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小妾又逃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紫色幽梦

2019-09-28 19:05:49来源:wyy发布: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紫色幽梦完整目录,古代言情小说小妾又逃了全部免费阅读,小妾又逃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对这种心如蛇蝎,好色如命,伤风败俗的女山贼,傲娇的小侯爷认为收服她的最好方法就是逼嫁为妾,留在身边狠狠调教。结果是胜者躺好,败者扑倒,节操全部沦陷。...

小妾又逃了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紫色幽梦

小妾又逃了免费在线阅读

《小妾又逃了》第十七章神秘美男子

宁小葵色心大起,目光立即如狼般灼灼生光。

哇塞,又新出现一位绝色美男咯。

这应该是这异世界中她遇到的第四个美男,果然穿越里的金科玉律啊,桃花,不,美男朵朵开

眸子魅横过来,见她如此色相,那美男面具下露出的唇薄薄一勾,似雨后蔷薇,轻浅水粉,流媚生香。

宁小葵酥心一麻,暗叫不好,果然一下秒眼前一花,一股冷香袭来,她整个后颈被拎了起来。

干嘛,干嘛,放开我,我们第一次见面好不好,别这么热情咯宁小葵双脚翻踢,挣扎。

美男袖子一拂宁小葵,立即似有隐形绳索捆住一样的动弹不得。妈的,好有妖法咯。

老大见宁小葵被那美男提溜着拎走,不由得叫了一声,挣扎要扑来,奈何伤势太重,才起身复又跌倒。

夜色中黑青两道身影依然在翻滚,其中夹杂着紫色的烟光,莹然划出一道道光的轨迹,仿佛那夜市中的萤火棒,冷而艳。

美男松开宁小葵,她立即一个屁股墩着地,正要开骂,忽见那美男伸出优雅伸出一只手来。那手如玉雕,指尖洁白,指甲如贝散发着莹莹的冷光。

宁小葵眼睛都直了,男人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手!

变戏法似的,倏尔一朵白色奇异的花朵开在指间,玉指一弹,那花顿做漫天飞雨,广袖一拂间那零落的花瓣瞬间化如万剑直袭向酣斗的黑青二影。

黑青二影齐齐抬头惊愕,蓦然间默契同拍一掌奋力弹开,身影倒掠出去,饶得如此,只听嗤嗤几声,花瓣划过衣衫,血珠飞溅。

你是什么人!青衣人喘息惊道。

宁小葵发现他蒙着黑巾,直露出一双炯亮的眸。

指尖再动,袖中异花又翻出,那美人儿嘴角弧度轻扬,一声妖魅的笑逸口,声音略带沙哑,妖星异动,神女转世,姬老鬼果然有点急了。

什么妖星异动,神女转世?那是迦叶族余孽散播的谣言,丞相何等英明岂会被谣言所动。青衣人挑眉怒道。

原来你是姬老鬼的人,那么你呢,你的主子是何人?眸子妖冶流光掠向那黑衣人。

宁小葵这才发现那黑衣人头戴一个斗笠,纱巾飘荡,看不清其容颜,感觉却是阴气森然。

呵呵黑衣人忽然一阵阴笑,目光如狼一般擒住那白衣美男,阴仄仄道,我知道你是谁了看来今夜我得不到便宜,走了

说着凌空跃起,半空诡异地几个翻越,倏尔不见了。

白衣美男对其知难而退很是赞赏,眸光再次落向青衣人。青衣人一声冷笑,捏着紫色盒子的手掌突然青烟骤起。

宁小葵眼尖,急叫,不好,他要毁掉这盒子。

妈蛋,这盒子她好不容易搞到的,现在几方人马要抢,定然是个宝物,就这么被毁,实在亏死。

白衣美男唇角又是一扬,眸子里竟是一抹邪恶的笑,似乎在等待什么。果然下一刻那盒子突然蓬然爆开,一道紫烟闪电般袭向那青衣人,那青衣人大惊想要躲已来不及了,须臾间便委顿下去。

盒子瞬间复合,白衣美男袖子一卷,紫色的盒子闪着盈盈幽异的光芒,就这么静静躺在手掌中。金针一闪,指尖血珠绽出,然后他开始在盒子上画奇怪的图形。

宁小葵伸长脖子看,不知他要干嘛。

盒子起初毫无动静,图形成像时突然腾空而起,滴溜溜成螺旋式上升,紫光更炽。白衣美男平地飞起如蛇一般追逐那盒子盘旋而起,白光紫光两道光影,似两道灿烂烟火,徐徐皎亮。

好美!

宁小葵睁大嘴巴仰头看得惊艳。须臾紫光骤收,凝结成一颗光亮的紫珠。那白衣美男口一张,衔住珠子,如一道白练而下。

盒子里竟是一颗珠子!宁小葵惊讶不已,不会是什么仙丹吧,要不然那么多人抢!

