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最强高手最新章节-凶狠的喵喵怪作品

最强高手最新章节-凶狠的喵喵怪作品

2019-10-10 10:46:25来源:TW发布:凶狠的喵喵怪

最强高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最强高手是由作者凶狠的喵喵怪写的一部都市异能小说,小说最强高手楚凌风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凶狠的喵喵怪作品。他,三岁被拐卖,离开父母,五岁被迫加入杀手组织,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二十岁那年,他协助警方剿灭整个组织后自杀,意外穿越,成为一代都市高手。

最强高手最新章节-凶狠的喵喵怪作品

最强高手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最强高手》第8章给他道歉

再看楚凌风,虽然才二十出头,但身上却隐隐透露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和稳重。

孟锦不确定自己的感觉究竟正不正确。

但那颗心,却提在嗓子眼,放不下来。

孟叔叔,您喊我过来,是有什么事要说?楚凌风有些紧张了。

孟锦把他喊过来,结果又不说话,还那么盯着他看。

这到底是在玩什么?

总该不会是看他长得帅,想多看看吧?

小风啊,我就是觉得,你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咱们两家是世交,你还和彤彤有婚约,虽然后来说要解除,但你有什么事,不至于连我都瞒着吧?虽然只是一句话,但孟锦说完之后,还是有一滴汗从脖子上滑了下来。

真是奇怪,为什么今天和这小子说话,他会觉得那么紧张?

孟叔叔,您想的太多了。楚凌风装作不在意的随口说了一句,但心里,却乱的很。

原主也真是的。

好歹也是楚家继承人,怎么就不能干一点点正事,搞的他还没什么动作呢,人家这个怀疑那个怀疑的。

手上有钱都不好填充进去。

真愁人!

可心里再怎么愁,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他从容的点了支烟,站到了窗边:孟叔叔,您比我年长,有些事,想必我不说您都知道,在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之前,随意暴露自己的实力,是一种很不明智的举动,而作为楚家的少爷,只有做一个贪婪的富二代,才最不容易被人盯上。

一句话,没有任何破绽。

孟锦稍微愣了一下,而后放声大笑,但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这种人才,原本该是他女婿的。

可惜,他女儿眼瞎。

就在他惋惜的时候,楚凌风突然走到了他的面前,身体站得笔直,声音铿锵有力:孟叔叔,今天我之所以愿意和您说这些,只是因为,我还喜欢彤彤。

这句话,是真的。

楚凌风比谁都清楚,原主究竟有多喜欢孟欣彤。

而他,虽然对她没什么很深的感情,但美女,哪个男人不喜欢?

更何况人家还是封城第一美女。

赢得她的芳心,才有意思!

好!孟锦郑重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二人再次回到客厅,楚凌风一眼就看见了孟欣彤脸上不悦的表情。

见了他,也不说话,只是重重的皱了皱眉头。

但楚凌风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而是死死的盯住了客厅正中央的一张结婚照。

这是我和彤彤她妈年轻时候拍的,可惜,当年孟锦的话还没说完,楚凌风就以最快的速度,从墙上取下了这张结婚照,咔嚓一下,劈成两半。

砰!

孟欣彤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气的俏脸通红。

她早就知道楚凌风这种被宠坏了的富二代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就喜欢在别人面前刷存在感,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竟然敢做干这种事!

要知道,她的妈妈已经死了!

照片毁了,就再也没办法补救了。

照片对你们来说是什么意义我很清楚,但保证活人的安全远比祭奠一个死人重要的多。楚凌风话音刚落,掌心摊开,一个小巧而精致的针孔摄像头钻了出来。

孟锦诧异,但孟欣彤却冷笑了一声。

楚凌风,你真的够了,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告诉你,我只会对你更加厌恶,谁都知道你说的事是不可能的,结果呢,你知道你毁掉的东西,对我们一家来说,有多重要吗?

