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在线免费阅读无极小说-作者是九天的小说

在线免费阅读无极小说-作者是九天的小说

2019-10-10 11:09:48来源:TW发布:九天

在线免费阅读无极小说,这里推荐无极韩雨嫣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九天创作的,作者是九天的小说阅读最新目录。因为遭遇劫难,整整三年,他落魄如狗,本想着韬光养晦,却不料受尽屈辱。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无路可退。既然如此,那……索性利刃出鞘,毕露锋芒!

在线免费阅读无极小说-作者是九天的小说

无极精彩章节5-7免费在线阅读

《无极》第5章微末伎俩

韩老太太没有多说,其实她打心里觉得韩家不可能中标,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韩建业拉着韩雨嫣也匆匆离去。

会议室里,只有一群青年子弟。

矮胖青年讥笑道:涛哥,你说这韩雨嫣是不是脑子抽风了,夸下海口,不是找死么。

难不成她有什么王牌?一个女子说。

韩云涛冷笑:她能有什么王牌,等着像丧家之犬滚出公司吧。她本来就是我们韩家的耻辱,早就应该消失了!

韩芸汐,等韩雨嫣滚出公司,你接替她的职位。

凭什么!

韩芸汐脸色不悦,沉声道,韩雨嫣做的是最底层的工作,我起码还是小领导。韩云涛,别以为能削弱我在公司的地位,相反,你应该要巴结我。

巴结你?你和韩雨嫣一样,脑子抽了吧。

呵呵,韩云涛你别得意。等我嫁入大豪门,韩家的主人就要变了,你们都得仰着我的鼻息过日子!

骤然,韩云涛色变,你

我怎么了!韩芸汐满脸轻蔑,你们心里很清楚,我才是最有希望嫁入大豪门的。

说完,高傲的扭着细腰,离开了会议室。

韩云涛脸色铁青,剩下的一些青年子弟暗暗对是,心里打着小算盘。

江城正在刮起一阵大风,洛尘对这一切并没兴趣。

菱湖公园,门口。

走了几个小时,洛尘在这里停了下来,唉,没什么好的修炼环境,这里还算凑合吧。

想要尽快恢复到巅峰,修炼不能落下。

在菱湖公园寻到一块僻静的地方,洛尘正准备开始修炼,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白衫的少女引起她的注意。

少女在练拳,旁边有一位唐装老者,时不时的咳嗽一声指点错对。

这显然是一对爷孙,在距离两人十多米的大树边,靠着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青年。

洛尘看了稍许,微微疑惑,感觉少女练得拳法有一点熟悉。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武者。

看了片刻,洛尘微微摇头。

寻常武者修炼内劲,但他作为长生者,得益于《长生诀》,修炼出来的是灵力。

这可是比内劲高级无数倍的能量。

再说少女的拳法打的虽然漂亮,但根基虚浮;修炼出了内劲,但却散而不凝,威力不足。

即便现在洛尘还在恢复期,连巅峰时期十几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但这般武者来一群,他也能轻松搞定。

可是,洛尘这一摇头,少女不乐意了。

她早就发现洛尘在旁边观看,心中颇为得意;可发现洛尘摇头,好似很不屑的模样,顿时不满。

站住!

少女收拳,冷着脸快步走来,你摇头干什么!不懂装懂,这种吸引我注意的手段未免太蠢了一点。

不懂装懂?

洛尘哑然失笑,他堂堂长生者,走遍古今,见过的武者比少女吃的饭还多;五千年来,他指点的弟子登上武道巅峰的都数之不尽。

眼前这种浅陋的拳法,怎能看不懂!

至于吸引少女注意,这更是无稽之谈。

曾经连周幽王都不理睬的褒姒,对他笑颜如花;曾经三国第一美人貂蝉,给他端茶送水;曾经那个武家女孩,每日为他洗脚;曾经秦淮八艳,柳如是、陈圆圆之流巴不得得到他的宠幸

眼前少女虽然长得清丽漂亮,可哪里比得上古往今来的美女佳人,就连韩雨嫣容貌都要比她强上一丝,洛尘怎会有兴趣。

你说话啊,到底笑什么!少女不肯罢休。

那边,唐装老者也走了过来。

洛尘暗暗寻思,显然这三人的身份不简单。现在他才刚刚度过长生劫,不能太过于显露,不宜招惹麻烦。

于是,洛尘摆手道:我的确看不懂,只是觉得一个女孩子打这种刚猛的拳很滑稽,所以失笑。

滑稽?你竟然说我打拳滑稽,看不懂就别看!

