日来她越来越意识到他在慢慢地掌控她,以软材能缚住硬柴的方式,潜移默化地进入她的内心深处。

夜风透着窗户袭来,有些冷,瞬间清醒了不少宁小葵的脑子。他不会真的离开将军府了吧,她忽然有些后悔情不自禁走到窗户口看了看。

外面夜色如水,静寂无声,没有妖孽要回来的迹象。

宁小葵有些沮丧,忿忿地关上窗,不回来就不回来,呆在她身边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爆炸了,然后将她炸得粉身碎骨。对,宁小葵,你要有志气,不就一个男人嘛,多得是,眼下就有一个好玩有趣的。宁小葵凑过去看了看睡得四仰八叉如死猪的小白,突然发现枕头上晶晶发亮,凑近一看,我靠,口水,一直延伸到妖孽的枕头上。

瞬间秒懂,原来妖孽睡不着觉就是被这口水祸害的。

妈妈的,罪魁祸首!

拿枕头狠狠砸了他一下,他哼哼两下翻了个身,嘟囔道:美人姐姐不要打我

然后鼾声又起。

她骂了一句猪,回床上继续睡,却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天麻麻亮时

才迷迷糊糊睡去。

姐姐,姐姐,好漂亮的蝴蝶,快看快看!才入睡,就被小白折腾醒了。

干嘛啊,大清早不让人睡觉。宁小葵烦躁道。

你看那,蝴蝶,漂亮的蝴蝶。小白一脸的兴奋,还举起一只透明的玻璃瓶子让她看。

她一下子惊艳了,哇塞,蝴蝶!

透明的瓶子里装了一只美丽的蝴蝶。带斑点的翅膀不时扇动着,那如网的金色脉络熠熠闪光,一对浅蓝的触须,纤细得像云锦。

蝴蝶是最适合言说浪漫的尤物,因为爱情是可以插上翅膀飞升的,它的模样是蝴蝶的模样。围绕这这种美丽的生物,很多美丽的传说也是耳熟能详的,比如梁祝化蝶,比如庄周梦蝶。这就是宁小葵为什么偏爱蝴蝶的原因。

夏天蝴蝶稀少,要有也是一些单色调的。如今居然出现了这样一只漂亮如金色云彩的,当真是难能可贵。

哪里来的?她欣喜地把玩着玻璃瓶。

是小夭姑娘昨晚带回来的,本来当晚就想给你的,可是等了你好久也没见你回来。后来见你带了个白痴,哦,带小白回来,我看见她就生气了,给藏起来了。今早我一起床,奇怪,蝴蝶居然放我床头了,所以我就将它拿过来了。咦,小夭姑娘呢?小青端着洗脸水一进门就喋喋不休说着话,绞干了毛巾递给她发现妖孽不在,于是又很是奇怪地发问。

对哎,美人姐姐呢?美人姐姐小白叫唤着开始翻箱倒柜地找。

他走了,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宁小葵缓缓道着,心只觉有被锐利的刀子划过,没有血,只是有一点疼痛。

啊你们是不是吵架啦?小青惊叫道。

宁小葵抱着玻璃瓶子不说话,终于明白昨晚为什么妖孽不在,原来他去找蝴蝶了。

小姐,不是我说你,小夭姑娘那么好的脾气也被你气走了,将来哪个男人敢要你!小青又像宁小葵妈开始数落她,看来这丫头这些天给她好脸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了。

我要姐姐!小白正吃着小青送来的糕点,胡满了一嘴巴,听到这句突然伊吾地说了一句。

小白痴,吃你的点心,噎不死你!小青一瞪眼道。

骂他做什么,至少他也是个男人。而且长得也不错!宁小葵故作很不在意,顺势捏了一把小白的脸。

小姐,你就堕落吧你!小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三天。妖孽真就没有回来。

原来他在宁小葵身边撒娇卖萌,宁小葵时不时噎他几句,揍他几下,日子过得真的很舒心。

可现在

虽然有小白时不时给她点乐趣,但是一闲下来,心好像缺了一块,想怎么补也补不起来。

第四天宁小葵正在默默把玩蝴蝶时忽然收到了光头的信,约她今晚在寺庙里见面。

身上带了些银子,躲掉小白,趁夜黑又翻墙来到广济寺。

老大,你可来了,今晚有桩生意咱必须做。一见面光头就开门见山。

什么生意?宁小葵一个激灵。

难不成杀人越货?山贼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有人愿花100两金子让我们去偷神女庙的一个盒子。光头压低声音道。

100两金子呐!宁小葵立即两眼放光。

可不,有了这100两金子不要说重整山头,连赎我的宝贝小心肝红玉都绰绰有余。光头说得眉飞色舞,就差哈喇子没流下。

那还不走。

宁小葵摩拳擦掌,这些天她闷坏了,好容易有点刺激的事干怎么不做。

《小妾又逃了》第十六章神女庙偷珠

神女庙。

陈旧破落的神女庙在夜色中,黑魆魆的像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

里面供的什么菩萨啊?二人在大树背后偷窥,宁小葵随口问了一句。

哪是什么菩萨。这是以前神女祭祀的地方,老百姓为图方便就取名为神女庙。

神女是什么?