随着话音落下,孟欣彤的眼角渗出了一滴泪水。

早知道他敢干这种事,她今天就是惹怒她爸,也不会让这小子走进家门一步。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姐,你怎么那么不识好歹,照片坏了还可以修,小风哥哥这是在救我们啊!孟一茜急了,慌忙中抱住了孟锦的胳膊。

她才不相信楚凌风是那种平白无故毁坏别人心爱物品的人呢。

楚凌风有些无奈的将照片放在一边,淡淡道:想判断真假很容易,既然人家有本事进你们家,就不可能只放一个摄像头,不如我给你们做一个全面检查,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安全隐患。

行啊!孟欣彤没好气的站了起来。

她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楚凌风的鼻子:但我有个要求,你要是找不出来,请你以后永远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看来孟小姐还是不相信我啊!楚凌风露出一抹尴尬的微笑,但动作却果断的很,径直朝着孟欣彤的房间走去。

你要去哪!孟欣彤急了,三两步追了上去,还抓住了他的胳膊。

但换来的,只是楚凌风漫不经心的眼神:孟小姐,这个家里你是最不相信我的,那我可不得先从你的房间开始排查吗?

不行!孟欣彤显得很坚决,绕过他,挡在了门口。

虽然她在外的形象是个高高在上的女总裁,做事果断,但在家里,她就喜欢怎么舒服怎么来。

平时一回到卧室,就会把外套以及里面的衣服随手搭在衣架,甚至桌子上。

如果说检查的是个女的,看到了也没什么。

可他楚凌风!

不仅是个男人,还不是什么好东西,放他进去?

绝不可能!

姐!孟一茜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她拉住了她的手,带了几分撒娇的意思,我知道你不相信小风哥哥,但这是你家,你有什么好怕的?而且你房间万一真有什么东西,那该怎么办?

小风哥哥家里的亲人都是这么没的,他肯定特别注意这方面的安全问题,你就让他检查一遍吧。说完,还朝楚凌风眨巴了下眼睛。

楚凌风回了个微笑,趁着孟欣彤不注意,直接打开了房门。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挂在衣架上那件粉色的小衣服,以及掉落在地上的几张餐巾纸。

原来如此!他偏头,略有深意的瞄了孟欣彤一眼。

楚凌风!孟欣彤大喝一声,两只眼睛像是要喷出火似的,但当着父亲和妹妹的面,又不好发火,只能强压怒火,靠在墙边。

楚凌风完全没把她的态度当回事,只是装作不在意的靠在了房间的墙上,扫视着整个房间。

漫不经心的模样并没有出乎孟欣彤所料。

她只是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却没想到,他突然动了。

而且,方向还是,衣柜。

楚凌风,你想干嘛!

孟欣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楚凌风刚把抽屉打开到一半,但他并没有因为她的话停下动作,而是继续按照自己想法操作。

别装了!你觉得摄像头可能藏在衣柜里面?能拍得到

我什么时候说过,找的是摄像头了?孟欣彤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楚凌风打断。

他的唇角微微一动,别过脸,将手伸进衣柜,手一用力,一个白色的盒子被他取出。

孟欣彤的脸色变了。

这东西,她认得,信号干扰器,还是远程控制的。

而且,这东西并不小,不像针孔摄像头,可以随身携带。

难道说,她们孟家,真的被人盯上了?

孟一茜悬着的心也在这一刻放松,她高傲的抬着头,拉住了孟欣彤已经吓得冰冷的手:怎么样啊姐,我就说小风哥哥不是那种人,你还不信呢,怎么样,现在信了?

孟欣彤尴尬了。

俏脸不自觉的泛红,悄悄朝着楚凌风的方向看了一眼,有心去说句抱歉,但话到嘴边,却无力开口。

而楚凌风没有犹豫,迅速将整个房子排查了一遍,除了这两处之外,又发现了两处异常。

当所有问题都排查完,孟欣彤的内心突然漾起了一丝涟漪。

她发现,楚凌风这家伙好像并没有她之前想象的那么没用。

尤其是刚刚,排查问题时认真的模样,还蛮帅的。

人群中,唯一一个脸上泛有愁光的就是孟一茜了。

偏偏孟欣彤没看出来,还拉她的手拉的更紧了,悄声问她:茜茜,你说我今天那么对小风,是不是不合适,待会儿要不要找个机会给他道个歉?