额,是是是,我不看了,这就离开!洛尘感觉很无奈。

少女双手抱胸,斜眼哼道:本姑娘拳法华丽精湛,竟然说滑稽,肉眼凡胎的家伙

彩儿!

唐装老者一声呵斥,少女吐了吐舌-头闭了嘴,只见老者一脸歉意,小兄弟很抱歉,我孙女性子冲动,还请见谅。

没事,你们继续吧,我去那边!

洛尘笑了笑,在距离老者百米开外的大树底下盘膝而坐,闭上了眸子。长生诀运转,一股肉眼看不见的气流在周身缓缓萦绕。

大白天来公园睡觉,装什么装,肯定是勾搭人家小姑娘。少女越看越不满,已经将洛尘划定为渣男。

咦?

老者本来准备离去,但仔细观察洛尘,发现一丝不同寻常,眸子里闪烁着惊疑。

旁边的少女催促道:爷爷看什么呢,快走吧!

彩儿,此人不简单啊。

谁?项彩儿看向洛尘,翻了翻白眼,爷爷你眼花了吧,那小子就是哗众取宠,或许还是个不学无术的臭屌丝!

老者摇头,脸色越发凝重,仔细观察,他每次呼吸之间胸膛高高鼓起而后下瘪,吐出来的气息凝成匹连射出来;用心感受一下,他周围仿若有着淡淡的气流,这是高深的内家呼吸吐纳法门!

什么呼吸吐纳,就是肺活量大一些罢了。项彩儿一脸不屑,认为老者真的糊涂了。

呼!

就在这时,洛尘张嘴,一道白色匹连冲出,射出一米开外;与此同时,周围的花草无风自动,隐隐有大家风范。

老者眼中精-光一闪,大步走过去,小兄弟。

洛尘睁开眸子,发现老者和少女走来,他礼貌的起身问道:老先生,有什么事?

没想到你也是武者。

什么,他是武者?少女很吃惊,旋即脸色难看起来,你是武者怎么会看不懂拳法,你刚才果真是笑话我,几个意思!

洛尘一脸尴尬,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懒得说谎,淡笑道,说真的,你的拳法打的太菜了!

你!

项彩儿火气上涌,打小她就是项家的掌上明珠,众星捧月;在练武方面也很有天赋,小小年纪已经修炼出来内劲。

现在,一个不知名的路人竟然嘲讽她拳法太菜,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好啊,那我们就比划比划,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说出这等大话!项彩儿摩拳擦掌,誓要给洛尘一点教训。

老者轻喝道:彩儿,你岂是这位小兄弟的对手,不许胡闹!

爷爷,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你孙女的威风。我看他就是虚张声势,看我将他给打趴下。退一步说,就算我不敌,不是还有你么;爷爷你打不过,虎哥还有子弹呢,怕什么!

少女一脸自信,挑衅的看着洛尘。

这时候,不远处大树旁边的劲装青年站直了身子,一只手放在腰间伺机而动。唐装老者也没有继续劝阻,其实他也想看看洛尘的实力。

他戎马一生,年轻时驰骋沙场,从血海中爬出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若洛尘实力超乎想象,他就算不敌,也不惧。

你真的要与我比划?洛尘脸色古怪。

怎么?怕了吗?那就赶紧求饶,并且向我道歉;否则,我就打得你哭爹喊娘!

项彩儿仰着精致的下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洛尘知道这一战是难免了,他对少女提不起丝毫战斗兴趣,随手在树枝上摘了一边落叶,灵力灌输其中,手腕猛地一震。

咻!

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射出,夹杂着风啸之声,贴着项彩儿的脸色掠过,打在她身后十几米外的大树之上。

嘭的一声炸响,树干出现一个深达三寸,拇指大的窟窿。

彩儿,小心!

唐装老者在洛尘震腕之际就脸色大变,知道遇到了高手,他发出惊叫,身子爆射而出,可依然晚了一步。

发,发生了什么?项彩儿浑身僵硬,说话都结巴了。

呼。

微风轻抚,她耳边的一缕黑丝飘扬,同时脸颊传来刺痛;她摸了摸,手上多了一丝淡淡的血迹。

唐砖老者惊骇莫名,惊呼,劲气外放,摘叶伤人,是武道宗师!

爷爷,你说什么?

武道宗师?

是他?

