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最新章节-甜味仙女作品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最新章节-甜味仙女作品

2019-10-10 10:22:40来源:TW发布:甜味仙女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是由作者甜味仙女写的一部总裁豪门小说,小说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柳沫宋钦轩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甜味仙女作品。她是家道中落的毁容孤女,却被整座城市最富有的男人堵在民政局,“你躲什么,难道嫁给我很委屈?”这个男人强势地进入她的生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替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最新章节-甜味仙女作品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第8章被温兰起诉

啊!

前方的宋钦听见声音迅速转过身,眼疾手快地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柳沫跌入一片温暖中,头顶落下男人略带蛊惑的沉沉嗓音:小心点,宋太太。

宋太太。

三个字让柳沫脸涨红如猪肝,心跳如擂鼓,让她有些窒息。

他将她扶好,看她一眼:上车,送你回家。

望着男人高大清俊的背影,柳沫愣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宋钦轩做的这个决定,会让她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乃至命运的齿轮都开始向着相反的方向急剧地转动着。

后来,R城所有人说起她的时候,言谈之间全是不屑和鄙夷,却又在不经意之间透出艳羡之意

她一个毁容怪凭什么嫁给这座城市最富有的男人?

凭她一个家道中落的落魄户也配?

万事不会尽如人意,柳沫就是实实在在地嫁给了赫赫有名的宋钦轩,翻身成为无数人望尘莫及的豪门宋太太。

送柳沫回家后的宋钦轩,径直回到自己的别墅。

一进门,就看见老爷子迎上来,追问:我给你说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啊?

宋钦轩摁了下眉心,没搭理,往里面走进去,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整个人交叠双腿而坐。

没得到回应的老爷子自然是不甘心,再次踱到他的面前:钦轩!我给你说了那丫头的父亲是我学生,他英年早逝实在是可惜,我要你娶她,帮我照顾好她!

那天柳沫离开别墅后,宋老爷子就派人调查了她的身世。原来,这个做饭给自己吃的姑娘,竟然是柳毅的女儿。那是他一生之中最为得意的学生。

爷爷,宋钦轩开口,道:那是上一辈人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不愿意照我的意思做?瞬间,老爷子老泪纵横地跌坐在旁边沙发上: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年了,早点把我气死你好省个包袱!

闻言,男人似有些哭笑不得,他的爷爷一向有些孩子气。

宋钦轩起身,走到宋老爷子面前缓缓蹲下去,然后掏出一张红色小本子,双手递到老爷子面前去: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鲜有人知,宋钦轩是个大孝之人。

果然,老爷子瞬间就转悲为喜,双手发颤地接过结婚证打开上面是两人的合照,宋钦轩面无表情却依旧英俊不凡,而柳沫却笑得温柔可掬。

老爷子再次老泪纵横,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小毅,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闺女,会让你泉下得以慰藉的。

宋钦轩摇头失笑:好了爷爷,我既然做,就会做好。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谁不知道,宋总向来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听见他这么说,老爷子欣慰得直直点头。

除了突然间多了个丈夫,柳沫的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她照常上下班,吃饭睡觉。只是从领证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宋钦轩。

就好像是一场不切实际的美梦,但是每次从抽屉里拿出结婚证,盯着宋钦轩的俊脸发呆的时候,又在提醒她这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上课上到一半,柳沫手机直响,是周琳打来的,一连挂断三个还在打。

趁着学生们画人体的时间,她抽身出教室给周琳回拨了过去。

听筒那边没有传来熟悉的麻将声,而是周琳砸东西的声音,然后嚷着说:你到底还要惹多少麻烦?不是出车祸就是被人说勾搭野男人!现在好了,法院的传书直接寄到家里了,你现在心满意足了?

柳沫已经习惯周琳的恶毒口吻和刁钻措辞,非常平静地问了一句:法院的什么传书?

唐家人呗还能是谁!周琳脾气上来了,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摔,边摔边谩骂:废物!离个婚钱一分都没捞着,还要吃官司!我告诉你,我可不会出钱给你请律师,你还得想办法赶紧把你弟弟的高利贷还上!

柳沫调整着呼吸保持平稳,目光落在走廊尽头的壁画上,口吻寡淡无比:我问你,是什么原因的起诉?