这边还没等到回复呢,那边楚凌风就缓步走了过来。

在看到孟欣彤脸颊微红之后,他故意叹了口气。

唉,看来有些人是不欢迎我来啊,行,我这就走!一边说,楚凌风一边做出要走的架势。

哎!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孟欣彤见势不好,急忙解释,慌乱中,还抓住了楚凌风的手。

就算她不喜欢楚凌风,也知道,今天人家帮了她们的忙,而且人家还是孟一茜请来的客人,怎么着都没有赶人走的道理。

她深吸了口气:我妈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没留什么照片,我今天也是一时生气才会说那种话,我向你道歉。

怎么?承认你错了?

嗯。孟欣彤艰难的点了点头。

所以,也承认我不是一无是处?

对,不是!孟欣彤更尴尬了。

那么,你其实还是喜欢我的?

对。孟欣彤下意识的说,但当她说完,有些蒙了。

这是,被套路了?

《最强高手》第9章畜生,只能做畜生的事

可是,为什么她并不觉得生气?

而且,脸上还有一种被灼烧的热感?

难不成,真的喜欢他?

既然孟小姐这么诚恳,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留下来吃顿饭好了。楚凌风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先一步走去了餐厅。

孟欣彤这才松了口气。

可只要想到刚刚发生的事,脸还是会不自觉的泛红。

因为心里揣着事,整顿饭孟欣彤都不在状态,但一旁的孟锦却面露笑容。

知女莫若父,一看她这副娇羞的模样,他就明白,自己的女儿这是心里装了人了。

不过感情这事儿,他不想提醒。

反正两个人都有了意思,等着就好了。

城市的另一头,楚天酒店顶楼包厢里,曲凯抓着白震廷的手,露着一张苦瓜脸,还从眼眶中挤出了一滴泪水。

白校长,这件事您可一定要帮我,那个楚凌风实在是太欺负人了,竟然在学校恶意打我,这已经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的问题了,这是不把您,不把校规校纪放在眼里啊!

其实年轻人,有的时候打架也正常。白震廷故意咳嗽了一声,但眼珠子却贼溜溜的转个不停,再说了,人家楚家少爷当年上学,可是交了二十万的择校费,而且人本来就差了几分,你说,这毕业证我要是不能给一个,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白校长,话可不能这么说!曲凯一边说,一边朝他的怀里塞了一个鼓囊囊的大红包。

如果楚少爷没做什么事,咱们当然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在他犯了事,您说是不?再说您看他的成绩,达到毕业要求了吗?最关键的还是现在的楚家,您说,您就真的赶走了这小子,楚家能拿你怎么样吗?

嗯。白震廷吃了口菜,装作漫不经心的把手伸进了口袋里,捏了捏红包。

分量的确够,而且,隐约还能感觉到,里面除了现金之外,还有一张卡。

他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泛起了一抹暗笑,但表面上,依旧是那副正经模样,只说了一句会考虑他的建议,但面容和表情,都像是告诉曲凯,这件事,他会好好办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白震廷很清楚。

第二天大清早,他就站到了408教室门口。

本来就已经大四了,正常的学生都不一定愿意来上课,更不要说他楚凌风了。

白震廷有着绝对的自信,这小子今天不会到场,然而,就在上课铃快要打响的时候,那个让他讨厌的身影出现了。

他皱了皱眉。

本来还打算拿逃课说事呢,可人家来了,要怎么办?

大四本来课就少,人来的更少,偏偏老师还能理解他们,很宽容的不点名,至于之前逃的课,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拿出来说事,晚了!

但来了又怎样?

谁让他在校打架,还弄得人尽皆知了呢?

还怕找不到收拾他的理由?

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整了整领带,拖长了声音说:这个楚凌风啊!最近你的名字挺响的啊!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话说完,他背着手,先一步走了。

装腔作势!

楚凌风的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这个词。

但想着人家是学校的副校长,就算再怎么不喜欢人家,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也没说什么,拿下书包,一个抛物线将它稳稳的扔到前排桌子上,就跟着走了过去。

然而到了办公室,他才知道,这个副校长不仅是不喜欢他,而且是非常不喜欢他。

甚至在看他的时候,眼睛都是眯着的,像是故意告诉他,他看不起他似的。

面对这样的人,楚凌风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尊重他。

干脆的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毫不顾忌的翘起了二郎腿:副校长,找我有什么事?