少女三连询问,满脸难以置信,但老者的脸色告诉她,这就是真的。

一想到刚才竟然对一位宗师不敬,还多次挑衅,少女后背一阵发毛,冷汗直冒,不自觉的躲在老者身后。

武道宗师,武者的巅峰存在,体内的劲气外放是宗师的标志。

无论在哪里,武道宗师都是一方霸主,地位尊崇,是能够百步之外取人首级的传奇人物。

宗师不可辱!

老者断喝:彩儿,立刻道歉!

少女哪里还有之前的傲气,变得如同一只柔弱的小猫,九十度躬身,宗师大人,刚才多有冒犯,请您宽宏大量,不要见怪。

不远处,劲装青年同样弯腰抱拳。

刚才那一幕他到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那树叶若是射中人体,绝对能射出个血窟窿。威力强大不说,还快的不可思议。

青年丝毫不怀疑,若是那片树叶朝他射来,他甚至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

无妨,都是小事。对洛尘来说只是小伎俩,不足为奇。

在下项元,这是我孙女项彩儿,这是我贴身保镖阿虎。项元抱了抱拳,郑重道:先生年纪轻轻竟然已经修成宗师,敢问先生名讳?

《无极》第6章三年如一日

要说震撼,项元才是最受冲击的。

他深知修成宗师何其艰难,眼前的青年看起来二十出头,如此年轻竟然已经达到别的武者穷极一生所追求的境界。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你姓项?

骤然,洛尘面容错愕。

怎么,有问题吗?项元疑惑道。

洛尘暗暗失笑,当然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看少女打拳会有一种熟悉感,原来这对爷孙是霸王项羽的后代。

先生,你这是在笑什么?项元一头雾水。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洛尘摆摆手,一阵感慨。

几千年前,他同样遭遇长生劫,成为虚弱的普通人。一次偶然机会和项羽相识,由于两人性格对口味,很快成为朋友。

再后来项羽和刘邦共谋大事,洛尘由于曾经秦始皇觊觎他的长生秘法,心里有一些芥蒂,因此并没有阻止项刘灭秦。

在此期间,洛尘曾教导项羽和刘邦武学,并且亲自为项羽创造了一套《霸王伏虎拳》,没想到一直延续至今。

刚才项彩儿打的就是这套拳法,也难怪洛尘会感觉熟悉,自己创造的能不熟悉吗!

只不过

霸王伏虎拳本质是刚猛,但很多地方却透露着柔和,讲究刚柔并济。你只是注重伏虎拳的气势,看上去的确想那么一回事,但事实上却差得远!

既然是项羽后代,洛尘并不吝啬指点。

你且看我给你打一套!

话毕,洛尘气息变得凶悍,他双拳舞动,每一次出拳都夹杂着风啸之声;可是,内行人很快就能看出来:

洛尘并非一味的刚猛,他的出拳路线、步伐和拳势变化,都透露着灵活巧妙,这就是伏虎拳蕴含的柔之特性。

项元早在洛尘打出第一拳的时候,就已经震撼的说不出话来;越是继续看,他心中的浪涛就饿越发汹涌。

直到洛尘一套打完,他才深深吐出一口气,抱拳道:先生不愧是宗师,以小见大洞察入微;只是看一眼彩儿打拳,竟然就能通达我项家伏虎拳的精髓,佩服佩服!

彩儿,咳咳宗师亲自为你演练拳法,这是莫大荣幸,还不速速谢过先生。

即便洛尘使出一招摘叶伤人的手段,项彩儿虽然表现的恭敬,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满,可现在已经彻底服气了。

多谢宗师大人,晚辈之前多有得罪,再请大人见谅。

洛尘哈哈一笑,继而话锋一转,老先生,若我猜的不错,曾经你强行运功,伤了心脉,因此留下了暗疾。年轻时无碍,但现在年龄大了,恐怕

大人,您说不错,还请您救救我爷爷。项彩儿发现洛尘一眼看穿真相,又惊又喜连忙恳求。

项元也是满脸期待,重重的点点头:我年轻时征战沙场,有一次战役我们团深陷敌军重围,我为了掩护我们团长离开,高强度施展伏虎拳和鬼子厮杀,内劲反噬才伤了心脉。

原来是老军人!

