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云卷云舒

2019-09-28 18:54:48来源:wyy发布: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云卷云舒完整目录,古代言情小说朕的皇后重生了全部免费阅读,朕的皇后重生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她是后宫深处的悲哀,含恨而终,重生到好色如命的郡主身上,妖艳锋芒,无人敢惹,男侍成群,个个丰神俊秀。男侍们:上天让你重活一次,是为了让你和我们好好生活。薄情皇帝:重生了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云卷云舒

朕的皇后重生了免费在线阅读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7章送你一曲倾国倾城

所以鲜花满天幸福在流传,流传往日悲欢眷恋,所以倾国倾城不变的容颜,容颜瞬间已成永远,此刻鲜花满天幸福在身边,身边两侧万水千山,此刻倾国倾城相守着永远,永远静夜如歌般委婉

歌声已尽,琴音却仍在继续。

慕容止细细品味着歌声中的一字一句,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凌婳月从琴弦上微微抬头,便看见了他困惑的神情,心中一紧,手下琴弦不知为何却叮的一声,断了。

啊!鲜红的血珠,冒上了指尖。

慕容止急忙上前,郡主可好?

那血珠映入眼帘,来不及多想,他便拿起凌婳月的手指,放入了自己口中,清凉的小手,顿时感觉到一种粘腻的温暖环绕着她,让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四目相对,有些情愫,却又想逃避,有些暧昧,却又不愿直面,彼此眼中只有彼此的倒影,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慕容止也恍然发觉似乎有些不妥,缓缓的拿出她的手指,从自己怀中扯出一块丝帕来,仔细的为她包扎后,才放开她的手。

对不起郡主,是我鲁莽了。

凌婳月摇头,是我不小心,多谢你了。

桃花依旧翻飞,在空中跳跃不停,凌婳月抱着琴站起身,这词曲很是特别,多谢郡主了。

凌婳月不知为何,胸口闷闷的,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突然包围了自己,只是祝福你而已,你如月般清冷皎洁,自当得起倾国倾城四个字,词曲之中,只愿你以后能得一红颜知己,如歌中一般,相守永远。

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慕容止依旧浅浅含笑,那便多谢郡主了。

淡漠的俊颜上,依旧看不出半分的波澜,深邃双目更加的深不见底了。

突然,一阵清浅的脚步声,将这磨人的尴尬打破,方才,可是姑娘在弹琴?

很清朗的男声,带着几分冰凉。

凌婳月和慕容止齐齐转头,便看见了那个立在桃花树下,一身藏青色衣衫略微有些凌乱的俊雅男子。男子面容生的极美,只是却面无表情,即使双眼望着凌婳月带着几分的渴切,面上却仍旧没有半分表情。

可凌婳月,在看到男子的那一刻,脸色倏的变了,变得苍白难看,她一双眼狠狠的瞪着不远处的男子,抱着七弦琴的双手突然用力。

慕容止突然感觉身边人的变化,再看对面的男子,剑眉微微蹙了起来。

男子却仿若看不见两人的变化,犹自问道:昨日静月湖上,也是你弹奏的么?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根碧玉箫。

凌婳月便立刻明白了,静月湖上她弹琴之时,那吹箫的画舫中人,竟然是他,欧阳千夕,秦越国的国师。

她的仇人之一,欧阳千夕。

凌婳月狠狠的瞪着面前的藏青色人影,双手紧紧扣着七弦琴,离她最近的慕容止清楚的听到那刺耳的指甲摩擦琴身之声。

当日李秋影为了除去莫桑梓,谎称自己的儿子得了怪病,宫中御医束手无策之时,就是他,欧阳千夕告诉秦殇,只有凤之首龙之子的心头血方能救她的儿子。

秦越国国师,一向不理世事深居简出,几乎不与人交往,因此他的话,秦殇才没有半分的疑惑。

可是她莫桑梓知道,欧阳千夕,根本就是和李秋影一伙的。

什么凤之首龙之子的心头血,根本就是狗屁!

取了她和儿子的心头血之后,他还好心的为他们两人诊断,从他那惊讶的眼神中她便明白了,他们是一伙的,只是他或许是被李秋影利用了,他不知道取了两人的心头血之后,一个双腿残疾终生不良于行,一个久卧病榻不日便逝去。

被利用又如何,若不是他的愚昧,若不是他和李秋影多少有些关系,她和她的儿子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若说秦殇和李秋影是伤害他们的凶手,那他欧阳千夕,就是帮凶!