温兰起诉你故意伤人!周琳又是一通骂骂咧咧,最后说了句明天早上九点开庭,就挂了电话。

柳沫握着手机的手缓缓垂下,纤细的指骨间因为用力而泛着青白。

为什么就算离了婚,唐家人还是要不停地找麻烦,一次比一次尖锐和过分。

万物有因有果,乔欣安种下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善果。她在柳沫下班的时候出现在画室门口,当着一众学生的面对着柳沫说:柳家的大小姐,法院的传票收到没有呀,明天你可记得要准时不要迟到了。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满脸疑惑地盯着这个身材火辣长相精致的女人。

柳沫迎着她不善的目光,反诘道:难道说乔大模特的生活已经无聊到这种地步了,围着你情人的前妻打转,费尽心思也要和我作对。难道你成日成日的都接不到通告,已经闲得精神失常了吗?

你!乔欣安没想到她这么伶牙俐齿,只是将穿着细长高跟鞋的脚一踱:都要吃官司了你还神气个什么劲儿!明天法庭上见!

说完扭着腰转身离开。

柳沫做了个深深的吐纳,对学生们轻轻一笑:没事的,你们快回家吧,不早了。

待学生们散去之后,柳沫才缓缓离开。

一路上,柳沫都在疑惑,明明伤得不重,为何还能成功起诉?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第9章和唐家人打官司

八点半左右的光景,R城的天空碧蓝如洗,太阳升至正东方,给万物镀上暖黄的轮廓。

法院门口围满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堵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其中有围观群众凑热闹的,也有记者对摄像机进行现场直播,一板一眼地说唐氏唐总前妻是如何被昔日婆婆告上法庭。

柳沫脸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墨镜,神色淡然。

当她出现在法院门口时,依旧被各路媒体记者围了起来,请问柳小姐,你是出于对唐北泽的报复才蓄意伤人的吗?柳小姐你能不能正面回答一下问题,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实在是懒得理这些人,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垂着头快步朝法院里面走去。

法院里面的听众席上坐满人,也难怪,毕竟唐氏是R城近几年的新兴企业,唐总又是商界新贵,有人凑热闹也是应该的。

柳沫径直走向被告席,刚刚坐好,目光便落在对面原告席上面。

额头上包着大块纱布、满眼鄙夷看她的温兰,一脸冷漠不愿多看她一眼的唐北泽,外加一个打扮得明媚招展的乔欣安。

乔欣安微微仰着下巴将目光投过来,眼神里写满了你死定了。

柳沫默默收回目光,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去针尖对麦芒,没有这个必要。

开庭。

唐家人的律师在R城极为出名,人称毒丈夫的周。强,他口中的话句句中要害,官司胜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九十。

周。强陈述供词,妙语连珠,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将柳沫打下地狱。

最后,周。强出示了温兰的八级伤残鉴定表,白字黑字,清清楚楚。

假的;

全是假的。

原告席上的柳沫微瞪眼眸,她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轻轻擦破额头会被医院鉴定成八级伤残。

除非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

思及此,柳沫的目光迅速落到乔欣安脸上。果不其然,乔欣安朝她露出得意又耀武扬威的微笑来。

整个法庭严肃无比,唯有法官一个人的声音:原告柳沫,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你可有异议?

柳沫唇色微白,一言不发。

法官蹙眉,再次追问:原告,你可有异议?

气氛一度僵硬。

此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法院门口传进来:有异议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声音来源处望去,只见一名西装革履面容清秀的青年夹着公文包冲进来,手里仰着一叠A4纸大小的材料。

法官将法槌在桌上连敲三下,口吻严肃:肃静!

青年跑得脸颊通红,面上却维持着优雅,正式自我介绍道:我是被告人柳沫的律师肖厌,不好意思取材料浪费了点时间,我可以代表被告说几句话吗?

肖厌

法官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目光不由自主落在被告席上的柳沫脸上,怎么看都是一个落魄的离婚女人,怎么请得起肖厌?

就连对面的律师周。强也止不住将眉头凑得死紧,要是他知道对方请的律师是肖厌的话,打死他都不会接这个案子,为什么没人提前告诉他?