洛尘肃然起敬,即便他是长生者,对当年保家卫国、马革裹尸的军人也是充满敬意。

大人,看在我爷爷当年为国征战的份上,您就好心出手一次吧。项彩儿眼眶湿润,楚楚可怜。

这是小事,我

洛尘不经意扫了一眼手表,突然叫起来,哎呀,时间快到了。不行,我要走了,有点儿急事。

大人,我爷爷他

放心,明天还在这里见面,非常抱歉,我有重要的急事。洛尘摆手,撒开脚丫子狂奔,哪里有宗师形象。

先生,还不知你名讳?

洛尘!

项元暗暗念叨了很多遍,依然没有印象,猜测洛尘应该是新晋的武道宗师,名声还没有传开。

这边,洛尘风风火火的叫了个滴滴打车,赶到了韩家公司。

呼!

看了看时间,洛尘喘着粗气,还好,没晚点。

在路边便利店买了两瓶水,洛尘走到韩家公司对面的一条僻静的小街上,将一瓶水递给正在扫地的环卫老爷子。

今天晚了三分钟?

有点事耽搁了!

洛尘和环卫老爷子坐下来,递过去一根烟。不知何时,作为长生者,他也爱上了香烟的味道。

嗒。

点了火,烟雾袅袅升起。

老爷子斜眼道:三年了,每天你都准时到这里。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什么时候接她下班?

吸了一口,洛尘笑着摇摇头:时机还没到。

韩雨嫣五点下班。

每天四点五十洛尘都会出现在这里,看着韩雨嫣出现在公司门口,直到她坐进车里洛尘才会离开。

三年如一日,风雨无阻。

陪伴他的,是每天在这里扫地的老爷子,两人也因此成为朋友。

来了。

老爷子说了一嘴,又看了看洛尘,他并不清楚洛尘的身份,但接触这几年,心中也早已有了猜测。

小伙子,我看你并非普通人,有时候勇敢一点,该说就说,该做就做。二十几岁的人怎么还婆婆妈妈的!

吃喝拉撒睡,我咋就不是普通人了?洛尘笑问。

老爷子瞟了一眼,他在附近几条街道扫了几十年的地,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眼力劲还是有的。

承受那么多的羞辱嘲讽,寻常人早就崩溃了。

崩溃?

韩雨嫣一个花季少女,在最闪耀、最青春、最漂亮,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纪,莫名空降了一个废物丈夫,打破了所有美女念想。

她都没有崩溃,自己哪里有资格崩溃!

她比我承受的更多!

洛尘回头,发现韩雨嫣已经坐进了那辆破旧的丰田皇冠,嘴里道,再来一根?

不喽,老爷子哈哈一笑,起身摇着脑袋:年纪大了,抽多了身体不好,我还想多扫几年,给我儿子赚点生活费。

洛尘耸了耸肩膀,在路边招了一辆小蹦蹦

丰田皇冠里,韩雨嫣从后视镜看到小蹦蹦离开,过了五分钟她才驱动车子。

三年来,洛尘风雨无阻的等韩雨嫣上班;

而韩雨嫣,也每次等洛尘离开,她才走。

回到家,韩建业将会议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香兰,这可让刘香兰几乎疯了,指着韩雨嫣鼻子大骂。

你脑子是不是抽风了,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瞎凑个什么热闹!

韩云涛那小逼崽子就是激你,你是猪啊,这点伎俩也能中招,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愚蠢女儿!

刘香兰骂完,又坐在地上哭诉:你要是离开了离开了公司,凭你爸这窝囊废,保不准几天就要被踹出来,到时候妈一命呜呼,我们家一丁点财产也分不到!

我真是命苦啊!

嫁过来没过上一天好日子不说,现在连最后一点财产都没指望了,我当初就是瞎了眼嫁进韩家,现在可怎么活啊!

洛尘在厨房做饭,听到客厅吵成一团,忍不住走出来,妈,别哭了,我相信雨嫣能够做到啊!

你闭嘴!

刘香兰红着眼,怒目而斥,你这个扫把星,就是你毁了我们家。我女儿这么漂亮,完全能嫁一个豪门,都是被你这废物害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还有你,刘香兰已经失去了理智,声音尖锐:我看你和这废物差不多,都不长脑子。

韩雨嫣摇了摇红唇,也红了眼,妈,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一流家族、企业都碰了一鼻子灰,韩家一个二流家族,还是排名末端,你说不定连成宇集团大门都进不去,还谈个什么合作!

韩雨嫣其实也很忐忑,她看向洛尘,问道:我能相信你吗?

你说什么?

刘香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脸色铁青,听你的意思,是这废物让你答应的?!