凌婳月瞪着欧阳千夕,紧抿着双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让自己心底的那份仇恨流露出来,可是,她颤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

慕容止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中,姿势有些暧昧,却听到他严肃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

别着急,放松,一切都会过去的,该面对的你迟早都要面对。

温软清浅的话语,仿若一道带着暖暖气息的流水,汇入她心间,让她减减平稳了呼吸,冷静了下来。

对面的欧阳千夕,还在等着她的回答,两个人的暧昧,他仿若看不见一般。

是,又如何?找回了自己,她还是那个拥有灼华光辉,拥有无上睥睨气度的凌婳月,眼前的欧阳千夕,迟早都要被她踩在脚下。

欧阳千夕闻言双眼一亮,抬步上前,在距两人三四步的距离停下,双眼望着凌婳月有几分的渴切。

真的是你?!脚步再往前一步,才发觉有些不妥,你是凌婳月?难怪有些熟悉,却又和印象中的凌婳月有些不同。

在国宴上,他是见过凌婳月的,他一向对无关紧要的人都记不住,可是偏偏这个凌婳月,让他只见过一次便记住了。

那是三年前他接替师傅之位,成为秦越国国师之后的第一次国宴,国宴之上,凌婳月竟然带着男宠参加宴会,不但衣着暴露,而且当中与男宠调情谈笑,丝毫没有女子的矜持,更不顾忌周围人的眼光和鄙夷。

而当他受不了她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之后,一个人出了大殿走走,竟然被追出来的凌婳月缠住,她光天化日之下,将自己衣衫褪至半裸,肌肤尽显,不顾廉耻的往他身上贴去,更大言不惭的说要让他去她府中做她的男人。

他欧阳千夕从小跟随师傅在月华山清修,怎见过如此放浪形骸的女子,更是不知如何应付,只得自封五官,不见不闻。

最后,凌婳月许是见他无趣,才自己走了,而他,却扶着一棵树吐了半天,吐到天昏地暗身体虚脱。

凌婳月更是扬言,要用尽一切办法将他拉入自己的千娇百媚阁,若不是有皇上的庇护,说不定他早就清白不保了。

只是,自那以后,他尽量躲避着凌婳月,因此对她的所有印象都停留在半裸身体不知羞耻之中,看着面前一身珍珠白裙衫衣着得体气度雍容大气的女子,也难怪他没有认出来。

凌婳月看他神情便猜到了几分,毕竟长得如此美貌的男子,以前的凌婳月若没有染指过是不可能的。

我就是凌婳月。

唇角微微勾起,她整个人突然变得嬉笑不羁。

秦殇那里,她提前准备了收点利息,欧阳千夕这里,不如也先收点利息好了。

珍珠白色的裙衫,在日光下泛着珠光,她明媚俏丽的脸庞带着媚笑,凤眼微微眯起,流转之间暗含春意,一时之间,她整个人好像突然变了,变得风情万种,变得妖媚似狐,脚下生莲一般的朝着欧阳千夕走来,宛若一只偷心的狐妖。

她一步一步,离欧阳千夕越来越近,却离慕容止越来越远,慕容止看着她忽然变了的气息,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宛若无尽的黑洞,让人更加的看不清楚了。

凌婳月一步步靠近欧阳千夕,直到两个人近在咫尺。

欧阳千夕不明白,方才还气度雍容,让人只想俯首的女子,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变成了如此风情模样。

而当她靠近时,她身上无意散发的女儿香,竟然让他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

你你俊逸的面庞满是惊惧,望着凌婳月的双眼大骇。

脑海中,便想到了同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她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将他逼退到最后一步,然后媚笑着,褪尽了自己的衣衫,雪白的身子暴露在自己眼前,然后对他做出各种各样大胆的挑逗。

同现在的情形一模一样。

真是生了一张好皮囊,怎么,你是想通了,要进我的千娇百媚阁了?就连声音,都带着几分低低的嘶哑,让人听起来,更加的撩动心神。

只是,对于一向清修的欧阳千夕来说,却是刑法一般。

我的千娇百媚阁中,可是早早的就为你留了院子呢。

凌婳月!欧阳千夕咬牙切齿,此时的他任有千般本事,却对着一个意欲挑逗他的弱女子,都使不出来。

凌婳月媚眼微挑,唇边的笑,带着几分风情,一双白皙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脖颈上,摸摸脖子周围的头发,然后微微甩头,任发丝飞扬。一片桃花飞落在她的发丝之上,粉嫩的颜色,让三千青丝更显娇媚。