哎呦,楚少爷,您以为这是您家呢,这么随意,有没有把我这个校长放在眼里?要我说,你还是退学吧,反正过几天就要测验了,你说你又考不过,干嘛非要过去丢人现眼呢?

我考的过考不过,好像不是副校长您说了算的吧?而且副校长您是不是忘了,您只是一个副校长而已,开除学生的资格,好像是没有的吧?楚凌风这次连看都懒得看他,一边赏着墙上的字画一边说着。

但白震廷更火了。

不看着他说话,他可以忍,但一口一个副校长,还拿权限说事,他忍不了!

他最讨厌别人这么和他说话了!

可偏偏楚凌风说的都是对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气的发抖的手指指着他:好,就算你说的对,但你在校园打架总没错的吧,我就是给你处分也不为过,而且校规明确规定了,校内斗殴情节严重的,可以给予开除处分!

一句话说完,白震廷才稍微觉得心里好受了点,还扬起了头。

他就不相信,这小子听到这种话,还敢在他面前装的那么高傲。

可偏偏楚凌风就是那么高傲,甚至还旁若无人的点了支烟,在一个烟圈吐出之后,才不急不躁的说:副校长,真不知道是你傻还是你当我傻,校内斗殴我总不可能一个人斗殴吧?要开除,也是几个人一起才是,更何况,只要调个监控就知道,是曲凯找了社会上的人来打我,该开除谁,不用我提醒你吧?

难不成,副校长您并不是秉公办事,而是欺软怕硬,看我楚凌风没权没势,就欺负我?

楚凌风说着,故意抬头,朝着办公室右上角的摄像头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这个摄像头是前几年出现老师猥亵学生案件后装上的,内容会在校园里滚动播放,他相信白震廷不敢在这里说那些见不得光的话题。

不出他所料,白震廷怂了。

谁让他真的只是个副校长,手上的权限不够,不能把这小子怎么样呢?

而且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楚凌风的人气特别高,尤其是学校的女生,背地里还偷偷叫他老公。

要是说的太难听了,就怕这些初生的牛犊跑过来把他的资料都扒了。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他最终只是摆了摆手,没好气的让他滚,在他脚踏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刻,还吼了一声,让他准备好考试,到时候过不了,不能怪他。

喝了口茶水,还没等坐定,办公室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没走远的楚凌风远远听到行,行,好。几个字,立马停了下来。

他这种人说这种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应付上级领导,还有一种就是,要干坏事了!

楚凌风的眸中立马闪射出一股暗光,唇角情不自禁的上扬,冷笑一声过后,他悄悄盯住了白震廷。

关于跟踪这种事,他上辈子做得多了,熟练成自然,不被人发现很容易。

到了地方,他的嘴角突然上扬成了一抹弧度。

学校的废旧后花园。

来这地方谈的事,要能是好事,那才叫有鬼。

看来今天,他来对了。

揉了揉眼,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走了过来,见到白震廷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白校长,上次那妞儿挺不错的啊,长得漂亮,身段还好,关键还是处,咱再合作两把?

在他的面前,白震廷再没有之前的正经模样,贼眉鼠眼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真小人。

嘿嘿笑了两声之后,脸色却又有些难看:王少,您是知道的,现在的大学生,正经的都少,像上次的那种,还是特殊情况,想再找啊,难!

白副校长,您还想不想把您称呼里的这个副字去掉了?成天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您甘心?

哎呦王少,您说的这是什么话。白震廷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虽然新的不好找,但上次的那个,你要是真想玩,还是没问题的,我这儿有备份。

一边偷听的楚凌风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二人说的虽然不清不楚,但他大致能听得出来,是这二位狼狈为奸,欺负了学校里的女孩子。

畜生,还真就只能做畜生干的事。

就算身在人位,干的事,也只会让人感到恶心!