就在所有人都在疑惑的时候,柳沫也是一脸的茫然,她望着这个站在自己旁边气度不凡的青年,有些不知所以,她根本没请过律师,也根本就不认识他。

只是肖厌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接下来的法庭场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肖厌像是身处泥塘沼泽中的一朵莲,无论如何脏乱,总能先敌人一步将污秽甩得干干净净。

然后,肖厌在唐家人众人的目光下,出示了一张三。级面部毁容和右大腿骨粉碎性骨折的鉴定书。

温兰陡然失控,从位子上站起来谩骂:那根本就不是我做的,不要脸的婊。子,分明就是你丧门星自己出车祸导致的!

法槌再次重重敲在桌上,警示众人不要喧哗。

乔欣安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但是还是伸手将暴跳如雷的温兰拉住坐下。

肖厌认真辩诉的样子,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目光,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律师光环。

他明确向法官说明,已经有监控视频拍摄到是原告温兰主动上柳家闹门,而发生争执后将柳沫打成重伤。

法官。周。强急忙起身,额头冒着冷汗但是却非常焦急地说道:时间肯定对不上,原告柳沫是发生争执前出的车祸,医院一定有住院证明的!

住院证明我也带来了。肖厌波澜不惊地道,并将证明呈递给了法官。

法官仔细将证明看了一遍之后,正色道:确实是29日,也就是发生争执那日的住院证明。

闻言,唐家一袭人皆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一场官司的结局,是柳沫以十足的优势胜诉,被判无罪释放,众人唏嘘不已。

散庭过后,柳沫欲上前追问肖厌,却发现肖厌被周。强堵在门口质问:想不到堂堂的肖厌也会做些龌龊勾当,伪造伤残鉴定书,篡改医院住院证明?!

被说得如此难堪,肖厌也不恼,只是朝周。强咧嘴一笑:只要能以假乱真,那就是真的。再说,只允许你伪造,不允许别人伪造?

肖厌!输掉官司的周。强面上本就挂不住,眼下被一刺激更是恼羞成怒: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厚颜无耻。

彼此彼此。肖厌扬眉,徐徐道:只要我想赢的官司,就没有输掉的,你要记住,有我在的地方,你永远都是头号输家。

原来,周。强和肖厌是大学同学,就读于名校法学系。从以前开始,周。强从来都不是肖厌的对手,肖厌是第一,他永远都是第二,怎么都斗不过。

最后,周。强被一句头号输家怼得面如土色,骂了一句娘后扬长而去。

柳沫见状连忙跟上前去,小心翼翼地询问:肖律师,你好,我们之前认识吗?

不认识。

那我有请过你吗?

没请过。

这让柳沫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肖厌主动开了口:柳小姐,你别的担心,我的雇主是宋总。

宋钦轩?!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第10章他说你一点都不麻烦

又是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出手帮了她。她的心脏某处轻微塌陷下去,冗杂进些许不易察觉的微妙感。

肖厌开口打断她的思绪,别发呆了,宋总还在等着你呢。

柳沫微微一怔,顺着男人的目光看过去;十米开外,黑色的宾利慕尚停在路边,车窗紧闭。

她向肖厌道了谢,正欲离开的时候,唐家人一行人碰巧出门,撞在一起。

真是冤家路窄。

柳沫拉拢风衣领口,脚尖一转想离开的时候,乔欣安却一把将她的去路拦住:柳沫,还真没看出来啊,请的律师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一把手肖厌,你就这么怕沾上牢狱之灾吗?

是。柳沫挺直脊背对上乔欣安割过三次的欧式双眼,冲着她笑得灿烂:所以乔大模特,真不好意思让你计划落空了。

说完,柳沫转眼看向一旁脸色铁青的唐北泽:你让我四处碰壁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劳烦唐总,管好你多事的小三和事儿逼妈,我没闲工夫陪你一家子人闹!

唐北泽俊脸写满不可置信,没想过之前对他千依百顺的女人现在会是这样一个态度,咬牙道:夫妻一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幅嘴脸。

对于柳沫来说,最没资格来质问她的人,便是唐北泽。她连眼神都没有扔给他一个,便径直转脸离开。

十米开外宾利慕尚后座上的男人眯眸看着这一切,像在看一出闹剧。当然也没想到,今后,唐家人的麻烦会接踵而至。

别看柳沫应对唐家人从善如流的模样,其实转过背早已浑身发软,那毕竟是她的梦魇。

等走到车旁时,柳沫没开车门反而是扶着车身大口喘气,像是要把最后一丝软弱都给挤出来。而里间的男人不动声色地将她的一切细枝末节尽收眼底。

宋钦轩的助理下车替她开了车门:太太,请。

太太?