真是想煞我了呢。红唇轻启,细语低喃,欧阳千夕猛地想起,那一次,她也是如此这般勾引自己,然后然后便开始解了自己的衣衫。

啊,她的手,正放在腰间的系带上。

欧阳千夕脸色顿时煞白,那日,她的身子到底是何模样他不记得了,只记得,他看了之后,吐得天昏地暗,吐得再也不想看第二次。

所以

《朕的皇后重生了》第018章秦殇遇刺

嗖的一声,急速的空气流动带起桃花纷扬,发丝飘荡。

凌婳月转身,看着淡笑的慕容止,唇角扬起一个胜利的笑容。

以前的她不知道,后来重生了才想明白,像欧阳千夕这样的男人,只有一个弱点,那便是女人。

欧阳千夕从小与世隔绝,他接受的教育从来都是扶国佐君,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他,哪里经得起女人的软玉温香,哪里见识过女人的娇嗔妩媚。

只是,凌婳月还是有些遗憾的。

目前的她,羽翼未丰,谋策未尽,欧阳千夕不能动,但是吓一吓,还是可以的。

顿时的,她的心情好了不少,方才见到欧阳千夕的阴霾一扫而光。

慕容止走到凌婳月面前,脸上带着几分宠溺,修长的食指轻轻刮过凌婳月的鼻头,真是调皮!

凌婳月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这个动作,他的动作。

会不会有些太过暧昧了。

以前秦殇对她最好的时候,都未曾如此对她,而他,竟然露出了宠溺的神情,还对她的胡闹只说了一句调皮,慕容止,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郡主不走吗?

远处已走远的慕容止回首,正看到发呆的凌婳月,凌婳月猛地回神,看见坦荡而依旧淡然的慕容止,摇摇头,或许,是自己太多情了。

凌婳月抬步,缓缓跟在后面,看着他宽阔的背影,心口突然跳动了一下,恍然发觉时,眉头微微蹙起,勉强自己不要去想太多,心中却很是明白,她对他的依赖,太过了。

寒山寺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道路崎岖,若是白天也就算了,但若是到了晚上,就算是打着火把都不容易走,因此很多上山的人,都是在天暗下来之前便赶着下山。

等在寒山寺外的小罗看看天色,白净的脸上露出几分焦急,哎,你就不着急吗?皇上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你这个侍卫是怎么当的,不能跟着也就算了,皇上不会来你也不知道去看看。

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天色暗了,下山的路就难走了,路难走没事儿,若是遇上不轨之人可怎么办,皇上可是千金之躯啊。

风于潇不耐烦的瞪一眼小罗,高耸的身姿宛若一棵静立的寒松,他怀抱着手中长剑一动不动,跟小罗的急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皇上不让我跟,难道你要我抗旨不成?

你小罗刚要大喊大叫,猛然看见了尽头处正走来的身影,啊,皇上,您总算出来了,您再不出来,可要急煞奴才了。

走吧!冰冷的一个眼神,满身寒气依旧,让小罗立刻住口,老老实实的跟在秦殇后面下山。

国师走了吗?

小罗恭敬的回道:刚走,但是,看国师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而且急色匆匆,好像有什么在追赶他一样,奴才还以为这里有什么洪水猛兽呢,心里也越发的担心皇上

秦殇一个冰冷的眼神,小罗乖乖住口。

不过他也真的是好奇,国师那个人,一向淡然的好似天塌下来都无所谓一样,一张脸长得倒是不错,可就是整天一副表情,从没变过,今天倒是怎么可,脸上带着惊恐,真好像是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主仆三人未再言语,一前两后的往山下走去。

月已西沉,漫山遍野都被染成了金黄色,落日的余晖打在身上,带了几分昏黄。春日的山上本就比山下凉,落日一尽,寒意便料峭袭来,小罗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打了一个寒颤。

呵,这风真冷。

他却没注意到,一直走在前面的秦殇突然停住了脚步,身边的风于潇也握紧了手中的剑,冷的不是风,是杀气。

啊,杀气?

话还没完,四周山林中,突然便窜出了几个二十几个黑衣人,他们个个黑衣蒙面,只露出两个眼睛带着寒光,手中长剑刺破山风,带着呼啸之声,便朝着秦殇三人而来。

啊有刺客!护驾!护驾!小罗大喊,喊声惊飞了山林中的鸟儿,在寂静的傍晚,显得格外的突兀。

刺客的目标很明确,而且极为有组织力,其中一波主力直奔秦殇,另外几个人分别攻向小罗和风于潇,三个人对上二十几个人,秦殇三人很明显的落了下风。

秦殇从小喜爱武技,年少时更是外出游历江湖数年,说起来武功也是不错的,而风于潇更是秦殇的贴身侍卫,江湖上鲜少遇见对手,小罗武功虽弱,却也是以一敌三的好手了,可是即便如此,三人顿时被二十几个人围攻,终是双拳难敌四手,武功再高也难免应付不过来。