楚凌风情不自禁的咬住了自己的唇。

这件事,他要不知道就算了,但既然知道了,就该管。

而且,在他眼里,学校里的女孩子都很单纯,如果被白震廷这样的恶人欺负了,是会留下一辈子心理阴影的。

他没继续听下去,而是折返回了校长办公室。

毕竟全校师生都知道,他白震廷有个泼辣XF,手机电脑都会被她检查的,所以,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的犯罪证据,都在学校的电脑上。

先弄断摄像头,再操作电脑,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便完成。

只是,当他完成了一切,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

而且,她的脸上还带有一丝得意的微笑,正双手抱胸靠在墙上看着他。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他认识。

难道她,发现他了?

《最强高手》第10章愿意和我合作吗

他倒吸了口冷气,但表面上,却仍旧强装镇定:美女你好,我是本校管理学院的楚凌风,早上白校长有事找我。

呵。云茜冷笑了一声,情不自禁的抖起了一条腿。

白校长喊你过来关摄像头,还让你拷他电脑里的东西了?十分钟就能做完这一切,楚凌风,你真的是楚家废少?

我是楚凌风不错,但废少,我什么时候承认过?楚凌风淡淡道,脸上还带着几分不屑。

但云茜却笑了。

她盯着楚凌风看了数秒,才幽幽开口:是不是废少我不知道,我只是比较好奇,楚少爷会不会和某杀手组织有关?

楚凌风的心顿了顿。

这女人,真的是在怀疑他?

但表面上,依旧没有任何波澜。

他缓缓靠在墙上:美女,人说话可得负责任,我楚凌风这几年做了什么,你随便都能打听的到,至于你说的杀手组织,我只想说,你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

可是云茜还想再说,但话到嘴边,却又没办法说出口。

毕竟那个海外账户并没有通过身份验证开户,而她调查,并没有通过上级批准,甚至到现在为止,都不能百分百确定,账户就是那个人的。

而那时候,楚家还属于鼎盛时期,他楚凌风存了些钱也不足为奇。

可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在十分钟内从白校长的电脑中提取出想要的东西?而且,还知道要封闭摄像头。

这很不正常。

我说美女,还有没有事啊?我还要赶去上课呢!楚凌风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但心跳的速率却又增加了。

而且,内心还涌出了一丝无助。

只是动了一次钱就被人盯上了,要是再动,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上课?你?云茜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我不是学生,但楚少爷的英雄事迹倒听说过不少,怎么就没听说过,楚少爷对上课这种事有兴趣?

我的兴趣,还得告诉你?楚凌风没好气的回答,转身想走,但云茜却在这时抓住了他的右胳膊。

她小心的贴近了他的耳朵:楚少爷,您觉得如果我把你们楚家勾结杀手的事说出去,那些对你们家族虎视眈眈的人,会不会想尽办法拖你下水?

她的声音很淡,但对楚凌风而言,却像心尖背刺扎了一下似的。

这是在威胁他,偏偏他还拿她没办法。

你想怎样?

很简单,待会儿,陪我吃个午饭。

无端端的跑过来,就是为了吃一顿饭?楚凌风有些惊愕,再看云茜的脸。

他叹了口气。

这丫头一直以来都是个面瘫,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好在,他知道,云茜是个正直的女孩儿,在没有得到确实的证据之前,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坚持上完课后,楚凌风才按照云茜的要求去了附近不远处的一家西餐厅。

云茜选的座位靠窗,透过窗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人流。

当饭菜上座之后,云茜看着楚凌风的吃相,突然摇了摇头。

她真是傻了。

楚凌风不过是个学生,五年前,怕是毛都没长齐,怎么可能是她想找的那个人?

而且身高,样貌,甚至就连这吃相,二人都没有一点儿重合的迹象。

大概是她太想找到那个人,才会这样吧。

她苦笑一声,站起身打算离开,然而,步子还没来得及跨出去,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就捧着一束鲜花,站到了她的面前。

他怎么来了?

云茜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不是王队长吗?我今天可是跟局长请过假的,怎么,在单位你阴魂不散,休假还不能让人好好休了?

茜茜!王钊恬着一张笑脸把花放到了云茜面前,这不是正好看到你在这吃饭,特意过来打个招呼,顺便带点小礼物吗。

话音刚落,他眼角的余光刚好打到了楚凌风身上,眉头立马锁住。

三两步走到他面前,王钊伸出两根手指,点了点楚凌风胸口:小子,给我听好了,云茜是我女人,给老子离远点!