好啊,你这个废物,这是要置我们家于死地啊。三年来,你吃我们的、穿我们的,住我们的,没想到还反过来害我们,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韩建业脸色也难看至极,逼问道:雨嫣,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这事和洛尘没关系!

当我是傻子嘛!都这个时候,还在为这废物辩护,我看你就是被这废物迷了心窍。

刘香兰骂完,心中有了主意,韩雨嫣,还有你韩建业,立刻去找妈,毁掉赌约。你们终究是她的子嗣,好好求她应该会出面调解的。

别吵了!

韩雨嫣一跺脚,我不会去找奶奶,再说找了也没用,她肯定偏袒韩云涛。我一定完成任务,明天上午,我就会去成宇集团。

嘭!

说完,房门轰然关闭。

出了这事,谁还有心思吃饭,洛尘在厨房收拾好,洗漱后进了韩雨嫣的卧房。

韩雨嫣睡在床上,他打地铺。

三年来,一直如此。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韩雨嫣不规则的呼吸声,洛尘知道她没有睡着,纠结一阵子还是开了口:谢谢你相信我。

我只是不想输给韩云涛!

韩雨嫣背对着洛尘,暗暗擦着泪花,声音微微哽咽,你确定吗,我真的能中标?

必定。

为什么?

因为洛尘顿了顿,敷衍说,成宇集团负责这个项目的经理是我一个老同学,关系很好。我已经和他通过电话了,明天你直接过去办理手续!

房间里变得安静,针落可闻。

那个,以后不要来公司等我了。

洛尘感觉很惊讶,没想到韩雨嫣知道这事。

好,我明白。

再次没了声音,陷入沉默。

这种沉默黑暗的环境,已经持续三年,洛尘早已习惯,他转身准备睡觉,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一道轻柔的话语。

到公司门口接我吧。

《无极》第7章出乎意料

到公司门口接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韩雨嫣心里也不是滋味,紧咬红唇,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昨天,刘香兰要她和洛尘离婚的时候,她才发现不知何时,这个男人在她心里已经占据一些位置。

离婚,她办不到。

三年来,这个男人不管怎么窝囊,怎么废物,但一直陪伴着她;

无论在外面受到多大的辱骂嘲讽,他都淡然处之,任劳任怨,从来没有一句怨言,给她的都是灿烂笑脸。

诚然,偶尔韩雨嫣也会由于讥讽而对洛尘不满;可更多的时候,和洛尘在一起是很轻松,没有公司里的尔虞我诈,没有家族中的拉帮结派。

好一阵子,没有听到答复,韩雨嫣蹙着眉头说道: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就当我没说!

洛尘回过神来,坐起身子面色喜悦,不是,我愿意愿意!

这一刻,韩雨嫣忍不住泪如泉涌:原来,他要的并不多。

第二天,韩家公司会议室。

啥?你确定?

韩云涛哈哈大笑,挂了电话,脸色古怪的说,刚才我接到消息,说韩雨嫣竟然让洛尘那废物骑着电瓶车送她去成宇集团,简直笑死我了!

什么,竟有这事!

成宇集团是什么背景,传言背后是省城那边的大老板,去谈合作的哪一个不派头十足。韩雨嫣这是知道无法完成任务,破罐子破摔呢!

一群年轻人哄笑。

韩云涛手指敲击着桌子,冷冷开口,完不成任务,就得滚出公司,日后韩雨嫣一家子和公司半点关系也没有,分不到一点财产!

涛哥,假如韩雨嫣耍赖怎么办?一个青年问道。

对啊,她毕竟是奶奶孙女,虽然不讨喜,可是血缘在这儿呢。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奶奶说不定就心软了!

韩云涛冷笑道:你觉得奶奶是愿意帮她还是帮我?到时候你们都站在我这边,一起向奶奶施压,绝对没问题!

放心,我们永远站在涛哥你这边。

一群年轻人叽叽喳喳的表示衷心,韩云涛得意至极,他脑海已经在酝酿着,等韩雨嫣回来,怎么羞辱嘲讽才最漂亮。

成宇集团门口。

洛尘停下电瓶车,看韩雨嫣紧张兮兮的,连步子都迈不动,哑然失笑。

别紧张,你直接进去说你的名字,就会有人接待你。

韩雨嫣将信将疑,真的?洛尘,我还是有点而忐忑。就算项目负责人是你老同学,可这项目太大了,你这同学关系靠谱吗!

我救过他一命!

啊?