神女就是迦叶族的圣女啊。

迦叶族?

是,迦叶族。据说是离上天最近的最先能领会上天意旨的一族,圣女是他们的首领,有先知祸福的异能。迦叶族权势很大,在一百年前几乎掌控整个红蓼国。后来王权与神权发生宫变,双方大伤元气。外族乘机侵略,双方不得已再次合作这才巩固了国家。从此红蓼国就成了王权与神权相结合的国家,每个在位的王必须要娶圣女为后共同管理政事。

哇哦,这么邪乎,那我们还偷神女的东西啊,那不找死嘛。宁小葵一缩脖子,心说光头这不是在卖她吗?

呵呵光头笑了起来,这是20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早没有迦叶族了。迦叶族早在20年前就灭亡了,更别说神女了。

灭亡?这么大一个族可以与王族相抗衡,怎么说灭就灭掉了呢。

天要谁灭岂有不灭之理。光头眯眼,忽然故作深沉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一拍宁小葵的肩膀,走了。

翻墙进入大殿,点亮火折子的一瞬间,宁小葵大叫出声,蝴蝶!鲜艳的壁画上成千上万只色彩各异的蝴蝶蹁跹起舞,看得人目不暇接。

想不到这壁画20几年了依然如此鲜艳。蝴蝶是迦叶族的图腾。光头举着火把抚摸着壁画若有所思。

居然有民族以蝴蝶为图腾,帅呆了。我喜欢迦叶族。

呵,女人就是女人。光头鄙视宁小葵一下,似乎第一次拿她当女人看。

除了鲜艳的壁画,神女庙里到处是残垣断壁,蛛网灰尘,有不少角落都被蛇鼠占了窝,一走进一大群一大群的老鼠受惊跑出来。

擦,这什么破地方。

宁小葵撇了撇嘴,呛了一下灰尘道:这破地方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偷的,你说的那个盒子在哪?

跟我来!他忽然道。

二人一起走向内殿,一座高大的神女像如神祗一样庄严肃穆突入宁小葵的眼帘。

她抬头看去,虽然经历时间太久的缘故,色彩已经剥落,神女的本来的脸已看不大清楚,但依稀能感觉是个美丽绝艳的女子。

咦,越看怎么越觉得这神女有点像一个人,是谁呢,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这是迦叶族末代圣女,死于天火。光头静静地站在塑像前,神情肃穆。

为什么?迦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会灭族?她好奇地问。

以后某个人会告诉你的,但那个人不是我。光头忽然笑笑道。

我靠,你给我打什么哑谜,郁闷死我了。她怒道。

你今晚怎么这么奇怪,像换了个人似的。她又追问道。

嘘,有人来了。光头忽然变色,一把踩灭了火便要将她拉至神像后面。这破地居然又有人来,奇了怪了。

就在这时,怪事出现了,光头跑至离塑像差不多一米时,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弹倒在地,连带宁小葵摔倒。

怎么回事?

有结界。

什么?

已来不及回答,光头带着她钻到厚厚地掉落在地的帷幔里。

透过帷幔破洞,宁小葵看见来了两个黑衣人蒙面人。一高一矮。

高的满面疑惑道:我刚明明看见有火光来着,怎么一转眼就没了。

别疑神疑鬼的,这破庙几十年没人来了,怎会有火光。赶紧的,做正事。说着打开随身带来的木桶盖。立即一股原生态的石油味冲鼻而来。

尼玛,他们要做什么,难道要放火?

这破庙有什么值得要烧的理由?

宁小葵看不见光头的脸,却感觉到他在微微发抖。

另一个矮个听了也不再迟疑,两人开始用瓢泼石油,从内殿一直泼到外殿。

怎么办,他们这是要放火。你说的那个盒子到底在哪?她焦急地低声道。

我也不知道。光头道。

汗。

那我们赶紧逃吧,一会他们放起火来我们肯定会被烧死。

拿不到盒子我们不能走。

日啊,奶奶的,你这是要作死的前奏。姑奶奶可不想陪着你死。宁小葵想着待要逃时却被光头死死摁住。

这时,外殿火起来了,遇着石油,瞬间火光冲天,然后火一直蔓延到内殿来。

她再也忍耐不住,一脚踹开光头,要逃命。

你看那塑像!光头急切大喝。

她下意识看去,怪事又发生了。

那塑像的双眸突然动了起来,没错,是动了起来。

宁小葵瞬间寒毛直竖。

我靠,塑像是活的?