而这些杀手,似乎非常了解三人的武功路数,一上来便将三人分散封死,彼此之间无法救援,而秦殇那边杀手最多,很快的,秦殇身上便带了伤。

皇上!!小罗眼看秦殇身上带伤,却无法施救,急的眼眶都红了,风于潇发狠的砍杀面前一个杀手,趁机从怀中掏出信号点燃,嘭的一声巨响,微暗的天空中便现出一条金黄色的蜿蜒巨龙。

这是皇宫暗卫的信号,看到信号,秦殇的暗卫便会以最快速度赶来。

每次秦殇到寒山寺,都不会让暗卫跟随,怕扰了忘尘和自己母妃的清静,可身边的人,却随身都带着召唤暗卫的信号,只是没想到这次就用上了。

烟花点燃的一刹那,秦殇一剑刺穿面前一个杀手的胸膛,可左手臂也被旁边的杀手一剑砍伤。

唔他闷哼一声,来不及疼痛,便再次挥起右手的剑砍向杀手。

风于潇眼角看到秦殇再次受伤,手上的招数更加急促了起来,暗卫很快就会赶过来,可是现在,他必须要保护好皇上,皇上,趴下!风于潇急切的喊叫一声,秦殇猛地趴下身子,然后耳边便猛地想起了一阵爆炸声。

顿时,烟尘滚滚,缭绕的烟雾伴着浓郁的呛鼻味道,秦殇还没有反应过来,被砍了一剑的手臂便被人猛地抓起,然后两人飞快的掠上树梢,提气运起轻功,朝着远处飞奔起来。

原来,是风于潇用了霹雳珠,一向自负的他,从不屑于使用这些东西的,可是为了保护皇上,每次上寒山寺,他都将霹雳珠放一颗在自己怀中,没想到真是派上了用场。

两人都受了伤,趁着霹雳珠造成的慌乱,风于潇护着秦殇朝着山上掠去。身后的杀手从烟雾中清醒过来,眼看着风于潇和秦殇运用轻功飞走,干脆扔下了仍在顽抗的小罗,全数朝着秦殇追了过去。

他们的目标是秦殇,其余的人,碍事便杀了,不碍事的就算了,说不定受了伤的他一会儿就能引来虎狼之辈呢。

杀手在他们身后一路追逐,轻功自是不错,但因为被霹雳珠的烟雾阻隔了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要追上受伤的秦殇和风于潇却也难了些,只因风于潇和秦殇轻功不错。

饶是轻功再好,两人面对身后不懈的追杀,也总有筋疲力尽的时候,风于潇和秦殇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而寒山山顶尽在眼前,若真是被追到了山顶,两人不得不再次面对无止境的杀斗,双拳难敌四手,他们不是这些杀手的对手。

再如此下去,便是死路一条。

皇上。风于潇一边飞奔,一边说着,耳边风声呼啸,他的声音显得急切却低沉,我将他们引开,皇上找个机会离开,暗卫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您。

说完,不待秦殇应允,便脚下一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秦殇也不推诿,保护自己是风于潇的责任,脚下不停,朝着既定的方向飞奔开来。

风于潇故意慢上几分步伐,果然,追上来的杀手朝着风于潇的方向追了过去,可是,当追近了之后便发现,只有风于潇一人,才知道中了计,十几个杀手立时兵分两路,一路继续追杀风于潇,一路朝着风于潇相反的方向追过去。

风于潇没想到这些杀手如此聪明,显然是经过严密训练的,为了让秦殇多一点时间逃走,当即停下了飞奔的步伐,同那些杀手缠斗了起来。

秦殇一路奔向寒山寺,寺庙不大却容易藏人,足够撑到暗卫赶过来。

他虽然自负,却从不莽撞,即使是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却也懂得虎落平阳被犬欺,一向能伸能屈,才让他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爬到了如今的高度。

所以,明知对上这些杀手死路一条,他便不会去硬撑。

天色渐渐暗淡,寒山寺因为地势高,所以山下布满暗沉的时候,寒山寺还是一片日落西沉的金黄色。洒扫的小僧看看天色,已经准备检查寺内滞留的香客,再晚,山路不好走,香客下山不安全。

安静的寺庙中,突然被一阵巨响惊扰,准备栖息的鸟儿从枝桠中纷纷飞起。

秦殇高大的身躯猛然从半空摔落,昂贵却刀痕满布的衣衫沾染了地上的尘土,而地上,也留下了他猩红的血迹。

他受伤好几处,一路飞奔过来,不但力气用尽,伤口也更加严重,一路上鲜血直流,能跑到这里,已经是他的极限。

《朕的皇后重生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朕的皇后重生了》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