洛尘又开始编故事,脸色极其认真: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过马路,若不是我冒险,他就被车撞死了,他一直认为我是救命恩人。这恩情一直没还,此次是我第一次托他帮忙,所以你就放一千个心吧!

你看,接待员出来了,快去!

成宇集团门口走出一位身穿灰色-女士小西装的美女,韩雨嫣鼓足了勇气走过去,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美女问:

您是韩雨嫣韩小姐吗?

额,是的。

秘书很礼貌的笑道:韩小姐请跟我来,我们经理等候多时了。

什,什么?恭候多时?

江城那些一流家族、企业连负责人的面都没见到,现在成宇集团总经理竟然早就等她了,这待遇

韩雨嫣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洛尘对她点点头。

这一刻,她才终于安了心。同时,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若是把合同办了,她不但能让韩云涛闭嘴,她家在公司地位也会急剧上升。

来到经理办公室,一位三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快步走来。

韩小姐,我是成宇集团的总经理范明,同时也是滨湖新区地块的负责人。来,请坐。

去给韩小姐倒杯茶水!

好的,经理。

这么热情,弄得韩雨嫣浑身不自在。

等秘书送上茶水后,她才开口:范经理,我

韩小姐不用多说,我都明白。

秘书将两份合同交给范明,范明推向韩雨嫣,说道:合同已经准备好,你看一下,若是觉得没问题,我们现在就签订。

合同准备好了?这

韩雨嫣彻底傻了眼,这也太草率了吧!

可是想到洛尘是范明的救命恩人,她很快释然了,显然范明是一个非常将恩情的人,这非常难得,在日后合作中会更好相处。

打开合同,更让韩雨嫣震惊的是,成宇集团给的条件非常优厚不,确切的说是不敢想象的,让利很大一部分。

范经理,你确定没有和我开玩笑?韩雨嫣再次确认。

当然,这合同我们集团大老板也已经过目并且通过了,要不然我不可能拿出来给你。韩小姐,合同有什么不妥或是疑问吗?

韩雨嫣连忙摇头,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没问题,很,很好!

那就签字吧!

流程走完,韩雨嫣拿着盖了成宇集团公章的合同,摇摇晃晃的走出大厦;看着蓝天白云,她感觉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

傻愣着干嘛,合同签了吗?

签了。

那怎么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洛尘笑了笑,开动电瓶车,来吧,上车,我送你去公司!

在路上,韩雨嫣接到了韩云涛的电话,应洛尘的要求,她并没有说签了合同,只是说正在回公司的路上。

对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和成宇集团经理是同学,这合同签下来全靠你,和我没什么关系,明白吗?

韩雨嫣脸色疑惑:为什么?

日后我会告诉你!

此刻,韩家公司会议室。

哈哈哈!

一群青年人笑的前俯后仰,韩云涛一边摇头,一边咂舌:啧啧,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这才几分钟她就赶回来,显然是被成宇集团轰出来的!

笑死我了,等韩雨嫣回来,我一定要让她发表被轰出来的感受。浓妆艳抹的韩芸汐笑花了妆,一边补妆一边奚落。

吱呀!

这时候,矮胖青年跑进来说,到公司门口,大家做好准备,待会儿热烈欢迎一下。

众人正襟危坐。

不多时,会议室大门推开,韩云涛等人正要热烈欢迎,却发现韩雨嫣跟着韩老太太一起进来的,只能作罢。

哟,我们的大功臣回来了!韩芸汐阴阳怪气的说道。

韩雨嫣,昨天说的话打过赌可没有忘吧?奶奶可以作证,你别想耍赖!韩云涛有些迫不及待。

韩雨嫣呵呵一笑,反问:你说的话,也别忘了!

我自然不会忘,可是你没有完成任务,我说过什么重要吗?倒是你,赶紧收拾铺盖走人吧。

韩云涛靠在软椅上,他心里十分肯定,眼线告诉他韩雨嫣走出成宇集团大厦是一副失魂落魄的状态,这显然是失败了。

丝毫不用怀疑!

我要是合同谈下来了呢?

笑死我了,谈骤然,韩云涛声音戛然而止,他看见韩雨嫣从文件夹里掏出一份合同,递给了老太太。

奶奶,这是合同,请您过目!

一瞬间,韩云涛、韩芸汐等人像是见了鬼一样,眼珠子差点夺眶而出。

《无极》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无极》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哦!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ux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趣侠网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趣侠网安卓下载订阅号