紧接着塑像眼眸里一道紫色的光芒透出,散发着妖冶的光。似有魔力,她瞬间被这紫色光芒牢牢吸引,情不自禁一步一步走向它。

周遭似回到亘古恒荒之时,刹那间死寂,漫天的火势不在,光头的呼唤声不在,甚至这破庙都不在了,天地之间唯有那一道妖异的紫光,绚烂光亮的让人挪不开眼。

一步一步,近了,半米,三步,两步,一步,手伸过去,紫光透过她的手掌,倏忽腾飞而起,有物徐徐落在她手上,恰是一个发着光的紫色盒子。

啊啊惨叫声起,宁小葵瞬间惊醒,回首就见一个火人在火里挣扎。

光头她大惊失色猛冲过去,哪知脚下被烧落的木头一拌瞬间跌倒,火庙一下子扑了上来,衣物唿地点燃。

啊她大声尖叫,拼命翻滚。谁知在翻滚时蹭到石油,火灭了又起,灭了又起。恐怖如鬼一样扼住她的咽喉,此生从未如此害怕过,只觉今晚要命丧在此。

蓦地,头顶瓦片翻飞,一条绳索从天而将,如长了眼一下子套住了她的腰。

光头她嘶力叫喊,已倒地等死的光头不知何时来的力气,猛冲向她,在拉起她的一瞬间一跃抱住了她的双腿。

哗啦两人顶破瓦顶,一飞冲天。

与此同时,一股大火冲天而起,轰隆隆一声巨响,整座神女庙轰然倒塌。

前面黑衣人纵情飞跃,一条索套锁着两人迎风翻飞,就像放着两只风筝一般,煞是好看。

哦,飞起来了

物换星移,月色清朗高远,哈哈,感觉不错,宁小葵情不自禁地张开手臂。

突然,一道青色人影袭来,衣袍散舞,身子诡异地在空中一扭,一把抓宁小葵的手腕狠下一扯。

尼玛,怎么骤然多了一人。

宁小葵尖叫一声,整个身子随他急剧坠下。前面救他的黑衣人发现遽变,脚尖顺势在一棵大树上一勾,呼地一声扑过来,掌风一拂,狠狠击向那人。

啪一声,半空两人对了一掌,各自咦了一声,飞荡出去。

宁小葵和光头一下失去了重心,在尖叫声中下坠,扑通一声摔入一个池塘之中。

清凉的水瞬间没过宁小葵滚烫的皮肤,她爽利的尖叫,如鱼得水,在水中欢快游动,本想游几个花式出来,青色人影骤然又是一个俯冲,如鹰叼鱼猛地擒住宁小葵将她拎出水面。

宁小葵一个肘击击向其腹部,那人抓住她的右手游鱼一样滑过,啪一声手指一弹她的手腕。宁小葵直觉手腕一麻,手中的紫色盒子再也拿捏不住,飞上半空。

那青衣人伸手轻松接手,纵翻几个筋斗,似要逃离。哪知黑影一闪,先前那个黑衣人身行如一道黑烟,急速一道绳影再次击出。青衣人见无法逃离只得与他交手。

宁小葵看的目瞪口呆,月光下只见黑影青影翻覆似云,看久了,恍惚让人以为那不过是两团纠缠冲突的烟气。

哇塞,这是古代真正高手间的对决啊,好看啊!

宁小葵看得兴奋,情不自禁跟着比划。

老大一声呻吟声起,宁小葵一怔,这才记起光头来,转身见光头如条将死的鱼靠着岸边大口喘息。

她急忙跑过去查看他,发现他四肢和背心已被烧伤,而且伤得不轻。

光头,你烧伤了

别管我,盒子,盒子一百两金子呢光头挣扎着推她,大叫。

尼玛,这盒子我们是拿不到了你看不出来吗?

宁小葵看了看打得正酣的两色人影,叹了口气道:光头,别想那一百两金子了,你没这福气了

蓦地,月色中一道清风起,竟有一股冷香幽然飘过鼻尖。

一声轻笑,荡开夜色的魅,酥麻了心中的魔。宁小葵一抬头,就见粼粼波光的池边,多了一道绝色身影。那身影仿佛一株高华风姿的妖葩迎风而立。三千墨发纠结着一袭幽白的衣衫,张扬,翻飞,猎猎作响,其人却纹丝不动。一幅镂金面具中露出一双艳冷的眸,波光流转间。

让人心荡魂销,须臾间却又寒意生脊。

《小妾又逃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小妾又逃了》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