下一刻,她后脑勺一紧,金色面具,妖冶眸子,紫色珠子,水润唇色,倏然逼近她。

你,你干宁小葵大骇,想挣扎,无奈动弹不得。

嘛字还没出口,就觉魅香蛇滑的一条舌头陡然进入她的口中,如此同时,那颗珠子毫不客气地滚落她喉中,胸口一掌,咕咚一下,珠子咽入肚中。

咳咳你,你给我吃的什么?毒药?我擦,救命啊宁小葵死命想呕出来,哪里呕得出来。

心里直发怵,这珠子绝对不是什么仙丹妙药,要不然这美男自己为啥不吃?

妈蛋,果然越漂亮的男人越有毒,一见面就要她死,呜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香艳无比,可是问题是她连对方手都没摸一下

替我好好保管它,嗯?温润的手掌盖上她的眸子,她神智开始迷离,但听得对方一字字醇厚如浓酒的语声,仿佛在哪听过,但很快她进入了一片混沌的暗之中。

再次醒来时,四周一片死寂,若不是那一丝冷香萦身,宁小葵几欲觉得做了一个梦。

她倒立,再次奋力抠喉咙想吐出那枚紫珠,无奈黄水吐了不少,那紫珠却像在她肚子里生了根一般,怎么也吐不出来。

最后只得放弃了,应该不是毒药,要不然,她不被毒死也得有反应。

想起那神秘美男最后一句,说替他好好保管,妈蛋,肚子里能保管东西吗,那不得消化变成屎啊,不能消化的也得从肛门里拉出来吧!嘿嘿,想到这,宁小葵恶趣味起来了,一想到那恶臭的东西与那高贵妖冶的美男联系在一起,就无比的痛快。

爬起来跑回池塘边,发现了晕死的光头。

急忙架起他,去往镇上。敲开一家药店,大夫倒挺有悬壶济世之心,马上给光头治疗。

宁小葵找来镜子一照,吓了一跳,镜子里鬼样是她吗?

一条眉毛烧没了,前刘海也焦了,黑头土脸像地里未烧完的麦秸秆。惨声大作,她原来虽不是绝色美女,可小模样也挺耐看的,如今倒好,成了只大恐龙了。

花墙月下,两条人影一前一后站着淡如烟云。

盒子里是颗珠子,珠子给月离华吃了,你没看错?说话的人掩映在花木中,只瞧得出一抹风致的腰线。

身后是个鬼魅的黑衣人,闻听主子动问,肯定而道:绝然没错。

嗤,那风致的人物嗤然笑了,真是好玩,你猜,那颗珠子里藏着什么?神丹,法器,还是圣宫地图?

黑衣人嘿了一下,道:主子盯紧那月离华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今几时了?抬头看看月色,那人忽然随口问了句。

六月初十,离地狱之花开放还有半个多月。黑衣人接话。

唔那人应了一声,快了,如此接下来我们不必轻举妄动了,以免打草惊蛇。养精蓄锐只等那一天就够了。

主子,今我又听到了那句话?黑衣人忽然阴阴一笑。

什么?

妖星异动,神女转世。黑衣人一字一顿道,属下觉得或许这不是迦叶族余孽自造的谣言,或许它是真的。

何以见得?

当初神女传世的盒子以血咒尘封在神女庙,非神女复活不得破除,可这姓月的女人却能破除封咒毫不费力取到盒子,您不觉得奇怪吗?

是奇怪。也许,可能是真的,我也喜欢它是真的呢那人仰脸而笑,月光穿过花木缝隙打下来,露出一抹精致的下巴。

忽然,东南角隐隐有女子笑声传来,黑衣人瞧了一眼,躬身道:有人来了,属下该走了。说完身形魅动,一下消失不见。

姬丞相府。

书房中烛火明亮,窗户上印着一个在榻上假寐的身影。

管家提衣上了石阶,轻推门至榻前,相爷。

说。那个背对着身影依然不动,淡淡一语。

神女庙大火,须臾间烧成了灰烬。

盒子可曾毁了?

不知,青衣死了,是中毒而亡。

身影豁然坐起,烛火打在其脸,菱角分明,威怒冷颜,什么人杀的?