这称呼,让柳沫不禁一怔。喔对,他们已经结婚,是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夫妻,只是她还没有习惯扮演起宋太太的角色来。

上车之后的她有些拘束,身旁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是她新任老公,偏偏没有感受到半点温情,只有萧索的冷意。

要知道宋钦轩可不是平易近人的类型,他是方圆十里生人勿近,整个人像是个冰块。

男人手肘搁在车棱上,手指轻轻抚着下巴,整个人看上去卓尔不凡矜贵无比。他的目光望向窗外,深邃的眼里无明显情绪却好似住在星河大海。

柳沫看得发了怔。

看够了?耳边响起男人沉沉的嗓音。

被拉回思绪的柳沫耳根一瞬红透,收回目光坐好,那姿势俨然一个中小学生做错事情一般。

此时,宋钦轩转过脸来看她,目光平静专注,他注意到她还在忍不住有些发抖:你是怕我,还是因为刚刚的官司?

都有。

柳沫显然不会实话实说惹怒宋庆轩,只是缩缩身子:有有点冷。

闻言,宋庆轩一个眼神,前方的助理就自觉地将空调加大。旋即,他解开扣子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扔在她腿上,淡淡吐出两个字:把腿盖着。

原来他注意到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丝袜。

柳沫盯着自己双腿上多出来的昂贵外套,正想开口说不用,又想起自己没有哪一次能够成功拒绝宋庆轩的任何话语,于是选择缄口不言安然受之。

身子渐渐暖和起来,大脑便开始放松,肆无忌惮地问出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宋钦轩,你为什么又帮我,我又欠你人情了。

什么债最难还,当数人情债无疑。

男人面上波澜不惊,眼底却晕开一团浓墨,低沉开口:你现在不仅是柳沫,更是我宋钦轩的太太,我不想让外人认为,我连一个女人都护不周全。

他在护她周全。

好半晌,柳沫体味出这话中之意,一抹不经意的红爬上耳根。

后来的宋钦轩也没有想过,这般的周全,一护便是一生。

眼下,两人同在后座默契地保持沉默,谁也没有主动去打破。

直到车子缓缓在柳沫家小院门口停下,她才慢吞吞开口:谢谢你送我回家,今天官司的事情也很谢谢你。我就先走了。

男人纹丝不动,也没转头看她,却在她拉开车门正欲下去的时候冷冷说了句:以后,不许对我说谢谢。

柳沫怔怔地点头,目光从他英俊的脸上收回,心跳却在不经意之间漏掉一拍。

下一瞬,一只修长莹润指骨分明的手夹着张黑金名片递过来,他说:这是我的名片,把我的电话存好,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人找你麻烦,第一时间找我。记住,第一时间。

伸手去接名片的时候,猝不及防触碰上男人微凉的指尖,柳沫像是触电般收回来,耳朵热。辣辣的。

名片上宋钦轩三字以烫金楷体书写,她觉得有些烫手,赶紧将名片往包包里面放。

放好后,柳沫抬起头对上男人沉沉如海的目光,她听见他以一种极为认真的口吻说:不要怕麻烦我,你一点都不麻烦。

柳沫唇一动,却是哑口无言,她不敢说,她怕说错。

其实,她一直都想问个究竟,为什么他要娶一个她这样一个离过婚又毁了容的落魄可怜鬼,这不是在自找麻烦吗?

可他亲口说,她一点都不麻烦。

柳沫心底升腾起莫名的微妙,只是她不敢去细细想,生怕自己想歪,岔了道。

然后,她将外套轻轻放在座椅上,然后下了车。

街头邻里大多从屋里走出来,站在自家院儿门口,对着昂贵的黑色宾利慕尚指指点点,又对柳沫侧目,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如火如荼。

这一片从没出现过这么昂贵的车,柳沫垂着头快步走向自家的独院儿。

果不其然,独院儿里的老槐树下,尽是热闹哄哄的麻将声,和周琳细嬉笑打趣的声音。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