哦?楚凌风歪着头瞄了一眼王钊,脸上却写满了可笑二字。

云茜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的很。

她能看的上他这种男人?

开玩笑!

王钊怒了。

想他王钊,再怎么说也是封城南部分局的大队长,平时走哪都是威风凛凛的,就是没犯事的正常人见了他,也是恭恭敬敬的,怎么这小子敢这么和他说话?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今天要不教训他一顿,以后他有什么脸面对云茜?

只是,他还没动作,云茜便大喝一声:够了!王钊你给我记好了,我这辈子就算没一个人要,就算烂在家里嫁不出去,也不可能瞎了眼看上你这样的,你可以死心了!

而且楚少爷是我请出来吃饭的,对他动手就是对我动手!

云茜气的浑身发颤,但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

但这样的她,才更让人感到害怕。

王钊吓得抖了两下,再看楚凌风的时候,双眼都眯了起来,眼中充满了敌意,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杀意。

明明只是一个没用的家族废物,却能被云茜特殊对待。

凭什么?

可是,当他的视线再次触碰到楚凌风的目光时,他剩下的只有惊恐。

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的目光竟让他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脖子已经从身体上掉了下来。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抹眼神,很自然的被云茜看在了眼里。

她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脑海中突然想到了那个人。

他们两个的眼神,还真像。

希望之火再次燃起,待王钊走后,她朝着楚凌风微微一笑:楚少爷,其实今天找你,我还有件事想询问你的意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楚家最需要的,应该就是钱吧?既然如此,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

你觉得,我能和你合作?楚凌风轻笑,但看着云茜那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又叹了口气。

说吧,什么事。

你愿意,协助我查案吗?

啥?楚凌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跳的速率更是在这一瞬加快了不少。

云茜不是那种容易信任别人的姑娘,这点他很清楚。

怎么好端端的,想到找他协助查案了?

云茜的嘴角突然勾了勾:其实原因很简单,你和我五年前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而且,我总觉得,你这人不简单,放在身边盯着,比较安全。

云小姐,我想你大概误会了。楚凌风靠在了椅背上,唇角微勾。

实际上我对你为什么想让我协助你并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想知道,让我协助你,你打算给我多少钱,我的时间宝贵的很,要是钱给的少了,我可不答应。

你!云茜盯着对面那具看上去又慵懒又狂妄的身躯,一时间,觉得自己仿佛被凉水泼了似的。

对了。楚凌风站起了身,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云小姐既然那么关注我,那你一定知道,我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最近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请不要打扰我,我要认真的学习!

话说完,他没搭理云茜,直接走了。

云茜气的说不出话。

甚至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疯了。

楚家少爷狂妄自大,还目中无人的事迹整个封城几乎是人人皆知,而她呢,就因为那一点点不确定因素,竟然怀疑他会是那个人。

简直可笑!

然而,旁边的服务员小姐却很不好意思的在这时候走了过来:这位小姐,真不好意思,刚刚走的二位先生都没有买单,您看是不是

云茜更气了。

不是说他楚凌风特别好面子,和别人出去吃饭,都是他买单的吗,怎么到她这儿,钱都不付了?

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别人都得求着他办事?

公司倒了吧,没钱了吧,活该!

不过楚凌风并不知道云茜生了自己这么大的气,自顾自的回到了家,将考试的几门课课本都翻了一遍。

他不能让某些人的阴谋得逞,更不能让自己的亲人因为这种事而伤心。

但他不知道,此刻,学校会议室里,白震廷低着头,略带委屈的看着对面的校长叶淑雯:叶校长,您是不知道,那个楚凌风实在是太过分了,尤其是最近几天,在学校聚众斗殴不算,还一点都不尊重师长,这样的毒瘤,一定要尽快铲除。

叶淑雯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里却有着莫大的压力。

她清楚的很,她当这个校长,他白震廷是一千一万个不服,只是碍于面子没说出来。

就像今天,不经过她的同意,他就找人谈话,甚至说要开除人家。

但表面上,她还得给他面子。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白震廷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笑:考试,提前到明天,考试地点安排在办公室,全程监控,您怎么看?

《最强高手》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强高手》即可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