管家上前耳语。

哼,果然又是他。给我查,盒子是毁掉还是被夺走,一定给我查清楚。

是。管家躬身退下。

折腾到半夜,总算一切结束了。

光头全身涂满药膏打起绷带,活像个木乃伊。

宁小葵忍住笑告诉他不必担心,大夫说养个一二十天会好的。然后把出门带的银子全部给他,就急冲冲回家。

一口气跑回她住的小苑,冲进门就大喊,小青,小青,快给我准备洗澡水,把我包里的护肤霜也拿来,哎呀妈呀,难受死我了。

靠,怎么没回音,这死丫头睡得真死。

小白,小白她又叫小白。

姐姐,我在这呢一声哭腔,是小白抽噎的声音,好像在里屋。

你怎么了?小青她

下面的的话一下子被恶鬼扼住咽喉一样发不出来了,只见她房内一屋子都是人。仆妇丫头奴才,正当中坐着将军老爹,左右站着大婶母女。

小白则抱着布娃娃缩在床上哭。

《小妾又逃了》第十八章小侯爷逼婚

尼玛,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大半夜的,人这么齐活,个个如门神般在她房内站岗,而且气氛那叫一个诡异。

呵呵最先发声的是月殊华,她见宁小葵这副鬼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说姐姐,你这是从火葬场逃出来吗?

将军横了月殊华一眼,月殊华立即闭嘴。

跪下!将军一记桌子。

宁小葵只能跪下,但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眼睛瞧向小白,希望他能给她个提示。可是小白见她朝他看立即缩了缩身子,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明白了,肯定这小白痴闯祸被将军发现了,妈妈的,临走时还叫小青给她好好看着小白的,小青呢?

她一看,死丫头在地上跪着呢,哭得两眼肿如桃。

一闭眼,完了,今恐怕抗不过去了。

私藏男人不说,这男人还闯大祸,身为千金小姐爬墙出去,大半夜才回来,不作死也得死了。

你还有何话要说?将军厉声道。

无话可说。宁小葵叹了口气道。

来人,给我取家法来。将军叫道。

下人立即取来一根鞭子。

靠,这是要打她呀。

前半夜没被火烧死,后半夜难道要被鞭子抽死吗?

将军拿起鞭子,毫不留情便朝她身上抽来,边打边道:我打你个不知廉耻的东西,诱拐姬家大公子不说,还半夜跑出去鬼混,你把我老脸都给丢尽了。

宁小葵一跳跳起来,一把抓住他的鞭子,什么诱拐姬家大公子?什么,什么意思?

你还不承认,姬家大公子被人拐了,全安城的人都知道,却原来这黑手是我女儿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说,你说。

呵呵还不是瞧这小白痴长得漂亮。我听说这些天姐姐和这小白痴天天睡一被窝呢

擦,月殊华这个死丫头还火上加油,妈的,等着,等这事情完了她算计不死她。

气死我了将军浑身发抖,火成功被加了油,火势更旺。死命抽出被抓住的鞭子,再次抽来。啪地一声,皮肉撕咬的痛,宁小葵一声尖叫,眼泪出来了。

别打姐姐,别打姐姐!小白吓得浑身发抖,猛扑过来抱住她,大叫。

小青也哭着胡乱磕头,老爷息怒啊,小白是自己迷了路找不到家,小姐才把他带回来的,晚上都是分床睡的,何曾有过龌蹉事啊!而且小白是个白痴,他懂什么男女之事啊

哟,这小婢倒是忠心啊,黑的也给说成白的,那我问你,你说这白痴不懂男女之事,为何他见我就抱,见我就亲

宁小葵朝小白狠狠瞪去,感情是又犯这花痴了。眼睛瞎啦,月殊华这死丫头哪里长得漂亮了就又犯病了。

你这个坏女人见月殊华这么凶神恶煞,小白怒了,直接上去一口口水,我以后再也不抱你不亲你了

宁小葵满头黑线,亲,你不会说话就别说好吗,你这是越抹越黑啊!

好好将军气得浑身发抖,月离华啊月离华,看起来你母亲和你妹妹这些天跟我说的你的劣事都是真的,我还以为都是谗言听信不得,如今,如今事实在眼前,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我打不死你

将军举起鞭子又要抽打,正在这时,听得外面禀报,老爷!小侯爷来了

啥,小侯爷!

宁小葵脑子轰地一声,像僵尸跳一样猛跳起来。

这大半夜的小侯爷来做什么?

猛想起刚在说小白是什么姬家大公子,而三天前在妓院里小白叫了小侯爷一声姬岚衣直接扑过去,再加上那夜在护城河边她诈他一下直呼他为姬岚衣他便愣住了,忽的她瞬间就明白了,小白居然是小侯爷姬岚衣的哥哥。而将军也认出了小白连夜通知小侯爷来接人。

哇咔咔,坏菜了。

听得脚步声急冲冲而来,她心儿拔凉。

他们俩如何能见面,这不要火星撞地球吗?打一架她不怕,可她的身份一露馅她还在将军府混什么混啊,保不齐小命也没啊!

说什么也不能见!瞬间她被像踩着尾巴的猫,喵一嗓子,直冲出屋外。

谁知,火星与地球注定要撞击,一个火烧尾巴般逃,一个急冲冲而进,砰华华丽丽,完完全全,撞了。然后四目相对,火星与地球电火肆虐,再然后下一秒,狮子吼大发功,小侯爷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叫,贼婆娘抓住她的衣领就是一拳击下。

凌空一只大掌托住这势如破竹的一拳,小侯爷,今这事是小女的错,老夫定然会责罚她的。但你这一拳她怕是受不住,还请手下留情!

老爹就是老爹,无论自己女儿有多错,对外人却绝对的要护犊子。

小女?小侯爷震惊无比,她是你的女儿?

是啊,长女月离华!

脸色先是一阵青,然后一阵红,再后一阵白,小侯爷陡然仰头大笑。这笑笑得宁小葵六月天骨子里咕嘟咕嘟直冒冷气。笑中深意唯有她明白,调戏,侮辱,欺骗,委屈,恨意,哪一样不是磨人骨头的锉刀。

好的很,好的很他咬牙切齿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眸子死死盯着她,假如眼睛里有牙齿的话,此时的宁小葵定然已被他撕碎嚼烂吞进肚里。

世伯,你真正养了一个好女儿,岚衣欣赏之至。他一字一牙地吐词,血轰轰地往上顶,整个人抽搐如怵。

小侯爷,保重啊,要不要这样激动啊!

哪知他的下句宁小葵才是石破天惊,魂飞魄散。

明日便下聘三日后迎娶!告辞了!一个作揖,他大喇喇转身,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什么,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小白,姬流殇,你还不滚过来。

小白吓得一哆嗦,期期艾艾看了宁小葵一眼,磨磨蹭蹭走过去。小侯爷一扯他的衣领,然后头也不回走了。

然后气氛又开始诡异之极。

将军老爹呆若木鸡地看着她,实在是不明白这瞬息万变之事。前一秒提着拳头要打,后一秒便说三日来娶,这是要闹哪样啊!

又是月殊华打破了气氛,她哇地一声哭出来,悲痛欲绝地跑了出去。

你们,你们之前认识?老爹口吃地问她。

我不认识,我也不嫁!宁小葵磨着牙也一字一字道。

小样,以为她不知道?

要娶她,是想把她圈在身边好好折磨报仇吧!原还不知道去哪找她杀她解恨,如今居然就是与自己有婚约的将军之女,真是踏怕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吧!

可姑奶奶偏不如他愿!

胡说,我不管他为什么要娶你,但是这是天下地上唯一最美满的婚姻,你不嫁也得嫁!我会尽我所能给你排场,你好好给我做准备!将军丢给她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然后虎虎生威而走。

哗啦啦所有人跟着也走了。

大婶临走时深深挖了她一眼,那眼神她秒懂,意思是没那么简单,等着瞧。

小姐一声喜极而泣的呼喊,小青冲上来一把抱住她,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夜更深了。

宁小葵蓬头垢面,也不洗澡也不换衣,缩在墙角拼命咬着指甲。

怎么办?怎么办?

她这一嫁不等着入火坑吗?小侯爷会怎么对付她,辣椒水老虎凳?鞭子手铐还是毒药?要不就是SM?一想到这她一阵恶寒,靠,要不要这样没底线啊!

怎么办啊,妖孽在还有人商量,可是现在又上哪找他去!宁小葵啊宁小葵,你这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大早宁小葵想睡会,月殊华就来门前又哭又闹又骂。将自己关在屋里,用棉花塞住耳朵,拼命想主意如何应对婚事。

哗啦,门突然开了。

月殊华似乎被人呵斥不敢做声,随之而来是抬着东西络绎不绝进她屋的下人。

一个穿着妖艳的女人三十来岁,看样子是个媒婆,一扭一扭上前,嬉笑着道:姑娘,这是咱家小侯爷的聘礼。请姑娘看仔细了。这四箱是春夏秋冬给姑娘做衣服的绫罗绸缎。这四箱是给姑娘穿戴的首饰珠宝。这四箱呢是姑娘爱吃的四喜春糕点,这四箱呢

擦,还有四喜春的糕点,他倒什么都没忘啊。

她喋喋不休地介绍,宁小葵听得脑仁儿疼,怒从心起,一脚踢翻一箱子珠宝,滚,都给我滚出去!

那媒婆似乎早预料到她会如此,不慌不忙道:我家侯爷说了,府里什么都有,姑娘到时候不必带什么东西过去,带个人过去就行。也不必紧张害怕,侯爷会好好疼姑娘的!

她说到好好疼姑娘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听得宁小葵心惊肉跳。然后她又极其优雅的姿势行了一礼,扭着屁股退出了屋子。

示威,赤果果的示威。

奶奶的,这招算你狠姬岚衣,但是她也不是吃素的,一定会想出法子的。

《小妾又逃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小妾又逃了》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